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邊不會再更新囉 ><
新家地址►http://natsuna1008.pixnet.net/blog
  • 98729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GO】不一樣的你

「下雨了?」

 

從便利商店走了出來,背後傳來店員親切說著“謝謝光臨”的同時感覺到有什麼冰冷滴上了臉頰,天馬抬起頭看向那片一望無際的夜空,墨黑的色彩似乎參雜了些許混濁的顏色,然後幾滴水陸續的從空中落到了身上,一開始只是毛毛細雨,接下來雨勢卻逐漸的變大。

 

天馬小聲的喊了聲糟糕,不一會兒便開始拔腿奔跑了起來。為了避免自己淋溼他將雙手放在頭頂上方充當臨時遮蔽物,明明知道這麼做一點用處也沒有,不過似乎已經習慣了在這個情況下作出這樣的動作。

 

目標是左前方大約三公尺處的騎樓底下。天馬暗自這麼想著,然後他稍微加快了腳步來到了目的地,右腳踏進走廊的瞬間雨水像是瀑布一般沖了下來,他趕緊跳了進來,也許再晚一步就要成為所謂的落湯雞。

 

看著眼前可怕的雨勢,天馬抓了抓自己有些微濕的頭髮,煩惱著接下來該如何是好。剛才在便利商店購買的足球雜誌包著塑膠袋藏進了衣服裡面才避免溼透的危機,但是依照現在的狀況判斷,在沒有雨傘的情況下,要完整地保護雜誌回到家裡是非常困難的。

 

「唔......這裡距離家裡有點遠啊。」

 

無論是選擇就這麼衝刺回家,還是站在這裡直到雨勢變小為止都令人感到困擾,這場雨到底什麼時候纔會停止完全是個未知數,他並不想呆呆的站在這裡等待,感覺有點愚蠢。

 

天馬沒有將手機帶在身上,在出門前他記得他把手機放在床邊的桌子上,因為原本只是出來買個東西的,只是沒想到遇到了不得不需要手機的狀況。還沒有養成隨時將帶著手機的習慣,也許之後應該要好好記得。

 

「好想叫秋姊來接我,居然被大雨困在這裡,我真是笨蛋啊。」

 

忍不住嘆了口氣,天馬閉起了眼睛而後又睜開,他將雜誌好好的用衣服和塑膠袋保護著,正當他準備冒著成為落湯雞並且或許有可能感冒的決心向前衝刺的時候,熟悉的人影突然朝自己走了過來。

 

天馬眨了眨眼,然後抬起了頭。

 

「......劍城?」

 

「你在這裡做什麼。」

 

對方穿著一如往常的便裝,臉上仍然是那副一百零一號表情。天馬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他對於對方幾乎是一無所知,只有在開學那天說了不少大膽的話,其餘時間他們完全沒有任何對話。

 

「呃,那個,雨傘......忘記帶了。」天馬第一次覺得和人說話是那麼的困難,明明只是簡單的一句回答。

 

劍城給人的第一印象並不是非常的好,除了破壞了學校的足球社之外,還說了和足球有關的壞話。其實光是暴露自己是種子的身份就已經帶來了很差的負面印象,因為他們是為著不公平的第五部門所做事,其餘的還有很多,像是個性和與別人說話的口氣什麼的,唯一的優點或許只有對方在足球方面擁有著非常高等的技巧。

 

他們互相看著彼此,過了不久劍城毫不留情地這麼說道,「沒見過像你這麼愚蠢的人。」他頓了頓,無視於天馬的一臉錯愕,「開學當天的比試也是,如果不放水的話,難道你當真可以贏我?」

 

天馬沒有說話,灰藍的雙瞳夾雜著複雜的情緒。

 

「......算了,不跟你多說了。」

 

話題終止,天馬總算是鬆了口氣,他伸出手撫著胸口,原本以為劍城就要這麼離去了,沒想到他卻沒有轉身離開的意思,反而皺著眉頭看著自己,而且兩個人之間的距離貌似更接近了些。

 

「你不過來嗎?」

 

「咦?」

 

「咦什麼咦,我是問你到底要不要跟我走!」劍城將雨傘往前挪了些,「不然你就自己慢慢等到雨停為止吧。」

 

天馬愣了愣,他大概從來也沒有想過對方會對自己這麼說,這完全是出乎預料的發展,令人感到相當的不可思議。

 

「啊、那個,謝謝。」

 

幾秒鐘之後他才回過神來,趕緊說了聲謝謝便一同擠到了傘下。雨傘並沒有想像中那麼大,兩個人一起共撐或許已經是極限,天馬瞥了一眼身旁的劍城,最初的時候就覺得對方的身高其實很高,以一般國中生來說,尤其不久前對方還只是個小學生。

 

不說話的時候感覺讓人難以接近,說話的時候卻又讓人覺得令人不快,不過此刻的情況卻又和之前不太一樣,有種哪裡並不怎麼相同的感覺,只是天馬說不上來。

 

他們就這麼持續向前行走,兩人之間幾乎沒有任何對話。天馬抓了抓自己的衣領,不知道是天氣太過悶熱的關係還是過於緊張的原因,幾滴汗水從額際順著臉頰滑落,然後心臟快速的跳動不停。

 

「啊,那邊右轉。」

 

僅僅偶爾在十字交叉路口指點一下對方自己家的正確位置,劍城隨意以單音回應之後便繼續保持沈默。

 

氣氛實在太過壓抑了,天馬沒辦法習慣這種場合。他左顧右盼了一會兒,四周的雨量依舊龐大,腦子快速的轉動著試圖尋找一些能夠減緩這種尷尬氣氛的話題,但是不管什麼樣的問題都似乎顯得有些愚蠢或是無聊。

 

「喂,松風。」

 

天馬過了幾秒鐘的時間才意識到對方在叫自己,他轉過頭面對劍城的方向,神色表現得有些呆滯。

 

「你站太遠了,會被淋濕。」劍城頓了頓,他看了一眼無動於衷的天馬,忍不住皺起了眉頭,「我說靠過來一點。」

 

「啊、啊啊,恩。」

 

天馬急忙的回應,他向左邊稍微跨了一小步,於是兩人之間的距離又更加拉近了一些,肩膀幾乎要靠在了一起。

 

耳邊依舊只有雨水打在地面所發出的聲響。

 

回到枯木莊差不多是在經過了大概十分鐘之後,天馬站在遮雨棚底下向劍城道了聲謝謝,他將雙手放在身體兩側禮貌性的九十度鞠躬,或許是因為有些緊張的關係,說話還是有點結巴。

 

「那個,總而言之,謝謝你。」

 

「啊。」

 

不管是什麼時候他們的對話都是如此稀少,劍城也是依舊冷淡。

 

天馬看著劍城離去的背影,他忽然覺得其實對方並沒有想像中那麼令人討厭,除了對足球產生了嚴重的偏見以及憎恨之外,對方本身也許並不是個壞人。

 

而且還有那麼一點溫柔。

 

心裡那種感覺直到現在還是無法理解,天馬輕輕觸碰著他左胸口的位置,有種暖洋洋的、無法用言語形容的心情。

 

或許他對劍城的好感度稍微上升了一些吧。

 

儘管明天又將會變回足球場上的敵人那種關係,不過至少,他看到了與那樣的劍城不一樣的一面。

 

溫柔的劍城,還有討人厭的劍城。

 

如果說有一天,對方能夠變為像剛才那樣溫柔的人的話就好了。天馬如此誠心祈禱著。





完全是不久前回家途中遇上下雨突然蹦出來的靈感XDD
稍微想像了一下天馬對種子劍城的想法,然後用了簡單故事陳述♪( ´▽`)
順便加上自己的妄想劇情(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