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邊不會再更新囉 ><
新家地址►http://natsuna1008.pixnet.net/blog
  • 9905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京天】被消除的記憶

夏日的太陽很大,有種可以把任何東西都融化的錯覺。


天馬站在烈日底下,汗水從額際滴落弄溼了衣領,他瞇起了眼,陽光刺眼的讓他的眼窩感到有些疼痛。


「松風,快過來這裡。」


遠處傳來劍城的聲音,他轉過頭,看見仍舊不好好穿著制服的那個人正站在騎樓底下,那個區域被陰影遮蔽著,看起來很涼快的樣子。


他二話不說趕緊跑了過去。


「呼!舒服多了。」大大的呼了一口氣,在離開強烈的光束照射後天馬感覺很舒暢,他伸了一個懶腰,然後帶著和往常一樣的微笑對著身旁的劍城說話,「今天天氣好熱啊,劍城也這麼想對吧?」


他輕輕的笑著,不過沒有人回應他。


「劍城?」


他稍稍偏過頭,發現原本應該站在他旁邊的人卻不見了,他左看右看,無論如何就是找不到那抹紫色的身影。


剛剛明明還在這裡的。


怎麼突然間人就消失了?


天馬甩了甩腦袋,之後他再次看向劍城剛剛站著的位置,那裡什麼東西也沒有,他連忙伸出手朝空無一物的空氣一揮,也還是什麼都沒有碰到。


「奇怪......咦?」


天馬不解的皺起了眉頭,難道剛才看到的只不過是在強烈的日光下所產生的錯覺?


正當他陷入了沈思之時,手機突然響了起來,他趕緊從包包裡頭掏出手機並且接起了電話,話筒那端傳來了隊長神童的聲音,「天馬,練習就快要開始了,你現在在哪裡?」


「咦?練習?......啊!抱歉!我差點忘記了!我現在馬上就趕過去,真是不好意思!」猛然想起了自己會穿著運動服出門的原因,天馬迅速的掛上了電話,接著以飛快的速度朝學校的方向衝過去。


替他遮蔽陽光的那塊區域,在他走出陰影的瞬間連同整條商店街彷彿霧一般散去了。


背景變為一片空白。



「真的非常不好意思!我遲到了!」


趕到學校的時候天馬發覺已經過了原本約定好的時間,他為自己懶散的行為向足球部的各位還有監督道歉,不過因為才來遲幾分鐘而已所以並沒有受到太過嚴厲的責罵,只是稍微被鬼道監督給念了一下而已。


「真是的,天馬怎麼會忘記要練習了呢?」信助有些擔心的走到天馬旁邊,而天馬只是笑了笑,對於這句話什麼回應也沒有。


話說回來,他到底是為什麼會忘記呢?照理來說他是不會忘記這麼重要的事情才對,畢竟現在對他來說足球是比任何都還要更為重要的物品啊......咦?是最重要的嗎?


他眨了眨眼,感覺好像又有什麼東西被他遺忘了。


「對了,怎麼沒有看到劍城?」


在踏出步伐前往自己的練習位置之前,天馬突然問了這麼一個問題。


球場上沒有看到劍城,就連板凳上也是除了經理和監督之外一個球員也沒有,平常總是可以見到的那抹身影今天卻不在他的視線範圍內。


是還沒有來嗎?還是他沒有參加今天的練習?


「天馬,你在說什麼啊?」霧野轉過頭看著天馬,粉紅色的雙馬尾在空氣中甩出一個弧度,他的臉上露出了一副非常疑惑的表情,「劍城是誰啊?」


「咦?」天馬的動作僵住了。


「我們這裡沒有這個人喔。」速水和濱野互看了一眼,在濱野聳肩搖搖頭之後,他用很平坦的語氣這麼說著,之後便掉頭走到他的位置上。


「你在說誰啊天馬,你還好嗎?」狩屋雙手叉腰,他將臉湊到天馬的面前,鼻子差一點就要碰在一起了,「該不會是天氣太熱中暑了吧?」


「等等,你們在說什麼啊?劍城就是劍城啊!」天馬頓時著急了起來,他無法理解為什麼大家都遺忘了劍城,看起來並不像是在開玩笑,而且所有人都是這個反應,這個突如其來的發展讓他感到困惑。


昨天大家不都還在一起練習嗎?練習結束之後不是還很開心的邊聊天邊走回家嗎?


腦袋亂糟糟的,天馬的思緒無法正常運作。


他很努力的想要喚回大家跟劍城有關的記憶,可是每個人仍舊無法憶起劍城這個人,就連一點點相關的印象也沒有。


「怎麼會呢,你們......咦?我剛剛......在說什麼啊?」


本來很激動的天馬在一瞬間忽然靜了下來,他眨了眨眼,所有的動作全部停止了。


然後,他這麼說。


「奇怪.......劍城、是誰啊?」


他剛剛,是在說誰的名字呢?



和劍城有關的記憶逐漸從天馬的腦中消失。


他偶爾會想起有關劍城的事,不過只有幾個很模糊的片段,大多是做夢的時候才會看到那些記憶碎片,只要一醒來就什麼也不記得了。


他自己很清楚的知道自己有什麼事情遺忘了,可是不管怎麼樣就是無法回想起來,好像有什麼東西在刻意阻礙他一樣。


「唔......總感覺和平常不太一樣。」接過經理人葵遞過去的毛巾,天馬一屁股坐上了板凳,他看著在繼續留在球場上練習的大家,感覺很困惑的樣子,「好像少了些什麼。」


「少了什麼嗎?」葵眨了眨她那雙藍綠色的眼睛,然後偏著頭做出了沈思的動作。


「一個似乎對我來說很重要的東西......最近一直有這種感覺。」天馬嘆了一口氣,接著喝了些水以補充剛才運動時所失去的水分。


他抬頭看著天空,大片的藍色映入眼簾,還有幾朵白色的雲朵在上方點綴著。太陽依舊掛在空中散發著熱氣,不過威力似乎已經沒有早上那麼強烈了,下午的時候起風了,偶爾可以感覺到清涼的微風吹拂在臉上,那樣感覺非常的舒服。


「唉,我放棄了。」葵忽然發出的聲音把天馬的視線拉回她的身上,雙手舉起裝作投降的模樣感覺非常可愛,「實在是想不太到天馬的周圍少了些什麼,因為大家都在這裡啊。」


「大家都在嗎......」天馬重複的喃喃念著這句話,總覺得有些不對勁。


不對,應該還要有一個人才對。


可是那個人是誰?


天馬不知道這樣的自信從何而來,但是心裡面就是這麼覺得。應該有那麼一個對他來說非常重要的人不見了,只是現在他想不起來那個人的名字,就連長相也是模糊的一點概念也沒有。


這種感覺好痛苦。


「天馬?」葵見到天馬皺著眉頭的模樣感到有些擔心,他雙手撐著膝蓋微蹲著,眼裡充滿著擔憂,「沒事吧?身體不舒服嗎?」


「不,我沒事。」搖了搖頭,天馬刻意撐起了笑容,因為他不想讓其他人因為他自己的事而感到擔心,「我很好,真的!啊啊,這樣應該休息夠了,我要繼續練球囉!」


把水瓶和毛巾丟在椅子上,他裝作很有精神的樣子回到了球場上。



「狩屋,可以問你一件事嗎?」


午休時間,天馬被狩屋拉到了頂樓吃便當,他無精打采的吃著裝在便當盒裡的菜色,即使今天有他最喜歡吃的食物也仍然無法提起他的食慾。


他放下便當盒嘆了口氣,之後看向在一旁練習盤球的狩屋。


「天馬想問我什麼事我都會回答喔,儘管問吧!」在順利盤球十分鐘以上過後,狩屋笑著這麼對天馬說,他用手拿取了天馬便當盒裡的某樣菜色,然後迅速的放進嘴裡,「這個就當作是回答的報酬!」


「恩......我想問問看狩屋的意見......」天馬皺著眉頭說道,沮喪的模樣就像是一隻被拋棄的小狗。


狩屋恩了一聲,接著抱著足球坐下來準備洗耳恭聽。


「我好像忘記了誰......這麼說好像有點奇怪,應該說,有什麼人從我們身邊消失了。」天馬這麼說著,眼裡閃爍著堅定的光芒,「我很確定,可是就是一直想不起來是誰不見了。」


「感覺好像是很深奧的問題......不過天馬,我曾經聽過一種說法喔。」狩屋閉起了眼睛而後又睜開,他皺起眉頭,貌似很努力的在思考,過了幾分鐘之後他才繼續說道,「這個世界不會因為少誰而改變,但是某個人的世界會因為少了些什麼而變得不一樣。我想啊,這就是指現在天馬的情況吧。」


「天馬認為有什麼東西從身邊消失了,所以會覺得一切都變得不一樣,而且感到不自在。」他停頓了一會,想著該下來該說什麼,「這也就是說那個人對天馬來說非常重要!因為那個人的存在與否正強烈的影響著天馬本身。」


「好像、有點不是很了解......」天馬很努力的聽狩屋說話,可是被腦袋卻來不及運轉過來,讓他沒有辦法徹底了解對方想要表達的意思。


「嘛,總之唯一的辦法就是把那個人給找出來了。既然是對天馬很重要的人,那麼天馬一定可以想起來有關那個人的事情!」話落,狩屋便拿起一瓶冰涼的麥茶往嘴裡灌下去。


炎熱的日子讓他感到口乾舌燥,要是不多補充水分的話有可能會脫水也不一定呢。他這麼想著,然後在喝完之後吃了一口在福利社爭奪到的肉片麵包。


蛋白質的增添對他來說也是很重要的。


天馬看著狼吞虎嚥的狩屋,自己也拿起裝滿各式菜色的便當,默默的吃了起來。


對方的話語不斷的在耳邊迴盪。


「因為是很重要的人,所以一定可以想起來嗎......」


他喃喃自語著,一瞬間腦海裡有一抹深紫色的身影迅速的閃過。有些訝異的睜大了雙眼,他以為他想起來了,但是沒過多久腦袋關於那個人的事情又消失了。


「果然還是想不起來......」


再度嘆了一口氣,天馬只好安分的先把眼前的便當解決掉。


他所遺忘的到底是誰呢,不管怎麼樣都想不起來的這種感覺,好痛苦。


在這之後的每一天他都很努力的試圖去回想有關那個人的一切。他找遍了所有可以證明他曾經存在過的地方,也試著從大家的身邊尋找各種有關他的東西,但是不管怎麼做都像是徒勞,一點收穫也沒有。


如今一個月過去了,他還是什麼也沒有辦法想起來。


少了那個人,學校還是正常運作,足球部也是和往常一樣進行練習,就如同狩屋所說過的一樣,這個世界不會因為少了什麼而改變,畢竟那對世界來說只不過是一個極為渺小的存在,並不會影響到什麼。


「天馬!傳球!」


「是!」


將腳下的足球踢向靠近場邊的倉間,天馬停下來喘口氣,接著又繼續在場上奔跑。


不行、他現在必須集中注意力在練習上才行。


甩了甩腦袋,他這麼告訴自己。


接到了來自神童的傳球,他越過了霧野以及濱野,接著使用必殺技突破的狩屋的防衛,射門成功。


「松風,帶球過人的時候要注意左右兩側準備上來搶球的人。」


「是!我知道了!」


沒有注意到是誰在說話,天馬站在原地便反射性的回答了對方。看著突然說話的他,站在附近的神童不解的皺起了眉頭,「天馬,你在跟誰說話?」


「咦?剛剛不是有人在跟我說話嗎?」天馬被神童的疑問嚇了一跳,頭頂上方出現了一連串的問號,「不是有人叫我的名字嗎......」然後他忽然停頓了。



剛剛的確有人叫了他的名字,關於這一點他絕對不可能聽錯,但是在場的每個人沒有一個會叫他「松風」,大家都是稱呼他為天馬。


那麼剛剛那個聲音是從哪裡傳來的?


好熟悉的聲音。


只是想到腦袋快要炸裂了仍舊一點也無法憶起。


練習結束過後回到休息室替換衣服,天馬打開了屬於自己的置物櫃,將制服從運動用品袋裡拿了出來。更衣時他所想的是還未成形的必殺技,為了在下一場比賽能夠使用上,他正在思考該和誰一起踢出這個雙人合體技。


這是他的第二個聯合必殺技,至於第一個則是在神聖之道的最終決賽時所使出的,他記得那是和......


天馬頓了一下。


「那個、」他轉過頭看向正好在扣釦子的霧野,「霧野學長,請問你知道火焰龍捲風DD是我跟誰的必殺技嗎?」


「啊?」霧野愣了一下,隨後有些無奈的回答,「這不是你跟倉間的必殺技嗎?怎麼忘記了啊?」


「跟倉間學長是嗎......」


「天馬,你還好吧?」


陷入沈思的天馬沒有聽到霧野的問候,他停下了手邊的動作,又開始進行回想。


不是的,印象中不是倉間學長,他很肯定跑在他旁邊的那個影子並非倉間,應該是另一個人才對......另一個人......是誰、


一直低著頭的他被旁人提醒時間的流逝,這時他才匆匆忙忙的繼續換衣服,並且將視線拉回有些雜亂的置物櫃。忽然間他注意到在毛巾與雜物之間夾了一張紙條,不是很明顯的地方,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就放在那裡的。


他伸出手將似乎是從筆記本上撕下來的紙張拿到面前,上面用鉛筆潦草的寫了幾個字。


7/28     18:00    河邊足球場


「這是誰留的?」天馬將紙片翻到背面,位於右下角的地方寫著Kyosuke這樣的字眼。


他記得以前好像有看過這個名字。


Kyosuke


忽然間眼前突然出現一個人影,那是擁有一頭賽亞人般藍色頭髮的少年,然後眼睛是銳利的金色。


他的瞳孔瞬間縮小。


如同瀑布一般大量的記憶瞬間湧入腦中,強烈的衝擊讓天馬無法站穩腳步,承受不了的他整個人跪了下來。


發現不對勁的足球部隊員站在旁邊呼喊著他的名字,但是此刻的他什麼也聽不見,衝撞進腦袋裡的記憶讓他的注意力全部都集中到了上頭。


所有被他遺忘的一切都回來了,包括他一直無法憶起的那個人,全部。


「劍、城......京介......」


他已經想起來了,有關那個人的一切。


資訊接收完畢之後,他迅速的站起來衝出部室大門,沒有理會被拋在身後的人們。即使腦袋仍舊有些疼痛,一路上他還是沒有停止的持續奔跑著。


他依照紙張的內容來到了他和他無數次一起踢過足球的河邊球場,此時戴在手腕上的手錶指針指向下午六點整。


接著他扯開喉嚨大聲喊著。


「劍城!你快點出現啊!」


使勁全力朝著廣大的土地用力嘶吼,淚水在不知不覺中流了出來,聲音也逐漸變得沙啞。


他終於想起來了,所以、拜託......快點出現好嗎?


心臟瘋狂的跳動著,天馬像個無助的孩子站在原地呼喊,他能做的就只是不斷的呼喚劍城京介的名字。


他伸出手遮住或許已經哭得紅腫的眼睛,激動的情緒怎麼樣也靜不下來。


「你哭得樣子很難看啊,還是別哭了吧。」


忽然間有個人對他這麼說,他緩慢的放下遮蔽視線的雙手,抬頭看向站在眼前的那個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