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邊不會再更新囉 ><
新家地址►http://natsuna1008.pixnet.net/blog
  • 98729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狩→天】三角戀情

  狩屋認為自己是個很會角色扮演的人。


有時候可以像個孩子般天真,有時候也可以在一瞬間變為另一個黑人格,甚至隨著狀況變身為各種不同的人物,但是不管變成哪一種人都還是他,這些全部都是狩屋正樹。


「天馬,今天心情很好嘛!發生什麼事了?」上學時間,前方十五公尺處發現好友的存在,狩屋嘴角勾起了笑容,很往常一樣為了嚇人而迅速衝過去撲上正在行走中的松風天馬。


「哇!」就如想像中的一樣,計畫成功了。


狩屋臉上的笑容更燦爛了,他在心底竊笑著,之後裝作像個不小心做錯事的孩子一樣輕聲道歉,「真抱歉天馬,你還好嗎?我不是故意的。」


「啊,原來是狩屋啊。不要緊,我沒事的!」絲毫沒有察覺自己被愚弄了,天馬整理好自己被弄的有些凌亂的衣服,然後朝狩屋投以一個微笑。


「剛剛看天馬很開心的樣子呢!你一定發生什麼好事了吧?」俏皮的偏著頭詢問,狩屋抓著對方的手臂,急切的想要知道答案,「告訴我吧--」


「咦、咦!我有露出很開心的樣子嗎?」被這麼說之後天馬緊張的摸著自己的臉,但是他發現就算這樣也不知道自己露出了什麼樣的表情,於是只好默默的放下舉起的手,有些為難的說道,「其實也不是什麼特別的事啦,狩屋不會感興趣的。」


「欸,不要這這麼說嘛真是!難道我們這個朋友是白當的嗎?」撅起了嘴巴,狩屋又化身為了買不到玩具而準備大哭大鬧的小孩子,他磨蹭著天馬的臉,那個模樣讓人實在無法拒絕。


「好吧,可是不可以跟別人說喔......」天馬嘆了一口氣,之後臉像是染上紅色的顏料一般,紅通通的感覺跟蘋果非常相似,「其、其實啊,劍城約我明天一起去商店街逛逛喔!雖然可能只是我自做多情,可是我覺得好開心呢!」


彷彿情竇初開的少女,天馬紅著臉這麼說。


那個樣子看起來好幸福。


狩屋瞇起了眼,表情一瞬間沈了下來,但是又馬上恢復原狀了。他笑著用力拍著天馬的肩膀,嘴角扯出了一絲微笑。


「很不錯嘛!劍城那傢伙也開始有行動了啊,我還在想他要到什麼時候才會表示出來呢!」雙手還胸點了點頭,狩屋搖身一變成了戀愛心理醫生,開始分析天馬與劍城之間的情感,弄的天馬臉上又是一陣紅。


一路上打打鬧鬧的他們很快就抵達了學校,在進教室前天馬不斷的交代這件事情絕對不可以說出去,在得到狩屋的再三保證之後他才鬆了一口氣。


「絕對不會說出去的,你放心吧!」


狩屋笑笑的,他轉過身被對著天馬,眼睛望向窗外蔚藍的天空。沒有發現任何不對勁的天馬獨自走進了教室,因此他沒有聽到狩屋最後那如蚊子般小聲的呢喃。


「......真令人生氣。」



放學之後是足球部的練習時間,所有人和往常一樣來到了球場做著練習前的伸展運動。


狩屋將雙手打直做出拉筋的動作,他偷偷觀察著劍城還有天馬的互動,只要一看到天馬為了劍城而露出笑容,他的心裡就感到很火大,有股衝動想要衝上前去將靠的太近的兩個人給分開。


越遠越好,最好兩個人永遠都不要見面。


在心裡面暗自這麼想著,但是這是個不可能的願望。


「狩屋,劍城!你們兩個去那邊做攻防練習,狩屋你試著擋下劍城的射門,而劍城就試著突破狩屋的防守。」


接受到了監督下達的指令,劍城以及狩屋拿著一顆球來到了靠近球門位置的地方。他們很少能夠像這樣兩個人面對面練習,像這樣的組合可以說是第一次,但是如此安排讓狩屋感到不是很高興。


「為什麼要跟劍城練習啊......真搞不懂監督到底在想什麼。」不滿的喃喃自語著,狩屋皺起了眉頭,他其實最想要的練習對象是天馬。


將足球向前丟出,黑白相間的球被劍城接住並且踩在了腳底下,他看著他,然後四周刮起了風。


「我一定不會讓你進球的。」


狩屋擺出了防禦動作,嘴角勾起的是一抹充滿自信的笑容。



「喂,我有事想跟你說。」


練習結束之後,在大家整理自己物品的同時,劍城叫住了剛換好衣服的狩屋。


對於會被劍城叫住這件事讓狩屋感到很不可思議,雖然不知道對方要做什麼,但是他還是跟著他來到了部室外頭。


夏天的傍晚總是別涼爽。


狩屋靠在牆壁上,迎面而來的微風吹拂著他的臉龐。


「你想說什麼?」


「你對我好像不是很滿意。」


直接了當的說出自己的看法,劍城雙手還胸,眼裡滿是不解。


「啊?真是的,我幹嘛要對你不滿呢?」戴上了虛假的笑容面具,狩屋撥弄自己綠色的髮絲,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踢球技術那麼好,為什麼我還要對你不滿呢......」


「我不是指踢球方面,我是指你對我這個人。」


「這個嘛,就算你這麼說我的回答也還是一樣喔。」狩屋維持著笑容,他閉起了眼睛而後又睜開,眼睛裡是非常清澈的色彩,「沒有什麼原因可以讓我討厭你喔?」


劍城皺起了眉頭。


他知道他在說謊。


「如果沒有事的話我就要先走囉,跟天馬約好要去買東西呢!要是讓他等太久可不好。」狩屋抬頭看了下對面大樓的巨型時鐘,指針剛過六點,已經很晚了,對他來說。


輕輕推了下牆面,狩屋讓自己的背部離開牆壁,之後拉開了大門準備走進去,然而劍城接下來說得一句話成功讓他停下腳步。


「你喜歡松風,對吧?」


狂風刮起,樹葉隨著強風一同在空中飛舞。


狩屋放下手,他低著頭,從嘴裡說出的話冰冷的讓人感覺不到溫度。


「是啊,我喜歡天馬呢,所以?」


「所以你才討厭我。」


將狩屋的話逕自接下去,那雙金色的瞳眸閃爍著光芒。


「你喜歡松風,所以怨恨被松風喜歡上的我。這樣的想法沒錯吧?」大膽的說出自己的猜測,其實他的心裡已經大略有個底了。


狩屋喜歡天馬,天馬卻喜歡劍城。


複雜的三角戀情。


狩屋看著劍城,輕輕的笑了出來。


善良的人格躲起來了,現在輪到黑暗的人格登場囉。


「真不愧是劍城,居然被你看出來了。」他調頭走向劍城,然後將臉湊到他的面前,「我討厭你呢,討厭到恨不得你趕快消失。」


要是沒有劍城的話,天馬就就沒有辦法喜歡上他。


如此一來天馬說不定就會喜歡上自己。


「為什麼天馬會喜歡上你呢?你原本明明就是第五部門派來的敵人不是嗎?」雖然對第五部門的事情不甚了解,但是在經過隊裡的其他人解釋之後他也漸漸明白了很多。


他不懂為何天馬會喜歡上一開始是敵人的劍城,也不曉得到底是劍城的哪一點吸引到天馬的注意。


無法理解,他也不想去理解。


劍城推開了靠自己太近的狩屋,現在這個情況似乎說什麼都不適合,所以他什麼也沒有表示,只是一直皺著眉頭。


「我跟你比起來明明就是我跟天馬比較和的來,我怎麼想也想不透天馬會喜歡你的原因。」自顧自的繼續說著,狩屋扭曲的表情看起來很可怕,跟平時的他一點也不一樣,就像是另一個人一樣。


劍城忍不住將手放到狩屋的肩膀上,「你給我冷靜下來。」


「冷靜?我一直都很冷靜啊。」拍掉那隻搭上肩膀的手,狩屋的笑也變得扭曲,「啊啊,在你眼裡我可能已經瘋了吧。哈哈,是呢。」


「雖然早就知道天馬喜歡的人是你,但是我還是不放棄的想要追求他......呵呵,果然到最後還是這樣的結局呢。這個叫什麼啊?對了,就是失戀吧。我失戀了呢。」


狩屋大聲嘲笑著自己,不知不覺他的臉上已經佈滿了淚水,但是他還是笑著。


那笑容讓人感到非常非常的悲傷。


現在的他,已經分不清楚自己到底是誰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