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邊不會再更新囉 ><
新家地址►http://natsuna1008.pixnet.net/blog
  • 97951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狩葵】他與她的故事

狩屋忍不住嘖了一聲,他用力的咬下了一口三明治,美乃滋的甜味在嘴裡擴散開來,這項消息的傳播加上炎熱的夏日讓他的心情以加速度直線墜落。

 

這沒什麼,葵本來就是一個可愛的女孩子,既開朗又活潑,會被人家告白也是有可能的,這些他都知道,只是現在的心情只能以一個字形容。

 

「狩屋,你的表情好可怕啊......」

 

一旁的天馬露出了苦笑,初次見到好友散發著讓人難以接近的黑氣,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的他只好這麼說道。

 

「那種事怎麼樣都無所謂吧。」

 

「呀,怎麼想應該都有所謂吧?大家都不敢靠近你了喔。」

 

教室裡面的人並不算少數,不過距離他們方圓幾公尺之內的空間都無人接近,室內呈現著人群相當不平均的分佈現象。

 

狩屋並不太在這種事情,比起那些他希望班上的冷氣趕緊修好免得到時候鬧出了人命,才一個早上過去已經有不少人因為中暑而被送往保健室,想必那邊的床鋪也不夠用了。

 

「對了天馬君。」喝著果汁牛奶的狩屋像是想到了什麼而抬起了頭,他習慣性的咬著吸管,琥珀色的雙瞳望進了對方灰藍的眼眸,「我原本以為你喜歡的人會是空野同學呢,在你和劍城君交往之前。」

 

「才不是那樣子呢,為什麼狩屋會那麼想啊?」對於那樣的想法感到無法理解,天馬忍不住笑了出來,「對我來說,葵只不過是青梅竹馬喔,我想葵一定也是那麼想的吧。」

 

「你還真確定啊。」

 

「因為是青梅竹馬啊。」

 

這麼理所當然回應的天馬繼續吃著他的巧克力麵包。

 

如果可以的話,能夠和天馬君交換身份就好了。

 

因為是青梅竹馬,所以會知道對方很多事情,就像霧野前輩和神童前輩一樣,可以很自然的待在對方身邊,即使那樣子也沒什麼好奇怪的。比起同班同學這樣的身份,青梅竹馬之類的關係還比較緊密一些。

 

他突然有點忌妒天馬,但是就算如此也無濟於事。

 

不一會果汁牛奶已經喝完了,狩屋將鋁箔包壓扁然後扔進了角落的回收箱。

 

x

 

大概是在放學鐘聲敲響過後的十五分鐘以內在頂樓遇見了對方,因為馬上就是社團練習的時間,所以看見對方的同時不自覺的發出了困惑的單音詞。

 

「......為什麼妳會在這裡?」繼續在這裡僵直發愣也不是辦法,於是狩屋首先開口詢問,手指搔了搔自己的臉頰。

 

「這句話是我要的問的吧。」毫不留情的將問題丟回去的葵這麼說道,她走到了狩屋的身旁,雙手抓住了用來防止同學意外墜落的綠色鐵網,臉上掛著淺淺的笑容,「我是來等御巫同學的。」

 

「那個和妳告白的人?」因為算是個少見的姓氏加上前一陣子才聽過導致記憶猶新,狩屋馬上就聯想到了那個人。他偏過頭看著對方,不過葵則是繼續望向前方的都市景色。

 

「原來你知道啊,那麼就不用再解釋了。」

 

微風吹著她柔軟的短髮,湖水綠一般的色彩在陽光底下看起來閃閃發光。

 

「所以,妳要告訴他回覆了嗎?」

 

「就是這樣。」

 

反正本來遲早就是要面對的,第一個知道結果的他說不定算是幸運的吧,狩屋這麼告訴自己,就算是藉口也好欺騙一下自己也是無妨,因為再怎麼說一定也會答應的,那麼優秀的條件怎麼可能會放棄——

 

「我要拒絕喔。」葵清澈的聲音傳入的耳裡。

 

「......啊?」

 

「我說,我要拒絕御巫同學。」

 

狩屋錯愕的看著對方,那張臉上掛著和平時一樣非常可愛的笑容。

 

「為什麼啊?」明明應該要趕到開心的卻這麼問了對方,心裡充滿著不解。

 

「什麼為什麼,因為我對御巫同學並沒有任何感覺啊。」說著這樣理所當然的話語的葵刻意湊到了狩屋面前,長長的睫毛搧了搧,「我喜歡的人是狩屋喔。」

 

然後時間仿佛暫停了一般。

 

「幹嘛露出那麼驚訝的表情。」

 

葵輕笑出聲,伸出手指戳輕輕著對方的鼻子。

 

「笨—蛋—」

 

一切都如同夢境一樣不可思議,卻又如此真實。

 

狩屋拉了拉自己的臉頰,痛覺透過神經系統傳遞到了腦中。

 

「不是做夢吧?」他向她再一次的確認,而她則羞澀的點了點頭,臉頰染上了水蜜桃淡淡的粉紅色。

 

「我喜歡你喔,正樹。」

 

 

 

 

 

其實還蠻喜歡狩葵的,該怎麼說才好呢,甜甜又蠢蠢(?)的戀愛很適合他們

只是想要試試看感覺所以並沒有把劇情拉的很長

某天晴朗過頭的日子突然想到了這樣的梗,於是就決定來寫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