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邊不會再更新囉 ><
新家地址►http://natsuna1008.pixnet.net/blog
  • 98204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閃11/GO。短文3

【狩蘭】照片



他翻閱著不知道被誰扔在椅子上的雜誌。


「天馬,你在做什麼?」從旁邊走過去的神童探頭詢問,由於很難得可以看到那位一年級生盯著類似書籍的東西超過十分鐘以上,因此他感到有些好奇。


被叫喚名字的天馬有些興奮的將手中的雜誌遞給對方。


「神童隊長!你看,這是這一期的足球週刊。」


他開心的笑著,臉上掛著一如往常燦爛的笑容。


啊啊,原來是跟足球相關的事物啊。


神童心裡這麼想著,嘴角勾起了一抹很淺的微笑。


就在他翻閱著看似全新的那本雜誌時,有一張照片忽然從中掉了出來,並且落在了他的腳邊。頭頂出現了一個大大的問號,神童彎下腰將那張照片撿了起來。


......咦?霧野?


有些不解的眨了眨眼睛,他不曉得為和他同年級的粉紅色頭髮少年的照片會被夾在這本雜誌裡。這時候又有幾張照片從雜誌裡掉落,他將他們全部撿起來,發現全部都是霧野的個人照,只不過都沒有看著鏡頭。


「天馬,這本雜誌是你的嗎?」


「不是喔,是原本就放在椅子上的。」


然後神童陷入了沈思。


部室的自動門被開啟,後方忽然傳來一陣吵雜的聲響,兩個人同時轉過頭,穿著制服的狩屋和霧野正在進行追逐遊戲。


「喂!狩屋!你竟然偷拍我!快點把那些照片給我還來!」


「霧野學長別想把照片從我手中搶走喔!那麼可愛的霧野學長我要全部保存起來!」


互相追逐的兩位同學分別各說了一句話之後便又衝了出去,似乎完全沒有注意到待在部室裡的神童還有天馬。


他們倆個互看了一眼,然後又看了看著神童手上的那些照片,接著異口同聲的說道。


「原來這是狩屋的雜誌啊。」




__



【京天】互相喜歡



到底為什麼呢,他總是喜歡顧慮那些壓根兒不想理會他的人們。


第一次來到雷門的時候,身為第五部門的自己破壞了有關足球社的一切,明明是大家都不想搭理的對象,但是只有那個人卻很執著於自己,時不時就一直跟在自己身邊。


無法理解為何會有這麼讓人不爽的人存在,不過也因此他們說話還有互動的機會比任何人都還要多,而他第一個記住的便是他的名字。


後來經過了一段時間,他們成為了隊友,甚至掀起了革命之風一同反抗奪取自由足球的第五部門。即使途中遇到了困難,那個人也還是鼓起勇氣勇敢的去面對。


「總會有辦法解決的!」


他總是這麼說著他的口頭禪。


他們合作過了好幾次,對彼此越來越熟悉,於是他對他產生了興趣,這個名為松風天馬、和他同為一年級生的人。


「我喜歡你。」


 HOLY ROAD結束之後,他把他叫了出來,然後對他這麼說。


雖然還不是很明白心裡那股悸動所代表的意思,但是他知道他對他的情感已經不是朋友或是一起踢球的夥伴那麼簡單了。


他想要跟他在一起,就是這樣。


還記得那時候對方愣愣的看著自己,過了一會兒對方才慌張的揮動著雙手不知道打算做出什麼樣的動作,臉也逐漸紅了起來。


「那個、突然這麼說,我覺得很不好意思......」


「不過,如果對象是劍城的話,可以喔......因為,我也很喜歡......」




__




【京天】結婚



萬里晴空的日子。


「喂喂,我說你跟劍城的感情也太好了吧?」踢著足球的狩屋有點半開玩笑的對正在休息的天馬說道,「你們兩個乾脆結婚算了。」


「咦咦!什、什麼結婚啊!不要亂說啦!」天馬嚇的從板凳上跳起來,不知所措的模樣感覺很可愛,他紅著臉堵住了狩屋的嘴,不過這些話早已傳進劍城耳裡。


站在不遠處的他走了過來,「這樣子好像也不錯。」然後無視於天馬錯愕的神情,擅自的下了結論。


表情淡定的他讓人猜不透現在到底在想些什麼。


「等、等等啦!我們還是小孩子耶!」




__




【京天】每一次總是....



「......咦?」


聽到消息的時候他露出了很錯愕的表情,他眨了眨那雙灰藍色的眼睛,原本上揚的嘴角瞬間僵硬了。


「你要出國......?」


「恩。」


平淡的向對方告知最近才決定的這件事情,劍城的眼裡充滿複雜的情緒。


「怎麼這麼突然?再過幾天我們就要開學了耶?」握在手中的漫畫被丟到一旁,天馬慌張的從地上站起來,不解的看向劍城。


距離暑假結束只剩下三天。


「抱歉、有些事,我必須要立刻完成才行。」將眼神從天馬的視線之中移開,他不知道該怎麼解釋才好,畢竟所有的一切真的太匆忙了,就連他自己也還沒有反應過來,「可能需要五年的時間......不、應該說要等到事情辦完了才能回國。」


「怎麼這樣!我們不是約好以後也要在一起踢足球嗎?吶?」著急的抓住劍城的肩膀,天馬的雙手不自覺的加深力道,而越是用力就越能注意他的手臂正在顫抖。


明明就約定好了。


他失落的低下頭,再過三天對方就要離開日本了,然而再次見面的時間卻是五年之後甚至更久。


他沒有辦法相信、也沒有辦法接受這個事實。


「你每一次都這樣......為什麼跟你約定好的事情你每次都會爽約?」無法控制的淚水從眼眶中流出,國中三年來他和他不知道做了多少次的約定,但是到最後一開始所立下的誓約總是無法實現。


什麼要永遠在一起、絕對不跟對方說謊、不要把心事藏在心裡......這些他從來沒有遵守過,他明明那麼相信他。


為什麼、他總要破壞他們之間的信任呢?


面對天馬的問題,劍城並沒有給予回覆,他只是伸出手,然後將對方緊緊的抱在懷裡。


「對不起,這次我絕對不會再失約了。」


「辦完事情之後我一定會馬上回到日本找你,我發誓。」


沒有明確的時間,有的只是口頭上的述說,但是天馬總是會一再的相信他所說得任何話語。


因為他是劍城京介。


「真的喔,不可以不回來......答應我。這樣子不管是五年還是十年我都會等的。」將頭輕輕的靠在對方的肩膀上,他這麼說。


「......我答應你。」



__



【京天】我要踢球(ry



一個晴朗的午後。


「不行了我讀不下去了!呃呃好想踢球想踢球好想踢球嗚嗚嗚嗚嗚嗚--」


天馬將課本朝後方扔過去,恰巧砸中開門進房的劍城。


啪的一聲,然後書本掉落到了地上。


「松風......敢問一下你在做什麼?」


「那個,哈哈哈哈真不好意思你剛剛什麼都沒看到喔。」


天馬乾笑著走過去將躺在地上的課本撿起來,不料劍城卻抓住他的肩膀,用明明是笑著卻散發出恐怖氣息的表情看著他。


「不想讀書的話我們就來做別的事好了。」


「咦咦咦咦--?」



__



【京天】繪本



他在圖書館裡面的櫃子裡找到了一本繪本。


翻開第一頁,紙張中央用蠟筆畫了一個抱著足球的男孩,背景全部塗滿了草綠的顏色以充當球場,而版面的左上方則畫了一個太陽,使用了暖色系的色彩。


旁邊空白的頁面寫了短短的一句話。


『吶、一起來踢足球吧!』


這時候才發現男孩臉上的笑容非常燦爛。


他翻開了下一頁,這次畫面上畫了另一個男孩,衣服是由紫色、紅色還有黑色構成,但是並不會令人感到不舒服。他站在最初出現的那個男孩的面前,眉頭微微皺了起來。


『你真的很煩,想要踢球不會去找其他人嗎?』


那個男孩這麼回答,似乎有著不耐的感覺。


『可是,我想跟你一起踢球啊。』


翻過了第三頁、第四頁還有第五頁,接下來的劇情就是抱著足球的男孩說服另一位男孩去踢球的對話,背景從頭到尾都沒有變過,底色從一開始一直都是鮮豔的綠色,只有讓兩位男孩的動作和臉上的表情加以改變而已。


這不是一本很厚的繪本,所以故事很快就進到尾聲了,在結束的前一頁,第一頁出現的男孩向對方說了這麼一句話。


『因為、因為啊......我對你......』


話語到這裡止住,他翻開了最後一頁,卻發現不知為何唯獨那一頁的台詞被撕掉了,只留下了一張圖,而和前面不同的地方是,這幅畫的兩個人都笑了。


到底那個男孩說了什麼呢?


他闔上繪本,然後轉過頭看向站在一旁的人,「欸,劍城,你覺得最後他說了些什麼?」


「誰知道,反正又跟我無關。」劍城聳了聳肩,一副是不關己的樣子。


「可是我很想知道啊!」將雙手握拳擺在胸前做出向下拉的動作,他似乎急切於知道答案,但是被撕掉的頁面已經成了既定事實,他們怎麼樣也不可能得知正確的答案。


劍城環繞了四周一圈之後又將視線放回對方的身上,實在抵不過吶不斷盯著自己看得的那道熱切目光,他想了想,然後嘴角勾起了一抹有些惡質的笑容。


「既然如此,我覺得那個男孩最後是這麼說得。」將身體向前微微傾,劍城在天馬耳畔輕聲說著。


「因為我喜歡你。」




__




【南倉】盛夏之時



炎熱的夏季,充滿暖色系色彩的季節。


強烈的日光和攀附在樹木上寒蟬的鳴叫聲,不管是哪一樣都令人煩躁。


老實說他很討厭夏天,因為過熱的天氣讓人感到不舒服,每次運動過後總是流了一身汗,那種黏膩感實在很難受。


被強制移到身旁的電風扇呼呼的吹著,南澤感受著扇葉吹出的涼風,有些慵懶的躺在榻榻米上閉目養神。


「喂,你別裸著上半身吹電風扇,這樣很容易感冒。」


「有什麼關係,反正天氣這麼熱。」


毫不在意的回應著倉間,南澤側過身,伸手就把對方從冰箱拿來的冰品拆封然後塞進嘴裡。


「學長!那是我要吃的耶!」倉間驚呼了一聲,本來想搶回被竊走的冰棒,結果反而不小心被自己放在地上的物品給絆倒了。


「拜託,你很笨耶,像小孩子一樣。」南澤起身看著倒在地面的倉間,有些惡質的笑著,「身高也跟小孩一樣,我真懷疑你只比我小一歲。」


不論何時都不忘好好的調侃學弟一番,他真心認為對方有時候還挺可愛的,尤其是被欺負的時候。


「可惡,你想打架嗎?」倉間舉起拳頭正準備往南澤臉上揮下去,結果南澤卻將手中的蘇打冰棒放進對方嘴裡。


嘴裡瞬間充斥著冰涼的感覺,倉間被突如其來的舉動嚇了一跳。


「不要吐出來喔。」


南澤在一旁提醒,話語伴隨著零碎的笑聲。


「你做什麼啊!」倉間將冰棒從嘴裡抽出,有些生氣的瞪著對方看。


「只是把你的東西還給你而已,你不是說那是你的嗎?」再度躺回比起置身於空氣之中還要稍微涼爽的地面,南澤將雙手放到腦後,深紫的瞳孔帶著笑意。


真的很可愛呢,典人的反應。


看著對方漲紅的臉頰,南澤忍不住伸出手把對方拉到自己的眼前,兩人間的距離一下子縮短了不少,鼻尖幾乎都要碰在一起了。


「吶,我吃過的冰棒,要好好品嚐啊。」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