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邊不會再更新囉 ><
新家地址►http://natsuna1008.pixnet.net/blog
  • 98729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京天/蘭拓】終有一日02

『 7:00a.m.   神童家門前集合 』


晚餐時間過後,天馬收到了來自霧野的簡訊,他迅速的瞥了一眼內容,然後把手機扔到有些凌亂的床鋪上,接著坐在床沿的自己也跟著向後倒上了柔軟的被褥之中。


「明天就要出發了,果然還是有點緊張......」


小聲的嘆了一口氣,天馬將雙手張開攤在床上,兩眼盯著什麼也沒有的天花版,不知道在想些什麼。從房間的另一頭走到床邊的佐助像是想要安慰主人似的磨蹭著天馬的手臂,喉嚨還發出了類似撒嬌的聲音。


「哎呀,我沒事的!這個時候更應該要打起精神來才行啊!對吧,佐助?抱歉讓你擔心了。」坐起身輕輕拍著佐助的頭,天馬和平時一樣撫摸著牠下顎的毛髮,只不過他的心思仍舊在今天早上所發生的事件中。


「答案到底會是什麼呢......」眉頭忍不住皺了起來,天馬看起來有些困惑的樣子,「說到底,為什麼是我們五個?」


這點直到最後一直都沒有辦法想透,除了五個人都是雷門國中足球部的社員之外,實在想不到其餘的共通點。他們並非同年級,每個人所喜歡的事物也不盡相同,硬要說得話是大家都喜歡足球,但是這個答案可以套用在所有部員甚至經理們的身上,而且範圍也太廣大了。


「一定是有什麼用意才會選上我們,只是到底是為什麼呢......」


無法猜測出答案的天馬抱著枕頭在床上翻滾,忽然間有著熱血曲調的音樂在房內播放了出來,雖然意識到是手機鈴聲但是卻不知道把手機丟到哪裡去的天馬一陣慌亂,最後他在鈴響結束前好不容易從棉被堆裡找到了目標。


「喂、喂?」


『這麼久才接電話,你在搞什麼?』


聽筒那端傳來熟悉的聲音,天馬感到有些訝異的睜大了雙眼,因為他沒有想到這時候會接到那個人的打來的電話,實在是有點不可思議。


「劍城?」


『有關今天的事,我想跟你說一下。』


不等對方說上下一句話,劍城便自顧自的繼續說下去,電話裡頭傳來吵雜的聲響,不知道是在聽音樂還是人並不在家裡的關係,雖然背景貌似傳出了某種物體相互碰撞的聲音令人有些擔心。


『你認為這件事情是誰設計的?』


「咦?」聽到問句的天馬稍微愣了一會兒,雖然說剛才他也在思考同一件事,但是並沒有考慮到整件事情的幕後操作者,或著是說他的思緒被侷限在「為何這麼做」這個點上,以至於忘記了其他也同樣重要的相關事項。


他搔了搔臉頰,露出有些困擾的表情,「這個嘛,突然問我這個我也很難回答啊.......難道說,劍城你有什麼想法了嗎?」


『不,只是有點在意而已。』


有些激動的從床上站了起來,不過馬上又像是洩了氣的皮球一樣躺回床上。


「什麼啊,原來是這樣。」閉起了眼睛而後又睜開,天馬翻了個身,然後將自己捲曲成球狀,像是在害怕著什麼事情一樣,「劍城,我們這樣子真的沒問題嗎?」


『你怎麼到現在還在想這個?我說過了吧,不管發生什麼事我都會保護你的。』聽筒那端傳來讓人非常安心的聲音,明明隔著電話,可是卻有種對方正待在自己身邊的錯覺,感覺非常非常的溫暖,像是置身於某種柔軟又甜膩的空間之中。


『總之就是這樣,你也趕快睡吧,已經很晚了。』似乎是注意到了時間的流逝,劍城趕緊催促著對方,而這個時候天馬才發現背景已經不像一開始那麼吵鬧了,彷彿那些碰撞聲響原本是不存在的,『明天還要早起,我先掛了......』


「等、等一下!我還有話跟你說!」在對方按下停止通話鍵之前,天馬即時大叫阻止了對方接下來的動作,他頓了頓,雖然有點不好意思,但是他還是這麼說道,「那、那個啊......謝謝你。」


宛如竊竊私語一般的聲音,但是劍城的確聽到了。


『......這又沒什麼,快點去睡覺啦。』


「恩,晚安!」


當螢幕上的綠色話筒轉為紅色之後,天馬將手機闔上並且放回床上,然後暗自鼓勵著自己。


「不會有問題的。」


他將手心壓在胸口,然後深吸了一口氣,「而且,劍城也在。」


將視線移向放置在書桌上的木製相框,那是不久前和足球部的各位一起拍的合照,他的目光放在站在最前排的劍城還有自己,雙手忍不住握起了拳頭。


一切都會沒事的,因為他相信劍城。



鬧鐘設定在六點半左右,響亮的鈴聲劃破了寧靜,比原先訂定的時間還要更早一些起床的霧野動作迅速的關掉了鬧鈴,然後唰的一聲拉開了使用歐洲布料製成的柔軟窗簾,耀眼的陽光透過玻璃窗戶撒落在房間內的每個角落。


今天的天空湛藍的猶如大海一般漂亮。


「沒有下雨真是太好了。」


嘴角勾起了一抹微笑,霧野將有些凌亂的頭髮撥到耳後,接著雙手向上伸直以便伸展筋骨,之後他走回了床邊,輕輕的搖著還躺在被褥中熟睡的人。


「神童,該起來囉。」


「霧野......?已經早上了嗎?」


被點名的人點了點頭,「和天馬他們約了七點在門口,我們也必須快點才行。」像個母親一樣溫柔的叮嚀著,霧野將神童的替換衣物從櫃子裡拿了出來並且放到書桌上,動作熟練的就好像是經常這麼做一樣。


「抱歉,麻煩你了。」


忍住了濃厚的睡意,神童用力的拍了下自己的臉頰,然後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歉。他有種似乎從以前開始一直都是霧野在照顧他的感覺,不論何時總是陪伴在他的身邊,每一次睜開眼睛就會看見對方站在自己的身旁,而且從來都沒有離開過。


「別說這種話了,我們可是朋友喔。」嘴角勾起了一抹很好看的笑容,霧野站在落地窗前,照射在他身上的陽光讓他看起來閃閃發亮。


他們花大約二十分鐘的時間打理好所有的事情,然後在六點五十分的時候站在門口等待其他人的到來,而最先趕到現場的是外表充滿朝氣的天馬,他仍舊和平時一樣穿著運動服,身上則背了一個大包包。


「兩位學長早安!霧野學長來的還真早啊。」


天馬笑著鞠躬,掛在臉上的笑容也和往常一樣的燦爛。


「那是當然的,因為我住在神童家嘛。」表現的很平靜的霧野這麼回答。


「霧野!」一旁的神童不自覺的出聲叫住了對方,雖然他並不曉得為什麼要這麼做。


「原來是這樣啊,霧野學長跟神童隊長感情真好呢!」對此倒是沒有什麼特別反應的天馬恍然大悟的點了點頭,他偏著頭輕輕笑著,給人一種很可愛的感覺,「下次我也可以去住隊長家嗎?感覺會很好玩。」


「一年級的,要住神童家可是要先過我這關喔!」霧野有些半開玩笑的說道。


「啊,霧野學長好奸詐!」天馬笑著附和,於是兩個人便開始打鬧起來,然後五分鐘過後,神童剛好看到劍城從遠處走過來,而且很難得的他穿著運動服。


「......你們在做什麼?」


他看向霧野,因為天馬剛好不在他的視線範圍之內。


「劍城你來了啊。」霧野以點頭的方式向對方打招呼,然後他將目光放在躲在劍城身後的人,天藍色的雙瞳微瞇了起來,「天馬,不要以為躲起來就沒事了,我們還沒有分出勝負喔!」


「就說剛才是開玩笑的嘛......就算贏了我也不會想要脫掉隊長的衣服喔。」天馬說出了各方面都充滿問題的發言。


正在喝水的神童被嗆到了。


「你們到底在說些什麼啊......」用力拍打著胸膛好讓自己不那麼難受,神童不解的望向兩位隊友,他實在無法理解原本只是一個普通的爭論為什麼能夠延伸到這樣奇怪的話題。


霧野把視線放到神童身上,然後一隻手輕輕拍著他的肩膀,「放心,神童,我一定會保護你的貞操的。」


頭頂四周出現了成群的問號,神童表示他理解不能。


「松風。」


「我、我是無辜的喔,哈哈哈哈。」


明明只是叫了聲對方的名字,什麼話都還沒說,天馬卻開始解釋起來,還退後了三步。


劍城閉起了眼睛無奈的嘆了口氣,「我只是想問狩屋去哪裡了,已經七點了。」他指了指手機螢幕上顯示的時間,現在是七點零五分。


「什麼?狩屋那傢伙居然遲到了嗎?」瞬間恢復正常的霧野皺起了眉頭,左右兩側的道路上都沒有見到任何人影,似乎還沒有抵達這附近。



「可能快到了吧,再等一下好了,才五分鐘嘛。」天馬這麼提議,「十分鐘過後再打電話吧,話說回來狩屋有手機嗎?」


「這個嘛......」


想當然的他們並不知道狩屋到底有沒有手機這件事,就算有他們也沒有對方的手機號碼,於是他們只好在原地等待,直到過了半個小時才終於看到狩屋匆匆忙忙的從左邊的方向跑過來。


「喂!狩屋!你也遲到太久了吧!」在對方距離自己五公尺之內的時候霧野忍不住大吼出聲。


「等一下,學長!我可是遭遇了許多波折經過千辛萬苦才抵達隊長家的喔!」似乎流了很多汗了狩屋如此反駁著,他蹲下來喘著氣,在好不容易冷靜下來之後,他把一張被揉爛的信紙遞到霧野的面前。


「這是我今天早上在信箱收到的信,看起來是跟昨天部室收到的信是同一個人寄來的。」狩屋補充說道。


「你說什麼!」天馬驚訝的大叫。


「上面寫了什麼?」神童鎮定的詢問。


狩屋將信紙攤開,上方的字跡跟第一封信一樣工整,不過這次對方使用的是水藍色水性筆,仔細看得話還可以注意到紙面撒上了些許的亮粉,不知道是故意還是無意的。


上面寫了許多密密麻麻的字,而且還用了兩張A4紙的大小,但是內容都用條列式清楚的將每一點整齊的列出,這讓霧野不禁認為這個舉動挺細心的。


「第一點,六點四十分,在自家院子繞一百圈。」


唸出第一項的劍城沈默了。


「第二點,六點五十分,把自己的衣服全部從衣櫃丟出來再收回去......什麼跟什麼?」


負責第二項的霧野再度皺起了眉頭。


「第三點,七點整,跟牆壁聊天......恩。」


不知道該做出什麼反應的神童在念完第三項之後只是發出了很長的一個單音詞,正當天馬打算繼續念下去的時候卻被霧野阻止了。


「盡是一些蠢事,我們直接跳到最後吧,說不定跟之前的信一樣有寫什麼類似注意事項的要點。」他翻開了第二頁,然後就跟內心所預料到的一樣,頁面的最底部寫著幾個大字,採用的顏色的彷彿腐爛一般的暗紅色書寫而成的。


令人同樣感到煩躁的色彩,而且給人一種像是不會寫書法的初學者用紅墨在非書法紙上的地方用毛筆亂撇的感覺。


只有短短的一行字,可是整個句子是由好幾個字詞組合而成的。


命令     執行     違規     遊戲終止     


「......我完全無法理解。」天馬很認真的讀了一遍又一遍,最後他只好舉起雙手放棄思考。


「我想這應該是指,『如果不按照以上命令行事,遊戲將無法持續下去。』的意思。」馬上就將類似於暗號的文字解讀出來的劍城受到天馬充滿仰慕的眼神。


「也就是說,我們被迫參與某人製作的遊戲,然後必須按照信上的指令行動,否則遊戲就會停止。」神童做出了結論。


「遊戲終止會怎麼樣?」狩屋提出了問題,站在他面前的霧野搖了搖頭。


「不知道,但是我們的目的是找到答案,我們只要做我們現在該做的事情就是了。」


截至目前為止,除了昨天部室收到的那兩封還有今天早上狩屋在信箱找到的命令信件之外,其他人都沒有再收到任何相關的信件,不過也許開始行動之後會在意想不到甚至莫名其妙的地方陸續找到其他信紙。


「不管怎麼樣,我們只能繼續往前進了。」雙手還胸的劍城如此說道。


「沒錯!只要大家都在一起就不會害怕了!」突然間變得很熱血的天馬跳了起來「我們出發吧!去尋找答案!」


神童忍不住笑了出來,「說得也是,走吧,去最近的車站。」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