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邊不會再更新囉 ><
新家地址►http://natsuna1008.pixnet.net/blog
  • 97951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廣→圓】單方面戀愛



「圓堂君,果然很遲鈍呢。」


基山靠在窗邊喃喃自語著,從三樓可以很清楚的看見在一樓外頭活動的人群,他正注視著待在班級攤位上招攬客人的圓堂,那個人還是一如既往的充滿活力。


「恩?廣你說什麼?」


「沒事,自言自語罷了。」


站在身旁的綠川轉過頭詢問,基山搖了搖頭,隨後指了指綠川手上快要融化的冰淇淋,示意最好趕快吃掉免得黏膩的觸感沾上了手指。


四周充斥著吵鬧的聲響。


走廊上滿是人群的交談聲,有人悠閒的拿著食物以輕鬆的步調行走,也有幾個人搬運著大型物品快速的通過每一層樓,不知道趕著去做什麼。


基山注意到同一層樓位於最底部的教室似乎異常的受歡迎,有許多人在門外大牌長龍,也不管今天的天氣是會熱到會中暑的程度,每個人還是認命的排著隊,而且仔細一看可以發現幾乎都是男生。


這個時候穿著粉紅色洋裝的女孩子突然打開了門從教室裡走了出來,男生群頓時爆出了尖叫,基山用一隻手摀住耳朵以阻止恐怖的叫聲穿破耳膜。


「哈哈,看來那個班級是辦女僕咖啡座。」同樣摀著耳朵的綠川苦笑著,他也注意到了同樣的一間教室,「女僕還挺可愛的,廣不去嗎?」


基山撇了撇嘴,「我可沒那個興趣呢。」


「是嗎?真是意想不到。」輕輕的笑著,綠川將手中的抹茶冰淇淋解決完畢,之後他伸了個懶腰,接著從掛在手腕上的塑膠袋裡拿出剛才在別的攤位上買的鯛魚燒,張嘴咬下。


「話說回來,圓堂他們好像是班級裡跟操場上都有擺攤。」偏著頭沈思了一會,綠川乾脆直接從口袋拿出整個學校的班級活動規劃表單,右下角用鉛筆潦草的寫著他要去拜訪的班級位置和活動,「我記得是他們的主題是Cosplay喫茶吧,難怪圓堂會穿著巫師的衣服。」


「很適合圓堂君的角色嘛,至少他沒有被逼迫穿上女僕裝。」基山想起了不久前親眼目睹到的場景,圓堂班級上的一個男生被某一位女孩子使用暴力打昏,然後在對方渾然不覺的情況下換上了女僕裝扮。


那是不管回想幾次都仍然覺得很驚聳的畫面,他突然慶幸起自己班上的女生吵歸吵,但是並沒有擁有如此可怕的力量,不然那些鬼點子多端的女孩子不知道在文化祭還是校慶的時候對自己做出什麼可怕的行為。


「圓堂好像趁著混亂隨便拿走一件衣服就跑了,所以沒有慘遭毒手。」使用了有些跨大化的形容詞,綠川吃了一口鯛魚燒,隨後像是想到什麼一般笑了出來,「不過風丸可沒那麼幸運,剛剛在二樓看到穿著水手服的他在招募客人。」


「那還真慘。」基山一點也不同情的笑了出來。


之後他趁綠川不注意的時候偷咬了一口對方手中的鯛魚燒,本來打算出聲抱怨的綠川卻在看到剛才提到的藍髮好友之後即時改口。


「啊,是風丸。」


基山順著他的視線看過去,位於視線範圍內,那頭顯眼的藍色髮絲柔柔的在空中飄揚。


「看來是去跟圓堂換班,不知道他們在說什麼,看起來好像很開心的樣子。」將頭探出窗外的綠川發開嗓子大喊著,似乎在嘗試能否讓自己的聲音傳遞給風丸和圓堂,一旁的基山只說了聲小心,除此之外對於綠川的話語則沒有任何表示。


忽然有股不愉快的感覺從心底湧出,他不自覺的握緊了拳頭,臉上的笑容早已消失。


他喜歡圓堂守,任何靠近他的人他都會對那些人抱持著敵意。及便是隊友,豪炎寺也好、鬼道也好,亦或是其他人,不過無論從哪角度來看,風丸都將是最大的敵人。


因為他擁有別人所沒有的,那就是與圓堂深厚的牽絆。


但是儘管心裡這麼想著,他對圓堂的情感只不過是自己的一廂情願罷了,他自己很清楚。


最初的時候只是一個人在一旁注視著,因為對他充滿了興趣,所以只要有他在的地方自己一定也會在某處偷偷觀看著。


漸漸的他對於這樣單方面的觀察已經感到厭倦了,他想要當面跟他談話,和他有實際上的互動,所以他才打破了規則,在Diamond Dust和Prominence還沒與雷門分出勝負之前,強制讓他們的相遇提早了。


原本這應該是不被允許的。


「但是,我想跟圓堂君一起踢球。」


所以他出場了,為了要更接近那個人。



「廣,你還好嗎?」


來自綠川的呼喚把沈浸於回憶中的基山拉回現實,那張充滿擔憂的臉龐正看著他,「總覺得好像沒什麼精神的樣子。」


嘴裡喃喃唸著是太熱中暑了嗎,然後將手掌放到被過長的焰紅髮絲所覆蓋的額頭,綠川閉起了眼睛而後又睜開。


「沒事的,綠川。我很好。」拉開了對方的手,他淡淡的笑著。


輕輕的拍了拍綠川的頭,基山繞過他走下了樓梯,在穿過走廊之後看到的是抱著足球迎面走來的圓堂。


「啊,廣。」圓堂叫了聲他的名字,就和平時見到隊友一樣的打了招呼。他蹦蹦跳跳的來到了基山的面前,因應班級活動而穿上的黑色斗篷正隨風擺盪。


「抱歉啊,廣。明明是我邀請你們來的卻不能帶你們到處逛逛。」有些不好意思的搔了搔臉頰,語句裡充滿了歉意,「客人比想像中的還要多,稍微有點忙不過來。」


基山笑著表示沒有關係,比起那些,班級活動的正常營運可是比他還要重要。


「下次換我們這邊校慶我也會邀請你來的,首先你就先顧好你現在該完成的的事吧。」


這麼對圓堂說著,他伸出手稍微調整了對方快要掉落的帽子。


「啊,謝謝。」一直忙於工作沒有察覺到自己頭頂的帽子快要落下了,圓堂急忙道了謝,然後在揮了揮手之後便趕緊奔上樓梯衝向位於四樓的教室。


「等等,圓堂君,你明天有空嗎?」


在對方離開之前基山這麼問道,圓堂咦了一聲,他轉過頭看著他,眼裡有著困惑,「已經約好跟風丸出去了......」


眼中閃過一絲不快,不過基山很快的用笑容掩蓋住了。


好一段時間沒有見到對方,本來他天真的認為可以趁這個機會約對方出去的,沒想到又被別人搶先一步了。


一直以來總是這樣。


「啊,不過文化祭結束之後到收拾殘局中間有一段時間,廣如果有什麼事那段時間可以來找我喔!」不知是否注意到了他有些失落的情緒,圓堂在偏著頭想了想之後開口說道。


會為隊友著想的體貼個性依舊沒有改變,也許這也是他會喜歡上對方的原因之一吧。基山點了點頭表示接受到了訊息。


圓堂以一聲單音回應,接著又繼續向前奔跑。


披在身上那件墨黑的披風飄啊飄的,不一會他便擠進了人群之中,那抹深色的身影立即消失在視線所及範圍內。基山呼了一口氣,他從口袋拿出手機,手指在鍵盤上快速移動著,撥出了一個熟悉的號碼。


電話接通後,聽筒那一頭也傳出了與這邊同樣吵雜的聲響。


「綠川,下來一樓找我,陪我到處逛逛。」還沒等對方開口,基山就已經說話了,帶著有些命令式般的口氣。


『怎麼突然變得這麼積極?還以為你除了來找圓堂之外,對於這種活動一點

興趣也沒有。』綠川笑了笑,透過電話可以聽到那零碎的笑聲,還有用吸管喝飲料的聲音。


無暇去理會對方究竟吃了多少東西,還有那句調侃的話,他搧了搧眼睫,走到了牆邊靠在上頭休息。


「只是打發時間罷了。」


他淡淡的回答,然後掛了電話,眼神看向湛藍如海的天空。


畢竟距離文化祭結束還有一段時間。



傍晚時分,人群漸漸散去。


橘紅的夕陽緩慢的落入地平線之中,天空逐漸暗了下來,原本豔陽高照的藍色天空已轉為由暖色系構成的色彩。


「圓堂君。」


基山來到了圓堂所屬的班級,他環顧了教室一圈,所有的人都在進行善後整理,而風丸似乎並不在那裡這點,讓他稍微鬆了一口氣。


「廣!我在這裡!」還沒換回衣服的圓堂從後面跑了出來,不過頭上那頂顯眼的帽子倒是已經拿下來了,「他們說我一整天幾乎都在工作很辛苦,所以放我休息二十分鐘。」


你想跟我說什麼就直接說喔!圓堂開心的笑著,隱約可以嗅到沾在他身上甜甜的巧克力香味。


基山點了點頭,其實他只是想要陪在他的身邊。


他們邊走邊聊著天,不外乎是關於今天文化祭的事情。圓堂說了有關工作時候的趣事,而廣則談論著他和綠川逛了哪些攤子、吃了哪些東西。


「跟你說喔,風丸真的很衰耶!水手服之後又是女僕裝,然後又有護士服,雖然很令人同情不過那樣的風丸也蠻可愛的啊。」


不知何時話題談到了被強迫Cosplay的風丸身上,圓堂描述著那時候的情況還有比劃著風丸當下的反應和動作,那模樣看起來相當愉悅。


基山突然發現每次圓堂跟風丸在一起總是比跟他甚至其他人還要來的開心,雖然一樣都是笑著,可是隱約就是可以感覺到些微不一樣的地方。到底是身為人的直覺還是男人的第六感,他就是這麼認為。


「到後來啊風丸好像還被很多人要求合照呢!一瞬間似乎有成了大明星的感覺。」


他們到處走著,天空越變越暗了,眼前的事物幾乎要融入於黑暗之中。基山已經沒有在聽圓堂說話了,他走在他的身後看著他的背影,綠色的瞳眸一點光彩也沒有。


他的話題總是繞著風丸打轉,就算到了最後也還是如此。


「夠了......可不可以不要再提風丸君?」


一直沒有說話的基山忽然停下了腳步,他拉住了圓堂衣服的其中一角,原本一直行走的兩個人止住了向前的步伐。


「明明現在跟你在一起的是我,不要一直提到風丸君。」基山皺起了眉頭,像是得不到想要東西的孩子,眼角有些紅紅的,看起來好像快要哭出來的樣子。


好不容易有可以獨處的機會,拜託你也看看我好嗎。


圓堂張著嘴,想要說些什麼卻不知道該如何開口,基山沒等圓堂把話說出,便向前跨了一步,讓他們之間的距離靠的更近。


「我喜歡圓堂君啊。」


幾乎是在沒有準備的情況下將自己的心意脫口說出,他感覺身體變得異常緊繃,呼吸也變得凌亂。基山直直望進對方褐色的眼瞳,即使緊張的想要轉身逃飽,他還是將內心那股衝動忍了下來。


「一直以來我都看著圓堂君.......我很確定我對你的喜歡並非止於朋友之間。」


將藏在心裡已久的話語一字一句的告訴對方,基山總覺得現在不講以後就沒有機會了,但是他已經預料到這樣任性的話語會得到什麼樣的答覆。


傍晚吹著和下午不一樣的風,涼涼的很舒服。他們站在風中,兩個人之間沈默了許久,遲遲都沒有人把話接下去。


「對不起......。」過了好一會,圓堂突然開口,帶著歉意這麼說道,「我也喜歡廣,可是不是那種喜歡.......我喜歡的人是風丸......」


圓堂輕輕推開基山,眼神刻意避開了。


再一次的,他又被拒絕了。


即使是早就知道的結局,但是心臟還是痛的很難受,彷彿被利刃用刺穿一般的痛苦。明明知道自己沒有機會的,可是他還是忍不住去幻想美夢能夠成真的一天。


其實早在喜歡上那個人的當下,他就已經輸了。


他們相遇的太晚了,他和他只相處了不過兩年的時間,另一位卻是從小就陪伴在他的身邊,兩個人長久下來所形成的羈絆已經無法抹滅。


如此遙遠的差距是無輪如何也無法彌補的。


「圓堂君,總是在拒絕我呢。」


他笑著,眼角卻滲出了淚水。


面對這樣的處境,基山只能這麼說。


也許他作為第三者介入而持續了兩年之久的這場遊戲該結束了。這樣就好,他已經玩得夠久了,能夠在這段時間裡待在喜歡的人身邊,對他來說已經足夠了。


他覺得很幸福。


搧了搧眼睫,即使淚水仍無法停止的流出,他依舊揚起了嘴角。


「但還是謝謝你。」


就算最後選擇了另一個人,對於你永遠都是最喜歡的。




比起單戀,我覺得單方面戀愛比較好聽,所以標題採用了後者。

各位安安!感覺很久沒打文了我,然後一打就是悲文(x

最近冒出的靈感似乎都獻給了圓廣,其實只是單純覺得這樣的劇情路線很適合他們罷了OWO

其實配對部份本來還在煩惱要寫圓廣還是廣→圓,不過最後還是決定用了後者,畢竟故事裡他們並沒有在一起過所以(ry

目前圓廣故事都是走悲劇路線,不知道下次有沒有機會打喜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