半透明布丁

關於部落格
這邊不會再更新囉 ><
新家地址►http://natsuna1008.pixnet.net/blog
  • 9603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晚安系列。她與燭台切光忠的三十個夜晚 Day11~Day20

Day 11

 

他們背對著彼此靜靜的坐在水中,誰也沒有說話,傳入耳裡的只有挪動身體所發出的水聲。

柔軟的熱水跑起來非常舒服,但是只要意識到他的存在,身體就會不自覺的變得僵硬,一點也無法感到放鬆。

儘管想要說點什麼打破尷尬的氣氛,卻又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我倒是不知道,主上居然會在半夜泡澡呢。」

燭台切光忠終於打破沈默,盡量帶著輕鬆的語氣說話,試圖減少她的緊張感。

微微轉過身子的他望向坐在身後的她,在一片朦朧的霧氣之中,只能看見背對著自己的她低著頭的嬌小身影,無法看見她臉上的表情。

「不過主上也真是的,使用浴室的時候記得要掛上使用中的牌子,明明您常常這麼對我們說的。」

身為女性的主上有自己專屬的掛牌作為標示,刀劍男士想要使用浴室的話也只要掛上寫有刀劍男士使用中的掛牌就不會搞混目前正在入浴的對象。

燭台切光忠忍不住露出苦笑,微微瞇起的琥珀色瞳眸直直的注視著她的背影。

他稍微挪動了一下身子,然後從身後抱住了她。

 

「!?」

「萬一下次進來的人不是我該怎麼辦呢。」

 

帶著磁性的低沈嗓音在她的耳畔輕聲低語,明明是一如往常的語調,卻又似乎帶著幾分和平常不太一樣的氛圍。

「我可不希望我以外的人看到您的身體呢。」

「所以說,下次請一定要好好的掛上牌子喔?」

一邊收緊手中的力道,一邊感受她的身上傳來的體溫。

他緩緩的閉上眼睛,溫柔的親吻著她的頭髮。

 

「今晚,想就這樣一直抱著您呢。」

 

Day 12

 

「主上?」

他輕輕的敲了幾下門,等了一會兒,卻沒有人回應,於是他再次重複一次相同的動作,並且試著呼喚對方的名字,不過房門的另一端依舊毫無動靜,安靜的好像這個房間打從一開始就沒有人在一樣。

「啊,主上的話,今晚回現世去囉。」

正好路過準備回房的亂藤四郎對著站在主上門前的燭台切光忠這麼說道,他的肩上掛著一條白色的毛巾,溼漉漉的頭髮還在滴水,似乎是剛洗完澡的樣子。

「......我怎麼沒有聽主上提起這件事情?」

「好像有什麼緊急的事情要處理,所以主上走的很匆忙呢,知道的好像只有在本丸留守的人喔。」伸手抓住掛在肩膀上毛巾的兩端,亂藤四郎一邊回想當時的情況一邊繼續說道,「那個時候的燭台切さん正在出陣中呢,不知道也是正常的啦。」

靜靜的聽完對方簡短的敘述,他緩緩的閉上雙眼,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接著再緩緩的吐了出來。

很慢很慢的動作,像是在思考什麼一樣。

然後,琥珀色的眼再次睜開。

與亂藤四郎對上視線的他只是帶著一如往常的帥氣笑容這麼說道。

「這樣啊,那就沒辦法了。」

留下這樣的話語,他重新踏出步伐,離開主上的房間門口。

燭台切光忠顯得有點落寞的那份心情,亂藤四郎隱約察覺到了,不過他什麼話也沒有說。只是向對方開口道別,一邊擦拭著頭髮,一邊朝原本的方向邁進。

「這種時候還裝什麼帥嘛。」

用著只有自己聽得見的音量自言自語,突然停下腳步的亂藤四郎轉身望向剛才燭台切光忠離去的方向,不過那裡已經一個人也沒有了。

於是他又將目光拉回前方的走道,繼續向前行走。

 

Day 13

 

「主上的頭髮是不是又變長了?」

 

燭台切光忠注視著把頭髮放下來的她好一會兒,接著突然這麼說道。

她撩起自己的一縷頭髮仔細觀察,卻沒有什麼感覺。

「是真的喔,雖然只有一點點。」用手指大約比劃了一下長度,他的嘴角勾起一如往常的笑容,「因為我每天都在看著,所以很清楚的。」

拿起放在梳妝台上的梳子,他輕輕的幫她梳起頭髮。無論何時都摸起來相當的柔軟,而且總是散發著一股好聞的味道,淡淡的,像是櫻花的幽香。

鏡子裡的她臉紅了,染上櫻花色的雙頰看起來非常可愛。

「真是的,主上真的很容易臉紅呢。」

又過了一會兒,他放下手中的梳子,一邊說著完成的同時,一邊偷偷的吻向她的臉頰。

 

「時間很晚了,主上趕快就寢吧。」

「晚安。」

 

Day 14

 

「......主上。」

「難道說,您還沒有入睡嗎?」

 

琥珀色的瞳眸透露出些微訝異的情緒,偶然經過對方的房間而發現燈光還亮著的他忍不住出聲叫喚還坐在書桌前閱讀書籍的她。

指針正好剛過早上五點,天空雖然還未亮起,外頭仍舊呈現一片漆黑的狀態。

她有些心虛的轉過頭,嘴角硬是扯出一抹尷尬的笑容。

「這可不行,熬夜可是很傷身體的喔?」

帶著些許責備的語氣讓她不由自主的垂下了頭。

雖然想要說服對方讓她看完最後一個章節,但是不管怎麼努力央求都沒有用。

「就算只剩下一點點也不行。」

硬是打斷她接下來的話,燭台切光忠忍不住嘆了口氣。

「真是的,主上要再多多注意自己的身體健康才行。」

帶著無奈的語氣這麼說道,他走到她的身旁並且蹲了下來,然後輕鬆的將對方打橫抱起。

「!?」

「您該睡覺了,請您睡一覺起來再繼續吧。」

強硬的態度與口吻讓她無法反駁,於是她只好乖乖的閉上嘴巴,讓對方將自己抱到早已鋪好的床鋪,並且替她蓋上被子。

「可不能再爬起來喔?」

她撇過頭,有些不高興的鼓起了臉頰。

「就算露出這種表情我也不會改變心意的。」

嘴角勾起一抹苦笑,燭台切光忠將手指輕輕的放在她的唇上。

「如果您乖乖的,我就給您獎勵喔。」

他將雙眼微微瞇起,故意將臉湊到滿臉通紅的她的面前。

 

「所以說,趕快睡覺吧?」

「我會一直待在這邊,直到您睡著為止。」

 

Day 15

 

平時的話,總是她在替受傷的他們進行手入的動作,可是這次卻輪到身為近侍的他替因為粗心大意而跌落洞穴的她包紮傷口。

「如果可以的話,下次請您好好注意自己的腳下。」

責備似的話語讓她有些不高興的鼓起臉頰,然後將頭撇向另外一邊。

「您這樣遍體鱗傷的,不只是我,其他人也會擔心的。」

燭台切光忠緩緩的閉上眼睛而後又睜開,想起了那些聽見主上受傷而紛紛聚集到她身邊的短刀,他們那副難過得好像快要哭出來的表情。

對方摔進洞穴的事情,他是從別人那裡聽來的。

第一個發現主上的人是路過的加州清光,但是拯救行動失敗,他自己也不幸的掉入有點深度的洞穴之中。

樂觀的他們本來抱持著只要等到下一個經過的人就可以得救的心情坐在洞穴裡慢慢的等待,但是卻一直都沒有人路過那個地方。

結果,兩個人獲救,已經是天色完全暗下來的時候。

或許是因為那裡平時就是比較少人接近的地方的關係吧。

輕微受傷的加州清光在回到平地之後,在主上的拜託之下,被大和守安定拉去手入室手入了。至於她則是笑著拒絕說要幫忙療傷的其他人,自己一個人回到了房間。

接下來就是他所知道的部分。

正好出陣回來就聽說這件事情的他,因為擔心而來到對方的房間,結果看見她手腳笨拙的替自己包紮的樣子。

於是就變成現在這個狀況。

 

「真是的,如果我沒有注意到您的狀況,真不知道您要包紮到什麼時候呢。」

「我們一點都不會覺得麻煩,所以希望主上能多依賴我們一點。」

「......您有在聽我說話嗎?」

 

看著對方似乎沒有在聽自己說話的模樣,燭台切光忠只是深深的嘆了口氣。

他牽著她的手,熟練的替她受傷的部位上藥,接著迅速又確實的用繃帶將傷口包紮固定,最後打上一個漂亮的蝴蝶結。他就這樣不斷重複進行相同的步驟,直到所有的傷口都處理完畢為止。

「這是最後一個。」

他用沾上藥膏的棉花棒小心翼翼的替她受傷的臉頰上藥,顯眼的紅色傷痕讓他不自覺的皺起了眉頭。不過,他什麼也沒有說,只是默默的進行擦藥的動作,然後貼上兔子圖案的OK繃。

「好了,結束了。」

只有短短五分鐘的時間,傷口已經全部處理完畢。

如果只有自己的話,確實不知道要弄到何時呢......想到這裡,她便趕緊向對方道謝,嘴角終於漾起開心的笑容。

看見她的笑容,燭台切光忠突然有股想要將對方擁入懷中的動作。

對方輕輕的偏過頭,向自己詢問「怎麼了」的模樣映入他的眼中。

「真是的......這個樣子,可是犯規的啊。」

這麼說的他,伸手抓住對方沒有受傷的手腕,然後用力的抱著她。

不意外的聽見懷中的她發出困惑的聲音,但是他只是加深手臂的力量,在她的耳畔低聲說道。

 

「露出那麼可愛的表情,我可是會無法忍耐的喔?」

「明明已經提醒過您好幾次——」

 

燭台切光忠撩起她垂落的髮絲,嘴唇輕輕的貼上她的耳垂。

 

「因為您受傷的關係,我會盡量溫柔點的。」

「在晚餐時間之前,讓我來好好疼愛您吧?」

 

Day 16

 

趁著傍晚的悠閒時光,他用她從現世帶過來的材料,做了她喜歡的蛋糕。

「來,這是之前跟妳約定好的。」

燭台切光忠將剛烤好的巧克力蛋糕遞到她的面前,看著對方閃爍的雙瞳和開心的模樣,他也不自覺地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

「這種時候才坦率的說喜歡什麼的可是犯規了喔。」

話雖如此,能夠聽見對方向自己這麼說,其實他還是感到非常開心的。

對方向他道謝的同時,也拿起放在盤子上的叉子大口的享用巧克力蛋糕,嘴角洋溢著笑容且滿足的那副模樣看起來相當的可愛。

「蛋糕可不會長腳跑走,不用吃那麼急也沒關係的。」

漂亮的琥珀色瞳眸微微的瞇起,燭台切光忠用憐愛的眼神看著對方,伸手替她抹去沾上嘴角的巧克力鮮奶油。

「這邊,沾到囉。」

這麼說的他將沾上對方嘴角的鮮奶油送進自己的嘴裡,接著緩緩的揚起笑容。

「好甜。」

突如其來的舉動讓她的雙頰倏地染上一抹淡淡的櫻色。

「怎麼了?不繼續吃了嗎?」

欣賞著對方通紅的雙頰,燭台切光忠眼底的笑意更深了。

羞澀的模樣似乎讓他想到了什麼有趣的事情,於是嘴角下意識的緩緩上揚,然後倏地將臉湊到她的面前。

 

「如果妳不繼續動作的話,就換我來享用了喔。」

 

趁著她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他便以自己的唇輕輕的貼上她粉嫩的唇瓣。

香郁濃厚的巧克力甜味與對方身上傳來淡淡的沐浴乳香氣圍繞著他,互相交織的味道彷彿醇酒一般,濃烈的讓人心醉。嘴唇柔軟的觸感與甜蜜的味道也讓他眷戀地沈溺其中,不想分開,只想繼續加深這個親吻。

「恩,我果然很喜歡妳的這種表情呢。」

深沈的讓人暈眩的接吻,彷彿被火焰包圍一般炙熱的身體。

她睜著那雙有些迷濛的雙眼,與面前的燭台切光忠對上視線。

 

「但是,這種表情只有我可以看喔。」

「可不能讓其他人看見妳的這種表情喔。」

 

他用食指與拇指扣住她的下顎,再次拉近與她之間的距離——

 

「主上可是我的東西喔。」

 

Day 17

 

她做了一個噩夢。

心愛的他在面前被敵方狠狠斬斷,悲傷與憤怒的情緒隨即襲來,她陷入崩潰的絕望之中。

「恩?怎麼了?......做惡夢了嗎?」

驚醒的時候,她發現他仍舊好好的在她的身邊。

身上一點傷痕也沒有,而那張臉上露出的也是和往常一樣溫柔的笑容。

「……」

她忍不住朝他伸出雙手,緊緊的抱住對方。

可以好好的感受到他身上傳來的溫度,還有那股她最喜歡的熟悉的氣味。

「......不要緊喔,我就在這裡。」

他什麼也沒有問,只是輕輕的撫摸她的頭,像是在安撫小孩子一般,不斷重複這句話。

 

「不管發生什麼事情,我都會待在主上的身邊。」

「所以,請安心睡吧。」

 

Day 18

 

他們親吻著彼此,像是在確認彼此的存在一般,用力擁抱著對方,唇舌交纏,同時感受彼此的溫度。

「主上......這麼做就能夠消除您的不安嗎?.......唔恩......」

他在親吻的空檔呼喚她的名字,不過她並沒有回應他的呼喚,於是他再次閉上眼睛,嘴唇重新貼上那片柔軟的唇瓣。

甜蜜的彷彿蜂蜜一般的味道讓人眷戀不已。

無法停止親吻她的雙唇,他又稍微收緊了一點手中的力道,像是想要把她揉進自己的身體裡面,讓她成為只屬於自己的東西。

既溫柔又強大,雖然也有小孩子任性的一面,也常常會做出令他困擾的行為,但是她的一切都令他深深的沈醉其中。

「主上的臉好紅呢。」

雙唇分離,嘴邊牽起曖昧的銀絲。

燭台切光忠看著對方染上櫻色的雙頰,嘴角緩緩的勾起一抹笑容。

「不行,可不能讓您把臉藏起來呢。」

他抓住她遮住自己臉蛋的雙手,然後繼續親吻的動作。

越是親吻就越是想要更近一步的觸碰對方,她的身上彷彿糖果一般柔軟又甜膩的香氣繚繞在他的身上。

「主上,我喜歡妳喔。」

漂亮的琥珀色瞳眸微微的瞇起,他直直的注視著她的臉蛋,相當認真的訴說對她愛的話語。



「今晚,請成為只屬於我的人。」

 

Day 19

 

「主上......您在哭嗎?」

燭台切光忠下意識的伸手抓住想從自己身邊逃開的她,於是那副悲傷的模樣便隨即映入自己的眼簾。

紅腫的雙眼與臉上未擦乾的淚痕讓他感到有些錯愕,儘管對方馬上就將臉撇了開來,也無法消除已經看見她的臉的他的記憶。

「發生什麼事了嗎......?」

「您不說的話,我什麼都不知道。」

注視著她的琥珀色瞳眸閃過一絲悲傷的色彩,不管怎麼詢問都無法得到回應,於是他忍不住嘆了口氣,鬆開抓住她的那隻手。

「如果您不想說的話,我是不會勉強您說的。但是。」

對著那個小小的背影這麼說道,燭台切光忠突然跪了下來,然後從背後伸手將對方攬入懷中。

「主上悲傷的表情,我一點都不想看到。」

「比起哭臉,笑容比較適合您喔......?」

他將額頭輕輕的貼在她的背上,感受著從她的身上傳來的體溫。

「如果有任何讓您感到痛苦的事情,您隨時都可以跟我說。」

「讓我來與您共同分擔悲傷,我願意與您一起承擔痛苦。所以——」

在下一句話說出口之前,中間大概有十秒鐘左右的停頓時間。誰也沒有說話,只有兩個人的本丸非常安靜,傳入耳裡的只有彼此的呼吸聲。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然後,用著比剛才還要柔和,彷彿流水一般輕軟的語氣這麼說道。

 

「請您再更加的依賴我吧,可以請您實現我的願望嗎......?」

 

Day 20

 

「原來主上說今天不打算睡覺是認真的嗎?」

看著已經做好徹夜未眠打算的她,燭台切光忠忍不住嘆了口氣。

「如果是平時的話我絕對會阻止的,但是.......」視線稍稍向旁邊移動了一下,堆滿桌面的作業與文件讓他再次發出深深的嘆息,「這次是因為有不得不處理的事情才會准許的,下不為例喔。」

她用力的點了點頭,然後重新打起精神,繼續埋首於堆積如山的作業與文件。這是他幫不上忙的工作,他能夠替她做的僅僅只是端茶這樣的一件小事而已。

 

「我會待在這裡直到您結束為止,有什麼需要的話,請呼喚我的名字吧。」

 

朝著她的方向走了過去,燭台切光忠在與她相當靠近的地方坐了下來。

「別露出那麼吃驚的表情嘛。」

「話說回來,早上之前要完成不是嗎?您還是趕緊繼續動作吧,我不會妨礙您的。」

她雖然有些遲疑,不過還是輕輕的點頭表示回應。

「乖孩子。」

他的嘴角勾起一抹笑容,然後伸手摸了摸她的頭,溫柔的動作讓她的臉頰泛起櫻桃色的紅暈。

「好好完成的話,就會給您獎勵喔。」

帶著有些困惑的表情抬起頭,她的視線對上他漂亮的琥珀色瞳眸。

「獎勵的內容可是秘密呢。」

燭台切光忠緩緩的瞇起雙眼,將手指輕輕的抵在自己的唇上。

 

「不過,絕對會是讓您滿意的獎勵喔。」

 

這麼說的同時,他將舉起的右手轉而伸向她的方向。

剛剛豎起的食指輕輕的觸碰著她柔軟的唇瓣。

「所以,請您一邊期待著秘密的獎勵,一邊好好的完成工作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