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邊不會再更新囉 ><
新家地址►http://natsuna1008.pixnet.net/blog
  • 9905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閃11】絕望深淵2

絕望的味道。


「聽說你跑去為那個失敗者求情?」


站在面前的男人看著被鎖鏈纏住四肢的基山,不帶一絲情感的詢問。


手腕和腳踝被勒的很難過,可是基山沒有回答男人的問題,他只是一直低著頭,綠色的雙眸看起來有些無神。


身體懸掛在空中,雙腳沒有著地的感覺很不舒服。


「雖然早就知道你會這麼做,不過勸你下次還是不要再這麼幹了。」男人瞇起了眼,銳利的眼神掃過毫無抵抗力的基山,「這樣到頭來受苦的可是你呢。」


「.......只要是為了他,我不在意......」


基山虛弱的說出自己的想法,即使身體上傳來的疼痛不斷刺激的他的神經,但是只要一想起自己所重視的人不會再次受到傷害,他就覺得自己的犧牲是值得的。


只要能夠減輕綠川的痛苦,那麼他就代替他接受剩下的懲罰。


「還真是美好的友情呢,可是你可別忘了,那傢伙對你拋下他可是感到相當生氣喔?依照約定把他送去醫療室後,他可是一直在夢中喊著說討厭你喔。」


男人向前跨了一步,他用食指與拇指扣住對方的下顎,讓他能夠直視他的雙眼。


「就算這樣也沒關係?替他承受卻又無法得到他的原諒。」


基山抿了抿嘴,眼神閃爍著堅定的意志,「這是我自願的。」


跟綠川無關,這一切都是他的任性。


「是嗎。」男人沒有繼續說什麼,他鬆開手,然後將纏繞在四肢的鎖鏈勒得更緊一些,冰冷的不鏽鋼重重的壓在骨頭脆弱的地方,這樣的舉動不意外的聽到基山痛苦的呻吟。


骨頭好像快要被壓碎一般的疼痛,動脈的壓迫讓似乎血液無法迅速的進行血液循環,腦部有些昏昏沈沈的,或許是因為缺氧的原因導致。


被刀刃刺傷的腹部還持續的在滴血,滴滴答答的滴落在冰冷的大理石地面,全身感到非常的不舒服,身體的每一處彷彿都在叫囂著他們很痛。


這就是綠川當時所承受的痛苦嗎?


基山用力的咬著牙,他對於自己無法拯救對方的懦弱行為感到憤怒還有絕望。


明明就是這麼的痛,明明已經向自己求救了,為什麼他還是丟下他不管了呢?


因為他害怕那個男人的威脅,所以臨陣脫逃了。


其實他只是個膽小鬼而已。


「話說回來,虧你當下能夠忍住不衝上去救人,都已經被整的那麼慘了,還以為你會“不小心”就違反規定呢。」


男人用某種奇怪的腔調說著,基山在聽到之後身體稍微抽動了一下,他看著男人,眼睛睜的大大的,「你是為了要讓我違反規定才對綠川這麼做......?」


男人看著抬頭看著天花板思索了一下,幾秒鐘過後他又將視線放回基山身上,「如果我說是呢?」他用毫不在乎的語氣如此反問,就好像所有的事情都不關他的事一樣。


「你這個傢伙!你知道因為你這種惡趣味傷害綠川很深嗎!」一股被稱為憤怒的情緒從身體底部湧出,基山忿恨的瞪著對方,那一瞬間他似乎忘記了身上的疼痛,他握緊了拳頭大幅度的動著自己的身體,想要扯斷限制住他自由的鎖鏈並且衝上前去狠狠地揍男人一頓。


居然為了這種事情而差點致綠川於死地。


基山揮動著雙手,可是鎖鏈仍舊無動於衷的纏在他的手腕上,甚至還有變緊的感覺。無論他怎麼掙扎都無法憑自己的力量逃脫成功,即使本身意識到了這點他還是想要試著突破。


「那又如何呢?反正跟我無關。你們這些小鬼只不過是大人的旗子罷了,只需要乖乖的聽命行事,然後不許失敗,這樣就足夠了。」男人理所當然的說著,好像在他的認知裡這是一件很正常的事,「對了,你在這麼亂動的話失血程度會越來越快喔。」


似乎是長期拿槍而長出繭的手指微微指著基山的腹部,那裡的傷口比先前還要裂的更開了,鮮血像是關不起來的水龍頭一樣拼命湧出,手被捆住也沒有把法進行按壓抑制的動作。


好痛。


不論是心裡上的還是身體上的。


不過如果硬是要比較的話,基山百分之百會說心裡上的疼痛大於身體上的。


「你這個卑鄙小人......」


他忍著疼痛開口說話,汗珠從額滑下,怎麼看都覺得他已經到了極限。


「隨便你怎麼說,就算你要罵我人渣也都可以。不過啊--」男人故意停頓了一下,過一會他才繼續說,「看到那傢伙那麼淒慘的模樣卻還能夠保持鎮定,看來你也沒有多想救他嘛。」


「我才沒有這麼想!你不要給我亂說話!」


男人無視於基山的話,像是把它當作耳邊風一樣,自顧自的說下去,「你想要替他承受剩下的懲罰也只是因為良心不安吧?因為這麼做可是背叛了最好的朋友喔。」


「混帳!要不是會違反規定我早就在第一時刻衝上去了!居然說破壞遊戲規則綠川就要被......」


「你看,規定比那傢伙還要重要不是嗎?」


基山的身體再次抽動了一下,他看著眼前的男人,一下子沒有辦法反駁對方所說得話。


一旦違反規定,身為被害者的綠川就會當場被殺死,所以他沒有辦法上前去救人,因為他不想要綠川死,他不想要那個總是笑著陪在他身邊的綠髮孩子離開他。


可是既然如此那麼就只能站在一旁看著綠川受苦,看著他受到不公平的懲罰,看著他痛苦的模樣,而他卻什麼也不能做。


難道希望綠川活著只不過是自己任性的願望嗎?假如一開始就破壞遊戲規則,讓綠川在一點痛苦都不用體會的狀況下離開人間,這樣對他來說比較好嗎?


「簡單來說,你只是為了實現自己自私的願望,所以才讓那傢伙感到痛苦罷了。」


男人明瞭的說道,像是一把銳利的針筆直的刺進心臟最深處。


基山的內心開始動搖了。


「一切......都是我的錯?」他用顫抖的聲音將問句說出口,不知道是在問男人還是在自言自語,他開始害怕的發抖。


要是綠川死了就可以不用繼續痛苦下去了,因為死掉的亡魂會飛到另一個世界去,那裡是沒有煩惱沒有壓力的、非常幸福的地方。


他以為自己可以保護綠川的,但是看來一切都只是自己的妄想而已。


右邊臉頰感覺熱熱的,不久他在嘴邊嚐到了鹹味,才發現原來他已經哭了。


他對沒有用的自己感到很丟臉。


「啊啊,差點忘了告訴你一件事,好險想起來了。」男人忽然出聲,聲音聽起來很愉快的樣子,「有個地方你錯的很徹底,那就是跟我們約定“某件事情”,雖然我的確是按照要求將那個失敗者送去急救,還將他剩下的懲罰轉一到你的身上,不過你以為我們真的會完全按照你的意思行事?」


「你這什麼意思......唔!」


胸口感覺道一陣痛楚,基山低下頭去看,發現不知何時男人來到了自己的面前,將一把銳利的銀劍刺穿了身體。


鮮紅的色彩染上了刀刃,濺出的血液也沾到了臉頰上。


「我們認為你是個危險的存在,所以經過討論之後決定將你除掉。」


基山想要開口說話,可是胸口的疼痛讓他沒有辦法清楚的說出自己想要表達的,他只是露出一副吃驚的表情,嘴巴開開闔闔的,只有幾個細微的聲音從喉嚨發出。


「好歹我們也實現了你的願望,感謝我們吧。那個失敗者不會再受到任何的逞罰了,你放心。」


銀劍從體內被用力抽出,大量血液從胸口處噴出,同時伴隨著基山痛苦的喊叫。


充滿著絕望還有悲傷,以及滿滿的哀愁。


「綠、川......」吶,這就是我該受到的報應,對吧?


最後的最後,在他叫出心裡最在意的那個人的名字之後,終於昏過去了。


男人看了鮮血四濺的冷冰冰的房間一眼,之後便丟下銀劍,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室內頓時變得很安靜。






我發現渣渣廣被眾人唾棄的太嚴重了所以寫了後續OWO

其實我已經策劃這個很久了(欸

這個才是整個事件的真面目(正色(到底

我要為辛苦演出的廣廣還有綠川獻上最真誠的敬意(還不快去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