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邊不會再更新囉 ><
新家地址►http://natsuna1008.pixnet.net/blog
  • 97951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蘭狩】悲劇系列。篇章02.悔愛

 劍城和狩屋翹掉了下午的課程。

 

這沒什麼,對劍城來說翹課就和吃飯一樣普通。剛進入雷門時他幾乎沒有一天踏入教室乖乖坐在椅子上上過任何一堂課,直到他正式加入了雷門,而下學期也剛好開始之時,被豪炎寺安排進入了天馬的班級。

 

二年級的分班,他和天馬分開了,其他人倒是還和他待在同一個班級。天馬的教室隔了他們一個樓梯間的距離,他還記得那時候對方很不甘心的說著竟然只有自己跟大家分開了,還鬧了幾天的彆扭,像個孩子一樣。

 

新的班級裡,狩屋坐在他的隔壁,也是這個時候他們才開始比起以往更加熟識起來。例如那傢伙最喜歡吃甜食,還有討厭吃魚,書包裡時不時會塞上幾包點心,不過神奇的是每天這樣吃下來還不會變胖。

 

『所以說,甜食可是不可或缺的。』

 

根本可以說是對方的經典名句,劍城時常聽到這句話。狩屋曾經把草莓年輪蛋糕遞到面前問自己要不要吃,不過對於甜食什麼的他實在沒有什麼興趣,說出自己不怎麼喜歡甜食之後,對方居然露出一臉驚訝的表情說著「對甜食不感興趣的傢伙不是人」然後便跑走了。

 

讓人無法理解的思考模式,劍城有時候會想,該不會是一年級的時候狩屋和天馬相處久了,所以思緒被同化了,導致對方總會作出讓自己摸不著頭緒的行為,不過也許是因為兩個人相似的這一點,所以對於狩屋,心裡也會產生無法放著他不管的想法。

 

「抱歉,把你拖下水了。」頂樓很涼爽,不過下午的風變得有點強,狩屋抓了抓自己的頭髮,然後微瞇起了雙眼。

 

狠狠哭過一場之後心情平復許多,不過心臟還是在隱隱作痛。

 

「我是沒差。倒是你,要說發生什麼事了嗎?」劍城偏過頭看著狩屋,平時總是一副想要對別人惡作劇的樣子,現在像是年幼的孩子一般哭泣的模樣讓人完全無法聯想到那樣的他,「要是你一直這樣的話,天馬也會難過的。我沒辦法幫你解決問題,最後還是要靠你去完成,不過要當垃圾桶這點我還是可以的。」

 

他小聲的這麼說著,不知道是不是錯覺,狩屋總感覺他的臉頰有些微紅,於是他忍不住輕聲笑了出來。

 

就像天馬君曾經說過的一樣,雖然外表看起來不是那麼好親近,不過內心其實是很溫柔的。

 

這就是他表達溫柔的方式。

 

「劍城君,難怪天馬君會迷上你呢。」

 

狩屋恢復成了平時有些惡質的模樣,腦袋回想著那位褐髮好友看著對方那種羞澀又開心的表情,還真是幸福啊,那傢伙。

 

「狩屋......」

 

「啊哈哈,抱歉抱歉,只是沒想到原來劍城君也會臉紅,這種畫面平常可看不到呢。」他俏皮的吐了吐舌頭,難得有機會可以調侃劍城,怎麼可能放過這個機會呢。

 

「嘛,算了。」劍城忍不住嘆了口氣,雖然臉上充滿著無奈,不過不一會兒馬上替換成了另一個表情,「回歸正題吧,你跟霧野前輩的事情。」

 

然後氣氛突然像是凍僵了一般。

 

狩屋沈默了下來,他沒有再繼續笑了,而是露出有些哀傷的苦笑,抱著自己的雙腳將自己縮成一團。

 

「果然還是要講這件事情呢。」雖然努力表現出毫不在意的樣子,可是說話的語氣明顯僵硬,而且斷句的位置也很奇怪,「有點,不太想說呢。」

 

劍城發現他的身體在顫抖。

 

「......難道你要自己一個人就這麼默默承受嗎?」難得的稍微放大了音量,他皺起了眉頭,金色的瞳眸注視著對方,「我是不知道你們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可是看到你這麼痛苦我不能放著不管。」

 

異常堅定的語氣,眼神也非常認真。

 

狩屋睜大雙眼看著劍城,嘴巴微微地睜開,像是想要說些什麼話一樣,稍微感到有些訝異,對於劍城的行為。

 

「啊哈哈,劍城君溫柔過頭了喔。」用手指抹去眼角滲出的淚水,他輕輕地笑了出來,「要是對大家都這麼溫柔的話,天馬君可是會吃醋的喔。」

 

「......不用你管。」

 

搧了搧眼睫,劍城看著擁有綠色髮絲的孩子,接下來什麼話也沒有再說。

 

頂樓的風又增強了。

 

x

 

「奇怪,狩屋跑去哪裡了,還以為他先回教室了。」

 

在鐘聲打響之前迅速的跑回了位於對面大樓的二年級教室,在回到自己的教室之前刻意繞到了狩屋所屬的教室,可是裡面卻沒有看到他的身影,明明就快要上課了,連劍城都不知道跑去了哪裡。

 

「那個,葵,你有看到狩屋嗎?」趴在窗邊尋問了坐位靠近窗戶的空野葵,天馬再一次環視了整間教室,仍然沒有看到自己在尋找的人。

 

「還以為他跟你在一起呢,我一直都在教室,都沒有看到他回來喔。」順利把卡住的課本從抽屜裡拿了出來,葵抬頭看向天馬,眨了眨湖水綠一般的瞳眸。

 

「好奇怪,剛剛明明丟下我先跑走了。」

 

有些困惑的皺起了眉頭,不過即使想要沿途回去找也來不及了,上課鐘聲已經響起,天馬只好回到自己的教室準備下午第一堂課程。

 

如果只是去了廁所的話就好了。

 

他這麼想著,心不在焉的聽著老師在講台上講解著他無法理解的數學公式。

 

x

 

「霧野前輩,沒想到會是這種人呢。」

 

金髮的女孩勾起了嘴角,雙手抓著霧野胸前的衣物,臉埋進了對方柔軟的布料之中。她微瞇起了水色的雙瞳,發出了零碎的笑聲,然後收緊了手中的力道。

 

「狩屋前輩,應該很傷心吧。嘛,不過那也與我無關。」

 

享受著霧野放在背上的手傳遞給自己的溫度,金髮女孩看著那位綠髮前輩跑走的身影如此說道。

 

「......把妳給捲進來了,抱歉。」霧野沈默了一會兒之後小聲的道歉,那張面容露出的是非常痛苦還有哀傷的表情。

 

「沒關係,反正我喜歡前輩。」她這麼回應,然後抬起頭,視線對上了與自己的雙瞳同樣色系的瞳孔,「能夠和前輩接吻,很開心呢。」

 

四周突然吹起了一陣強風,微捲的頭髮隨風飄盪,擦了粉紅色唇蜜的雙唇閃爍著光亮,嘴角拉出了一條美麗的弧線。

 

「即使沒有愛也一樣。」

 

鑲了水鑽的彩繪指甲輕輕劃過對方的嘴唇,金髮女孩用另一隻手撫摸著霧野的臉頰,然後掂起腳尖湊近了對方,「前輩要不要乾脆跟我交往呢?反正我們的謠言已經傳的整間學校都知道了。」

 

「就算前輩不喜歡我,只要我喜歡前輩就夠了。只是中學生的交往嘛。」

 

她抓著霧野的襯衫衣領往自己的方向拉去,於是他們又接吻了,嘴裡充斥著苦澀的甜味。

 

「就這樣忘記狩屋前輩吧,我會讓你只注視著我一個人的。」

 

x

 

「真是的!狩屋那傢伙到底跑到哪裡去了啊!」

 

在得知狩屋一整節課都沒有回到教室的消息之後,天馬沒有理會葵在身後的呼喊便在走廊上跑了起來,開始了找尋狩屋之旅。

 

去了所有對方可能去的地方,問了所有能夠問的人,即使如此還是沒有看到任何一點狩屋的身影。

 

就竟是跑去了哪裡,該不會是回家去了吧。天馬這麼猜想,可是他知道狩屋不是那種人,所以馬上把這個選項從腦中刪除了。

 

快速走下了樓梯跑到了對面的大樓,心裡盤算著狩屋會出現在頂樓的可能性有多少,天馬在經過三年級教室的時候刻意放慢了腳步,雖然說是下課時間,但是還是不要引起太大的噪音比較好。

 

再爬了一層樓梯來到了三樓,因為這裡都是專用教室所以平常沒什麼人在,只有樓下三年級生細微的說話聲響傳了上來,除此之外走廊上幾乎是靜悄悄的。

 

「得快點找到狩屋才行,雖然說上一堂課劍城好像也沒有回到教室,不過相比之下狩屋比較令人擔心。」

 

繞過轉角準備再往上一層樓,這時候走廊的盡頭卻出現了一個吸引他目光的學生,於是他不自覺停下了腳步,呆愣的站在原地。

 

那是個女孩子,及肩的金色捲髮非常顯眼,瀏海還挑染了一小搓銀紅的色彩,頭上的髮夾也是亮眼的水鑽,感覺並不是像是三年級的學生,仔細一看才發現對方綁在衣領上的蝴蝶結是代表一年級生的粉紅色。

 

不知道為什麼天馬總覺得那個女孩給人一種很奇怪的感覺,雖然非常漂亮,可是不是那麼的喜歡,也並不是那種很明顯的厭惡感,只是讓人不太想接近。

 

「你是松風天馬前輩......對吧?」

 

「咦?呃,是的。」

 

沒有想到對方會找自己搭話,天馬稍微嚇了一跳,不知何時那個女孩已經來到了自己的面前,水色的雙瞳眨啊眨的,嘴角勾起的笑容讓人退卻。

 

「松風前輩在做什麼呢?看起來好像很忙的樣子。」金髮女孩偏著頭看著天馬,她把雙手放在身後,無聊的玩弄著手指。

 

「不、那個......」不曉得該如何應付對方,天馬認為自己是個不擅長和這種個性的女孩子談話的人,比起這個,他覺得自己應該趕快去找狩屋才對,可是在那之前必須先結束和女孩的對話才可以。

 

「嘻嘻,果然很可愛呢。」女孩的笑聲把天馬的思緒拉了回來,她更靠近了對方一些,很開心地笑著,「跟霧野前輩講的一樣,感覺有點呆呆的。」

 

「妳認識霧野前輩?」無法掩飾心裡的訝異,天馬不自覺地放大了音量。

 

這時候他突然想起了和霧野有關的那個謠言,裡面描述的那個女孩特徵和眼前的人幾乎一模一樣。

 

似乎發現對方已經察覺到了自己的身份,金髮女孩眯起了雙眼,然後揚起了嘴角,「初次見面,松風前輩。」她頓了頓,接著繼續說道。

 

「我是霧野前輩的女朋友喔。」

 

x

 

從頂樓下來已經是接近放學的時間。

 

第一次翹了這麼多堂課,要是育幼院收到了學校寄來的通知估計又要被廣哥責備,不過狩屋現在沒空擔心那些事情,因為在那之前還有其他更加麻煩的事情要先解決。

 

他站在三樓的走廊上,然後跟在身旁的人是劍城,至於沒有再繼續向前行走的原因,是擋住他們去路的那位金髮女孩。

 

「狩屋前輩。」

 

她張開嘴巴輕聲的叫著狩屋的名字,擦在嘴上的唇蜜依舊閃閃發亮。

 

第一次聽到對方的聲音,似乎有種讓人輕易深陷進去的魔力,仿若天空一般的藍色雙眸銳利的好像可以看透任何事情一樣。

 

狩屋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不知道為何身體竟然開始顫抖,明明面對的對象是個比較自己還要小一歲的學妹。

 

「我想,還是說清楚比較好,畢竟這件事情對我來說可是很重要的。」

 

金髮女孩面無表情的說著,臉上沒有笑容的她看起來格外可怕,和謠言所描述的形象完全不一樣,「我可是霧野前輩的女朋友,要是狩屋前輩還對霧野前輩抱有任何情感的話,希望你可以儘快捨去,不然我會很困擾的。」

 

「等、等一下!妳在說什麼啊!」

 

對方霹靂啪拉的一下子丟了一堆令人無法理解的句子給自己,腦袋快速地轉動運行著,雖然拚命想要理解那些話語的意思,可是在還來不及將其全部消化完畢之前,像是反射神經一般的某種情緒從心裡面湧了上來。

 

「難道你還不懂嗎?霧野前輩已經不要你了,明明知道是這麼一回事卻還喜歡著前輩,你不覺得這樣的自己很噁心嗎。狩屋前輩。」

 

帶著強烈惡意攻擊的語句,金髮女孩完全不打算退步的樣子。

 

狩屋握緊了拳頭,臉色沈了下來,像是回歸到最初進到雷門那時一樣,露出了一副厭惡著周遭一切事物的表情,現在甚至還參雜了憤恨的情緒,「喂,妳不要太過分了!妳以為你是誰啊,為什麼我得聽妳的話!」

 

即使是沒有經過思考就說出口的話語,但是面對這樣的情況,狩屋打從心底發誓決定不能因此而讓步。

 

「......看來前輩比我相像中的還要難溝通。」

 

金髮女孩瞇起了雙眼,身上散發的殺氣明顯的可以輕易察覺。剎那間她突然來到了自己的面前,迅速的完全看不清楚動作,這樣的角色實在令人害怕。

 

「也罷,反正霧野前輩已經下定決心跟你分手了。現任的女朋友是我,就算你不放棄,他也不會回頭找你的。」

 

她轉過身,金色的頭髮也跟著在空中劃出了一條完美的弧線。

 

離開之前,原本目標只是狩屋的她卻回頭看了劍城一眼,那一瞬間她的嘴角似乎上揚了,以一種詭異的弧度,令人感到不快。

 

劍城皺起了眉頭,然後放學的鐘聲幾乎在同一時刻打響了。

 

x

 

「啊!狩屋,你跑去哪裡了!」

 

時間是下午四點十二分,天馬準備出發去社團活動室而走出教室的時候,一直消失不見的狩屋終於出現了,而他的身邊正如自己所猜測的一樣跟著劍城,不過兩個人之間的氣氛似乎很凝重,不曉得這段期間發生了什麼事情。

 

「那個......」想要說些什麼,可是卻不知道這種場合該講什麼話比較好。天馬猶豫了很久,最後只好靠近劍城在他耳邊小聲問話,「所以說,怎麼回事啊?狩屋看起來好可怕。」讓人感到難以接近。

 

「這件事晚點再跟你說,現在狩屋交給你了。」

 

以適當的力道拍了下對方的肩膀,劍城這麼回應之後便迅速的離開了現場,留下了站在原地一動也不動的狩屋,還有一臉錯愕的天馬,似乎還正處在狀況外的階段。

 

「咦咦咦咦咦咦?」終於回過神之後他發出了一連串的疑問詞,完全是處於被迫接棒的狀態,天馬急著轉過身想要把劍城抓回來問個清楚,可是回過頭的時候對方的身影已經消失在樓梯盡頭,走廊上只有少數幾個準備回家的學生。

 

即使氣氛依舊低迷,但是當然不可能把狩屋一個人丟在這裡的天馬在深吸一口氣之後再度面向他,儘管對方臉上的表情跟剛才看到的還是一樣恐怖,一點改變也沒有。

 

他覺得自己總該開口說些什麼的,不然這樣的僵局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夠化解。雖然心裡這麼擔心著,不過意料之外的,狩屋在他想到適合說出的話之前先開口了。

 

「......喂。」

 

比平時的聲線還要在更低一些,狩屋這麼叫著天馬。

 

「怎、怎麼了?」面對這樣的狩屋,天馬突然變得很緊張。

 

「今天可以,到你家去嗎?」稍微停頓了一會兒之後他這麼說道,狩屋伸出手抓著天馬胸前的衣服,可是並沒有抬起頭看向對方。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天馬總覺得狩屋似乎正在顫抖。

 

「可以是可以,不過......」原本想要接下去說出口的話在瞬間止住了,天馬想了想,最後決定這麼改口,「狩屋想來的話就一起走吧,我會叫秋姐烤好吃的餅乾的!」

 

「恩,謝謝。」

 

狩屋勉強勾起了嘴角,可是那樣的笑容卻比哭還難看。

 

「如果不想笑的話還是不要勉強自己比較好呢。」天馬擔憂的說道,然後握住了對方抓緊自己上衣的那雙手,簡直冰冷的不可思議,像是冰塊一樣。

 

狩屋沒有再說話。

 

「......那麼,我們走吧。」

 

x

 

「我遇到了那傢伙。」

 

回到了枯木莊,並且和秋姐打過招呼走進房間坐下來之後,天馬正準備開口,狩屋卻在那之前冷不防的突然從嘴裡冒出這句話。

 

天馬愣了一會兒,一下子沒有反應過來,「那傢伙?」

 

「謠言裡的那個,和霧野前輩交往,傳說中很厲害的學妹。」

 

閉起了眼睛而後又睜開,狩屋注視著對方,燦金的雙瞳似乎閃爍著些許光芒,那雙眼瞳參雜了各種不同複雜的情緒。

 

「那個人很明白的跟我說了,說著霧野前輩討厭我,所以希望我捨棄對前輩的情感,而且她才是正牌的女朋友,這樣的。」他輕輕的摸著搖著尾巴走過來的佐助,不過視線沒有從天馬身上離開。

 

不知道為什麼,明明是在講著自己的事情,可是狩屋卻看起來十分平靜。不久前臉上那個很可怕的表情已經消失不見了,不曉得是刻意隱藏還是真的不想去理會,不過屬於前者的機率高達百分之九十。

 

「怎麼會......像這樣的,太過分了!」天馬皺起了眉頭,他握緊了放在膝上的拳頭,無法理解對方為什麼可以說出這種話,「怎麼可以讓她繼續任性下去,狩屋你不是比誰都還要喜歡霧野前輩嗎?」

 

即使他們分手了,即使現在見面的次數少得不得了,但是天馬可以深刻的感覺到狩屋直到現在都還喜歡著霧野的那份心情。

 

那是非常非常強烈的情感,不管是誰也無法斬斷他對他的愛慕。

 

天馬是知道的,因為自己同樣也有非常非常喜歡的人,所以可以瞭解那種心情。想要永遠待在那個人的身邊,或著希望對方能夠感到快樂,像是這樣的想法,就算沒有表現出來,他也可以隱約得知。

 

「所以說,狩屋,不可以輸!」他這麼說道,情緒突然變得很激動,不過這樣的激動卻被狩屋凜冽的視線給澆熄。

 

天馬不禁打了個冷顫。

 

「好奇怪啊,天馬為什麼要這麼說呢?」唇角勾起了令人退卻的笑容,狩屋輕輕的偏著頭笑著,「雖然很生氣,不過就跟她說的一樣,我跟霧野前輩已經分手了,我們已經不可能了。」

 

「但是,狩屋你喜歡著霧野前輩啊!這種情感怎麼能說放棄就放棄,這樣實在是太奇怪了!為什麼一定要忘記這份心情呢?」

 

終於無法繼續忍住想要大吼的衝動,天馬從地上站了起來,將雙手握拳並且放在胸前,聲音和平時比起來放大了不少。

 

他已經沒有辦法放任這件事情不管了,因為這實在是太沒有道理。

 

「我原本也是這麼想的,但是現在的情況已經和之前不一樣了。」狩屋搧了搧眼睫,然後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倒向後方的床舖,他將雙手張開攤在床上,身體陷入了柔軟的被褥之中,「已經受不了了,原本以為繼續喜歡著霧野前輩,說不定哪一天他會再一次回過頭看我,但是我想他應該覺得這樣的我很煩吧,所以算了吧,這樣的感情,放棄也罷。」

 

「狩屋!」

 

「天馬君還是不懂嗎?」

 

他翻了個身轉向天馬,那張精緻漂亮的臉上一點表情也沒有,周遭散發著讓人不敢靠近的氣息。現在的狩屋就像是斷了線的木偶一樣,仿佛失去了靈魂,剩下來的只有空殻。

 

「繼續喜歡著霧野前輩,實在太過痛苦了。」

 

「我後悔了。」

 

天馬沒有辦法阻止他繼續講下去,然後狩屋最後這麼說了。

 

「也許打從一開始我根本就不該愛上前輩。」

 

 

 

TBC.

 

 

 

 

 

 

 

 

 

。有點長的後記。

 

相隔一個月的第二篇章。

恩,總而言之,正如大家所見,又爆字了←

有太多想寫的劇情,導致現在的完成度還不到全劇的四分之一b

原本在打本篇的時候有很多想講的話的,結果現在全部忘光了(喂

說一下,其實金髮學妹是個重要角色,雖然她很討厭

霧野和狩屋對話的劇情真的很少,想要看兩人互動的各位不好意思|||

現在的進度還是停在國中篇,不知道下一章節能不能進展到高中篇

說實在我很懷疑(x

按照這樣龐大的劇情設定走向,總覺得在三篇之內大概是完成不了的(抹臉

兩篇合起來的字數是12xxx,總覺得再繼續暴字超出三萬字的機率是很大的

根本是已經可以出本了吧!(來自某同學的吐槽

不曉得,由於有自創角外加又是悲文走向而且使用超多老梗等諸多原因,感覺不太適合(看窗外(?

話雖如此我自己還蠻喜歡這樣的題材,而且私心方面是一堆我喜歡的設定(你

如果說以後真的想整理成本子的話,大概只會少量印刷吧,不過這還是未知數

那麼只是想要稍微提一下這件事情而已。

看完這麼長的後記真是辛苦了,發現居然有四百多個字(捂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