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邊不會再更新囉 ><
新家地址►http://natsuna1008.pixnet.net/blog
  • 97951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GO】櫻殘戀。ALL天《試閱》

片段截取。



其一、

 

「等一下。」天馬抓住他衣服的其中一角,雖然沒有直接接觸,可是還是可以感覺到那隻手在發抖,「神童前輩,告訴我……為什麼要做這種事……?」

第一次提出這個問題,對方沒有回答他,而是向他說了抱歉。

現在這是第二次。

天馬緊張地等待,仍舊抓著衣角沒有鬆開的那雙手牽制了對方的行動,在聽到對方開口向自己說明以前,他不會放手。

神童沒有任何動作,他只是靜靜地站在原地。

「一定是有什麼原因的對吧,因為大家都是很好的人,是我最好的朋友和最尊敬的前輩們,所以、所以……」

面對無動於衷的神童,天馬只好決定自己先開口先說些什麼,只是說出口的句子很雜亂,沒有經過任何的整理,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說了多少,直到喉嚨感覺到了乾渴之後,他才停了下來。

「……為什麼?明明對你做了這樣過分的事情,卻還是如此相信著。」靜靜的聽完對方那一連串的話語,神童終於回過身,他不自覺地握緊了拳頭,褐色的眼瞳裡有著無止盡的悲傷,「你把我們想得太過溫柔了,天馬。」

「大家就是這麼溫柔的人不是嗎,至少對我來說我是這麼認為。」

好不容易止住了顫抖,天馬深吸了一口氣,然後抬頭對上了那雙瞳眸。

像是笨蛋一樣的想法,完全摸不清那個腦子裡頭到底在想些什麼,簡直就像是在替他們尋找藉口。

明明應該感到憎恨感到憤怒,但是神童卻無法從天馬身上感受到這些情緒,並不是說完全沒有,只是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強烈,甚至稀少的讓人錯愕。

他相信他們不是壞人,所以對他們抱持著信任。

那麼被如此信任的他們該如何回報這份感情?

神童不知道接下來該如何是好,然後他瞇起了眼。

 「天馬想聽的理由,我想應該是不存在的。」

「你只會更加的討厭我們,想盡辦法從我們的身邊逃離,對我們的信任終將毀滅,最後視我們為敵人。」

天馬沈默了,不過那雙灰藍的雙瞳仍舊持續望著對方。

 

 

 

其二、

 

「太陽是因為喜歡我才那麼做的嗎?」

無法理解為什麼要這麼詢問,這樣的問題似乎沒有任何的意義,但是太陽卻很認真的向自己回答了。那張平時總是充滿朝氣的笑臉覆蓋上了一層認真,有著更多的是悲傷以及哀愁,那種不協調感似乎變得更加明顯。

天馬怔住了,他默默聽著對方不斷的對自己重複著喜歡,之後嘴角抽動了幾下,四周彷彿陷入了沈重的氣氛。

「神童前輩也是這麼說的。」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牽動著嘴角吐出這句話,太陽感覺到自己的袖口被抓住了,那雙手不小心碰到了自己的皮膚,手掌的溫度意外的冰冷,沒有了往常的溫暖。

「但是,對不起……太陽的心意,還有的大家的,我都沒辦法接受……」

天馬用力的扯著對方的衣服,大概是在無意識的情況下出力的。他感覺視線逐漸變得模糊,眼眶不由自主的積蓄起了眼淚,然後淚水順著臉頰滴落在被單上方,像個年幼的孩子一樣不知所措的哭了出來。

面對這樣的情況什麼也不能做的太陽伸出手抹去天馬眼角的淚珠,一邊說著「別哭了」,一邊握著其中一隻冰冷的好比冰塊一樣的手。

「天馬君,又是為了什麼而道歉呢?明明就不是你的錯啊。」

他收緊了手中的力道,其實自己也是很想哭的,只是早已習慣忍耐的他將這樣的情緒壓進了心中,像是裝作沒有這件事一樣,然後讓時間的流逝帶走那些疼痛。

他們陷入這樣的命運,不是任何人的錯,他們沒有辦法怪罪於誰,只能責怪自己沒有足夠改變的力量。

小的時候一直認為自己所感染的只是普通的疾病,長大之後才認清想要治癒這種症狀非常的困難,甚至奪走了自己可以自由自在踢足球的權力。他也和普通的孩子一樣想要和童年的朋友一起玩耍,記憶卻永遠只有獨自待在醫院的畫面。

沒辦法改變那個神早已確定的命運,所以他只好接受,即使感到痛苦也還是忍了下來;現在有了心儀的對象,但是對方卻已經有了其他喜歡的人,還沒有告白之前就已經知道自己失戀了 ,在嘗試之前那份微小的心願就被剝奪而去。

厭惡著這樣沒用的自己,可是就算如此也不會有任何變化。

天馬不會因為這樣就喜歡上自己, 然後理所當然的和自己交往。無法獲予那樣想像中的幸福,三番兩次的期望落空,他覺得這個世界真的很殘酷。

 

 

 

其三、

 

「……不懂。」

天馬似乎低著頭說著什麼,不過聲音實在是太過小聲而無法清楚聽見。

「我不懂啊,南澤前輩。」他將音量提高了不少,然後激動站起身來,那雙瞳眸充滿著困惑,眼眶明顯的泛著淚光,「為什麼大家都要喜歡上我?如果覺得痛苦的話就不要喜歡上我、不要對我露出那種表情啊!」

已經快要受不了了,他沒辦法承受大家對他所謂愛戀的喜歡,那實在是太過沈重,沈重地讓他幾乎喘不過氣。為什麼對象偏偏會是自己,他無法理解為什麼會是這樣的發展,明明繼續這樣下去大家都不會得到幸福。

南澤直視著對方哭喪的臉,眼睛微瞇了起來,「一旦喜歡上就很難放手了,天馬。」嘴裡說著只要是身為人類都應該能夠理解的話語,不管是對人亦或是其他事物,這句話都是適用的。

就像他們喜歡足球的那份心意是難以捨去的一樣。

「這點你應該很瞭解的吧。」

「不要……我不想聽到你們這麼說啊……!」

天馬壓著腦袋兩側跪了下來,情緒混亂的難以控制,像是發了瘋一般不斷的吶喊著同一句話。

漸漸地他累了,機器人一般公式化的言語跟著一同停止。失去色彩的雙瞳望向遠處,不知道是在看著什麼,卻又好像只是在發呆一樣。

「如果說,這個世界上有好幾個我,大家是不是就會得到幸福呢……」

與先前相比之下語氣放柔了不少,天馬突然開口這麼說道,或許是在自言自語,也或許是在和南澤說話,不曉得是哪一個。

南澤盯著他看好一會兒,接著走到了他的面前。

「不會的,天馬。」他搖了搖頭,伸出手輕撫著對方沾滿淚水的臉頰,「你是唯一,世界上再也不會第二個與你一模一樣的人,即便存在長相相似的人,那也不會是大家喜歡的天馬。」

天馬沈默了,仿佛斷線的木偶,沒有任何動作,雙眼像是失去了焦距一般的無神。





試閱結束
如有任何問題歡迎提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