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邊不會再更新囉 ><
新家地址►http://natsuna1008.pixnet.net/blog
  • 97951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閃11/GO。短文2

【豪吹】寂寞



他抓著他的手,身體微微的顫抖著。


「......不要丟下我一個人。」


他低著頭小聲啜泣,淚水滴落到了地面,之後憑空消失掉了。


「拜託你,不要走.......」


他苦苦哀求著,手中的力道不自覺的收緊了些。


四周是一片的漆黑,能夠聽到的只有吹雪那如自言自語般的話語而已。


膝蓋長久跪在地上弄的他有些疼痛,但是他不在意,只要他所希望的那個人能夠留下來,這樣就好了。


他是如此真心期望著。


「我啊,曾經說過一個人很寂寞的,所以你就留下來吧,好嗎?」


他抬頭看著他,湖水般的瞳眸裡充滿著不安以及恐懼,他害怕他就這樣走了,拋下他一個人離開了。


他好害怕、好害怕、好害怕。


雪白的皮膚在黑暗中顯得很蒼白,像是失去了血色。


「......對不起。」


然而,最後回答他的,卻不是他所期望的話語。


他鬆開他的手,終究還是一個人離開了。



__




【DE風圓】悲劇



「要是一直待在我身邊是會死的,都到了這個地步為什麼你還要留在這裡?」


風丸用力的推倒圓堂並且跨坐在他的身上,帶著手套的雙手握住他纖細的脖子,好像只要一出力就可以很輕易的把它折斷。


映在臉上的那張表情帶著悲傷還有憤怒。


「你知道嗎?身為DE的我可是可以很輕鬆的就殺掉你的。」他緩慢的道出這個連他自己也不想承認得事實,聲音似乎不自覺的顫抖著,「你現在大可以趕快推開我逃跑,這樣一來你就可以自由了。」


不用受到如此的折磨,不用受到如此的對待,只要他使勁全力推開他,那麼遠離自己的那個人就不用體會死亡的恐懼了。


然而,為什麼不這麼做?


他瞪著他,褐色的瞳孔裡透露出他無法理解的心情。


「我不會逃的。」


圓堂的眼裡沒有一絲害怕的情緒,他的眼神堅定而不動搖,用著和平時一樣的語氣如此說道。


「我不管受到Alien石影響的你會殺了我還是怎麼樣,那些都不重要,對我來說你就只是風丸而已,就是那個我從小就認識的風丸一郎太。」


「你......!」風丸一時之間說不出任何的話,他加深了手中的力道,臉上的表情變得扭曲,「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難道你瘋了不成?」


喉嚨受到壓迫的感覺很不舒服,但是圓堂並沒有因此而退縮。他忍受著疼痛,吃力的向風丸表達自己想要傳達給他的話。


「我想要陪在風丸身邊......因為,我最喜歡風丸了......」


哐。似乎是有什麼東西碎掉的聲音。


「喜歡我......?哈,你在說什麼啊......」風丸低著頭,藍色的髮絲蓋住了他的雙眼,那副軀體正瑟瑟的顫抖著。


不要開玩笑了,喜歡上一個隨時會殺掉自己的人算什麼?


「夢話等到睡著之後再說吧,現在可還早呢......」


一滴眼淚滴到圓堂的臉頰上,風丸看著落下的淚珠瞪大了雙眼,他終究無法忍住心裡的那股哀傷,之後淚水如湧泉般不斷的滑落。


他也喜歡著圓堂,那份心意是永遠也不會改變的,但是他的心裡真的好害怕自己一不小心就會殺死他,破壞了現在美好的景象。



他不想看到雙手沾滿鮮血的自己。


「為什麼你總是要讓我為難......為什麼我會這麼喜歡你呢......?」


他鬆開雙手,然後將頭靠在圓堂的胸膛上,像個無助的孩子一樣低聲啜泣。



__




【蘭狩】保護



「霧野學長,你知道我很怕黑的,所以可以請你緊緊的抱著我嗎?」


狩屋站在霧野的面前輕輕一笑,即使四周灰暗的讓人無法看清楚那張臉上所露出的表情,但是他還是笑了出來。


就算沒有被看見也無所謂,因為要是不這麼做的話他就會很想要哭,他已經很努力的在忍著了,那種疼痛的感覺。


他可不想在喜歡的人面前哭出來啊,那樣子太丟臉了。


被用力拉進對方的懷裡,他將臉埋進柔軟的衣服之中,熟悉的味道充斥在鼻間,暫時撫慰了他不安定的心靈。


「吶,我會保護你的......所以,你不要死......」


霧野手緊了手中的力道,像是害怕下一秒懷裡的人消失一樣,他用力的抱著狩屋。


周圍又黑又冷,空氣冰冷的讓人難以承受。


看不到出口,也無法找尋到任何可以向前行走的道路,被困在黑暗之中的他們,什麼也不能做。


狩屋的體溫越來越低,即使身上穿著好幾層衣服,他的溫度還是和一般人相差太遠了。右側腹部不斷流出的溫熱的液體,怎麼樣也無法止住,就像是壞掉的水龍頭一般,只能等待水源枯竭。


「恩,我會好好聽學長的話的......不會死的喔。」




__



【吹雪吹】在煙火下訴說



他的幸福來自於他的笑容,只要他覺得開心就好了,其他對他來說的一切都不重要。


他牽著他的手,走在兩旁充滿攤販的石磚道路上。


第一發煙火打上了天空,那是像大海一樣深邃的藍色。


「啊、吹雪前輩!你看你看,煙火大會開始囉!」


雪村指著那朵盛開於夜空中的花朵,嘴角揚起了開心的笑容。


「恩,很漂亮呢。」側過頭對著雪村這麼說著,吹雪微微一笑,然後又將視線放回眼前絢爛的景觀。


第二發煙火打上了天空,那是像雪花一樣純潔的白色。


「第一次看到現場的煙火,沒想到比電視上的還要壯觀!能夠和吹雪前輩一起來看煙火真是太好了!」


發自內心真誠的話語從嘴裡說出,雪村站的更靠近吹雪了些,手臂緊貼著對方的身體,隔著一層布料還是可以感覺到對方的體溫。


第三發煙火打上了天空,那是像愛情一樣美麗的紅色。


「雪村開心的話我也很高興。」吹雪閉起了眼睛而後又睜開,他收緊了手上的力道,十指交扣的雙手合在一起,內心祈禱著他們永遠也不會再分開。


煙花接二連三的持續綻放,七彩的色彩點綴了整片漆黑的夜空。


「我喜歡你,雪村。」


最後一發打上天空的時候吹雪對雪村這麼說,他彎下腰來,輕輕的吻住對方的唇。



__



【京天】猜謎



外面的雨聲很大,收音機就算調到最大聲也還是被滂沱大雨給蓋過去了。


心情煩躁。


「唔.....劍城,我們要待在這裡直到雨停嗎?」


「不然你想要淋雨回去?」


坐在屋內另一頭的天馬偏著頭詢問,得到的是劍城很不客氣的回答。


看來他很不爽。


天馬縮了縮身體,總覺得現在的劍城好像很容易發火。


「天氣預報明明就說今天的降雨機率是0%,為什麼還會下雨啊!」劍城忿忿的抱怨,他用力的踏了一下腳下的木頭地板,結果揚起了堆積在地上已久的灰塵,全身被弄得髒兮兮的。


天馬貌似看到了某種名為青筋的東西在劍城的額際跳動。


「那個,劍城還是先冷靜下來吧.......看來這場雨要下很久喔。」天馬苦笑著說,他拍了拍他旁邊比較乾淨的地方,示意對方過來坐著,「一直站著比較容易消耗體力。」


「......好吧,反正就先這樣。」


劍城皺著眉頭嘆了口氣,然後坐在了天馬的旁邊位子。


雨勢依舊猖獗。


「吶。」雙方一直保持沈默讓天馬在維持十分鐘的現況後忍不住開口,「劍城覺得雨什麼時候會停?一個小時?兩個小時? 還是半天?」


劍城看了一眼很明顯已經開始感覺無聊的天馬,他轉過頭繼續觀察這間似乎廢棄已久的小木屋,不是很認真的回答問題,「最好等一下就停,我可不想一直待在這個鬼地方。」


「猜猜看嘛!反正現在什麼事也不能做!」天馬嘟著嘴,那俏皮的模樣感覺有些可愛,「猜對的人可以命令輸的人做一件事!」


「喂,松風,你是有這麼無聊嗎?」劍城看著天馬閃爍著光芒的眼睛,三條線掛上了自己的腦袋。


這個充滿期待的眼神是怎麼回事......算了。


無法拒絕的劍城雖然認為這個遊戲很沒有意義,但是既然在這裡什麼都不能做,那麼就順著對方的意去玩好了。


反正也沒有損失。


他這麼想,之後隨口說出了一個數字,「五個小時。」


「兩天。」


天馬的猜測讓劍城跌了一跤。


「你說一天就算了兩天是怎麼回事啊!」劍城毫無形象的大吼,這到底是怎麼想的最後才會得出這個答案的?


「恩,就因為我們都不知道答案所以才用猜的啊!猜兩天不行嗎?」天馬露出了很無辜的表情,他將臉湊到劍城的面前,兩個人的距離瞬間變得很靠近。


劍城馬上別過頭並且把天馬給推開。


「再怎麼說這個也太誇張了,難道你想讓我贏嗎?」


「這個嗎,要是劍城贏的話,想要我做什麼都可以喔。」


天馬硬是把劍城的頭給轉回來,臉上掛著非常燦爛的笑容。


「我很認真的喔。」


窗外的暴雨仍舊沒有停止的跡象。



__



【京天】讓我呼叫你的名



「京介!」


劍城聽到有人在叫他的名字,但是會這麼叫他的應該除了父母和哥哥之外沒有其他的人了,但是這個聲音很明顯不是他的兄長,而且現在他站著的地方也不是醫院而是雷門中學的球場。


他轉過頭,看見天馬正用一種奇特的表情看著他。


「京介!我在跟你說話喔?」天馬偏著頭,嘴角勾起了一抹很燦爛的笑容。


好不對勁。


劍城皺起了眉頭,三條線掛在他的額際。


「......松風,你是在叫我嗎?」他感覺到自己的嘴巴在抽搐。


「是啊!不然這裡還有誰叫京介呢?」天馬笑笑的回答,看起來很愉快,但是劍城卻無法被那快樂的氣氛給感染。


「我不是這個意思,你幹嘛突然叫我的名字?」劍城對於天馬德行為感到疑惑,難道是不小心吃到什麼不乾淨的東西導致他腦袋出問題了?


「恩,為什麼呢......」天馬做出思考的樣子,幾秒鐘之後他很開心的這麼回答,「因為我想跟京介培養感情!」


劍城愣了大約一秒的時間,「哈?」


「也就是說,想要跟別人有更親密的行為,首先第一件事就是要改叫對方的名字!所以京介也試着叫叫看我天馬吧!」天馬像個孩子一樣說出自認為很理所當然的事情,但事實上根本沒有這樣的規定。


劍城突然感覺到頭很痛。


「吶,京介!就叫我的名字嗎!就跟隊長他們一樣啊!」天馬的眼睛閃閃發光的令人無法忽視,他抓住劍城的雙手,那個畫面看起來有些奇妙。


「為什麼我非得要叫你的名字啊?」劍城無奈的說著,不過天馬很快又把他的話給反駁了,「京介不想跟我的關係變親密嗎?一直叫我松風總覺得我們之間的距離好遙遠......」


露出了一副快要哭出來的樣子,劍城不想被認為是把隊友弄哭得壞蛋,於是只好像是在念什麼深澀難懂的單字一樣斷斷續續的唸出天馬的名字。


「天.......天、天馬......」


「恩,什麼事呢?京介?」天馬臉上的笑容依舊燦爛。


劍城深吸了一口氣,然後狠下心將一顆強而有力的拳頭用力敲上天馬的頭頂。


「不要給我玩這種丟臉的遊戲!快給我回去踢球!」




__




【基山中心】紅色



那抹耀眼的紅在陽光底下比平時還要更加的燦爛。


「......基山,你的頭髮又長了。」


涼野嘴裡咬著冰棒,他轉過頭看了一眼和他一同坐在走廊上休息的基山,忽然出聲說道。


「有嗎?」基山偏著頭,之後抓起一小撮頭髮仔細觀察,和一個月前比起來,似乎又多了幾公分,已經到了可以綁起來的程度了。


嘛,不過這種事一點也不重要。


他伸了個懶腰,然後向後方倒去,皮膚貼在冰涼的地板上,全身的熱氣都散去了。


「不去剪一剪?」有些慵懶的向對方詢問,涼野咬下了一口冰,清涼的感覺和蘇打的甜味一起滑進了喉嚨吞進了肚子裡頭。


太陽很大,四周散發著熱氣。


汗水順著臉頰滑落滴到了木頭地板上。


基山笑了。


「反正剪了很快又會長了,暫時先放著不管它吧。」不知道是認真的還是單純開玩笑,基山的這番話讓人很難判斷出真假,涼野聳了聳肩之後又抬頭看向前方,育幼院的孩子們正開心的玩耍著。


「小孩子好像很喜歡玩我頭髮呢,說不定偶爾留留長髮也不錯。」


「......你認真的?」


「誰知道呢。」


涼野認為想要認真和基山溝通的自己是個笨蛋。


那個根本不能算是回答啊。


他嘆了口氣,臉上難得的出現了皺著眉頭的表情。


「真不曉得綠川是怎跟你相處的,真是辛苦那傢伙了。」


「你說什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