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邊不會再更新囉 ><
新家地址►http://natsuna1008.pixnet.net/blog
  • 9905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圓風】那時候的我們太天真了

 很久沒有看見他了,自從那場結婚典禮過後。


風丸將信箱裡的廣告還有報紙隨手扔在茶几上,然後看似疲累的倒向擺放在客廳裡的皮革沙發。他伸出手翻動著散成一團的紙張,發現有一封白色的信件夾在紙堆中,上面用奇異筆大大的寫了的幾個字--“給風丸ㄧ郎太”。


閉起了眼睛而後又睜開,風丸撐起沈重的身體讓自己坐起來,接著在拆開信封之後開始閱讀信紙上面所寫的內容。


白紙上的字跡很凌亂,而且只有短短的幾行字。


「四月八日下午三點,在雷門足球部的舊部室前等你。」


喃喃的重複了一遍信紙上所提到的日期和地點,他抬頭看向掛在牆壁上的月曆,那天正好就是明天,而且也是假日。


信件上沒有寫上署名,不過光是這潦草的字跡還有簡短的話語就可以讓他判斷出寄件人是誰了。


因為他實在是再熟悉不過了,關於那個人的事情。


風丸將信紙輕輕放下,他呼了一口氣然後重新躺回沙發上,沒有用髮圈綁起的頭髮散亂在上頭,不過他一點也不在意。


「想要跟我見面,是嗎......」


他將手臂舉起遮住雙眼,心裡正在考慮著是否該去赴約、還是就當作什麼事都沒有發生。


其實他害怕見到他,那個已經好幾個月甚至幾年沒有看到的人。


距離上次婚禮大概至少過了一年半,從此以後他們沒有再遇過,不知道是出門時間不同還是工作地點相隔太遠的關係,明明都是居住在同一個小鎮,他們卻從來沒有碰過面。


雖然之前才約好要時常保持連絡,可是之後他都沒有再打電話過去,而對方也不曾再打過來......事實上是他換手機了,沒有告知對方號碼的他也不可能找的到他。


感覺就像是在逃避一樣,因為他沒有足夠的勇氣面對。


他一直以為只要不主動連絡所有的一切就可以解決了,但是事實並非如他所想像的那麼簡單。他的想法太單純了,就像大家常說的一樣,人可以逃的了一時,卻逃不了一世。


「該怎麼辦才好呢......。」


風丸把手臂移開,那雙褐色的瞳孔透露出了無奈還有悲傷。


要是見面了他或許會情緒崩潰,但要是他不赴約,他相信對方不會就此善罷甘休的,因為對方就是那樣固執的一個人。


畢竟在一起相處了好幾年的時間,所以他是知道的。


「看來不去是不行了。」


嘆了一口氣,風丸從沙發上站起來,準備走回房間去。在離開前,他的視線落在放在電視機上方、那張十年前閃電日本隊獲得世界冠軍時所留下的合照。


他看著以前的他和他,臉上的笑容燦爛的猶如陽光一般。


那時候的他們還很天真的認為可以一直在一起,直到長大後他們才了解這是不可能實現的願望,現實的殘酷將他們兩個狠狠地分開了。


他所在意的他結婚了,而站在他旁邊和他相許一生的那個人卻不是自己。


『抱歉、風丸......對不起。』


那聲充滿歉意的話語直到現在他還記得,他想他永遠也不可能遺忘,那時的自己像個孩子一樣在事後偷偷躲起來狠狠的哭了。


因為他選擇了她而不是他。


搖了搖頭,風丸將這些過去的記憶甩出腦袋,他深吸了一口氣,決定今天早點休息了。


隔天下午,風丸跟信件裡提到的時間相比整整提早了一個小時來到了約定地點。他不曉得為什麼自己會這麼做,只是等到發現的時候,他就已經站在校門口了。


大概是假日的緣故,學校裡面一個人也沒有。他探頭進去望了一下,最後決定先去部室等人。


好幾年沒有回來學校了,他憑著記憶走到了以前他們曾經待過的部室,儘管現在那裡已經變得有些破舊了,但是他們所擁有的回憶卻仍保存在那間部室裡頭。


伸出手輕輕觸碰著一直掛在門邊的牌子,他閉起了眼睛,所有的一切都令他好懷念。


「風丸?」


不知道過了多久,很久未聽見的聲音忽然傳入了耳裡,他睜開雙眼並且轉過頭,在看見那個人的瞬間心臟狠狠地抽了一下。


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看見了,真的,所以情緒異常的激動。


風丸緊緊抓著胸前的衣服,身體在微微的顫抖著。


「好久不見了,圓堂。」


他扯開笑容向他這麼說著,每一次總是在他的面前展露自己最好的一面。


「真的好久不見了呢......風丸,你好像變瘦了。」圓堂上下打量著風丸一會兒,然後走到他的面前拍著他的肩膀,「跟之前比起來臉稍微消瘦了,你有好好吃飯嗎?我可是會擔心啊。」


「啊啊,我會自己照顧自己,這沒什麼好擔心的。」風丸這麼回答道,他故意避開來自對方的視線,即使臉上是笑著的,但是他害怕著如此虛假的笑容會被揭穿。


「怎麼會沒什麼好擔心的啊,我們可是朋友喔,這是理所當然的吧?」皺起了眉頭認真的說著,圓堂的話讓風丸沈默了。


是啊,他們是朋友沒錯。


只是朋友的身分。


風丸咬著下唇,有股情緒從心底湧了上來。


圓堂注意到了風丸在避著他,於是他也沈默了。他看著他,而他看著地面,兩個人的目光並沒有交會。


「......吶、風丸,為什麼要一直躲我?」


將原本放在對方肩膀上的手改成扣住下顎,食指與拇指讓他的視線看向他的眼睛,讓他沒有辦法再繼續逃避。


「你在說什麼啊?哈哈哈、我才沒有呢,圓堂你想太多了吧?」


「你騙人。」


收緊了指尖的力道,圓堂瞇起了眼睛,墨黑的雙眼看起來銳利而緊迫。


也許他時常被別人說少根筋,但是他不可能沒有發覺他的異樣。


好幾年的相處時間下來讓他對他幾乎撩若指掌,他有自信可以大聲說出全世界最了解他的人就是自己。他看得出來對方是否在說謊,對方的每一個小動作和習慣全部都在深深烙印在腦中,即使已經過了很久他仍然記得非常清楚。


將風丸的手壓在牆上並且堵住了可以逃跑的去路,圓堂將身子靠近他,又再一次的問了同樣的問題。


「不行、別這樣......再這樣下去、我......」


斷斷續續的說著話,風丸感覺視線內的圓堂看起來越來越模糊,要是再不趕快離開的話,他的情緒肯定會暴走的。


這麼想著的他試圖扭動身體掙脫,可是圓堂的力氣卻比他大的多,也許是身為守門員長久以來鍛鍊的結果,讓他想要擺脫逃跑根本是難上加難。


「風丸,看著我。」


「不要......」


拜託,別再傷害我了。


風丸低下頭,他閉起了眼睛,再度睜開的時候淚水順著臉頰一起滑落。


他最喜歡他了,從以前到現在一直都是。即使長大了明白了很多事,他還是想要永遠待在他的身邊,和他一起歡笑、一起玩樂、一起做很多事情。


其實他一點都不想要離開他,但是就像他從一開始就知道的一樣,現實是殘酷的,殘酷的令人感到絕望,殘酷的令人心痛不已。


真的很討厭啊,為什麼最後會是這樣的結局呢?明明、他只是單純的想要和喜歡人的在一起啊。


這個世界一點也不公平。


打從他失去他的那一瞬間,就已經知道這個道理了。


「我喜歡你......」


放棄掙扎的風丸乾脆向圓堂說出實話,他任由淚水不斷的流出,就像當年哭過的自己一樣。


「我只要看到你,就會想到那時候的景象,所以下意識的會想要逃跑......明明知道這不是你的錯,可是我就是沒有辦法控制情緒......」


像是在抱怨、又像是在對如此任性的自己感到氣憤而說出的氣話,從那褐色的眼瞳中所看出去的世界不知何時已經模糊成一片了。


圓堂靜靜的聽著他把所有的話說完,最後他閉起了眼,然後緊緊的將他覽進懷裡。


「對不起。」他說。


他在他耳畔不斷重複著這句話。


但是不管說多少次對不起,他們都無法再回到過去了。


風丸被用力的抱著感覺很痛,可是心臟傳來的痛楚更加的劇烈。他抓著對方的衣服,小聲的低聲啜泣。


他從頭到尾都只會跟他說對不起。


幾年前他跟他分手時他說了抱歉,現在他緊緊的抱著自己,卻也說著對不起。


「太狡猾了......圓堂。」


風丸帶著哭腔這麼說著,不過對方並沒有回話,他只感覺到肩膀有水滴落下,然後環抱著自己的雙手收緊了力道。


熟悉的味道在鼻腔中繚繞,十年前他們也曾像現在這個樣子擁抱在一起,那時候的他們還處在很單純的年紀。


他已經很久沒有被喜歡的他抱著,如果能一直維持這樣的話就好了,可是他明白這只是短暫的幸福而已,並不會長久的。


儘管如此,他還是緊緊的抓著他,希望對方不要再放開他了。






又用了結婚梗←

我讓圓風痛痛了我真是(ry

他們倆個真的好萌喔OWO←上下文不搭嘎

然後我標題想了好久(x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