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邊不會再更新囉 ><
新家地址►http://natsuna1008.pixnet.net/blog
  • 97951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蘭狩】篇章03.虛愛

 「霧野前輩。」

 

放學鐘聲敲響,金髮女孩準時的站在三年級教室門口,兩手拉住了湊巧走出教室的霧野。伸出來的手今天也是帶著閃閃發亮的首飾,指甲一如往常的擦上了亮麗的色彩以及貼滿了繽紛的水鑽。

 

「怎麼了?我現在有點忙,要去導師辦公室交升學報告資料。」霧野偏過頭這麼說著,沒想到手臂反而被抱的更緊,可以清楚地感受到對方胸前的柔軟。

 

「不要這麼說嘛,我可是很想見前輩呢。」嘴角勾勒出了笑容,她掂起腳尖湊到了霧野的面前,「等前輩忙完了可以陪我一下嗎?一個人很寂寞的,爸爸又要工作到半夜,很討厭啊。」

 

「抱歉,最近事情有點多,沒空陪你了。」

 

甩開了抱住自己的那雙手,霧野匆匆的離開了。金髮女孩站在原地,她並沒有追上去的打算,不過原本甜美的笑容卻在瞬間變了臉,看起來相當可怕。

 

「真拿前輩沒辦法啊,算了,沒關係。」將有些過長的頭髮撥到耳後,垂掛在耳朵上的耳環發出了清脆的叮鈴聲響,她冷哼了一聲,然後調頭離去。

 

x

 

「報告監督,天馬和狩屋因為身體不適所以今天的練習請假。」

 

換好衣服來到了第二操場,劍城面無表情的對正在和鬼道討論隊上陣型變化的圓堂如此說道。

 

「他們兩個嗎?真難得,居然會身體不舒服。」圓堂有些驚訝的睜大了眼睛,他似乎認為他們永遠不會生病似的,對於這樣的消息感到不可思議。

 

「不會是很嚴重的感冒吧?最近的流感傳染力很可怕的。」一旁的春奈因為擔心而前來詢問,身為經理人的葵聽到這個消息也忍不住皺起了眉頭。

 

劍城閉上眼睛搖了搖頭,「沒有什麼問題,我想他們明天就可以歸隊練習了。」那雙金色的瞳眸望著鬼道,眼裡充滿著堅定,「請監督准假。」

 

「啊,沒關係的。」鬼道朝劍城點了頭,並不怎麼在意的樣子。

 

「這怎麼行啊,哥!應該要多關心他們才行!要是出了什麼事該怎麼辦啊!」將雙手握拳放在胸前的春奈看起來似乎很緊張的樣子,鬼道拍了拍她的肩膀,要她別太操心,現在應該要專注於雷門的下一場的比賽,而不是一味的去在意那些不在現場的人。

 

「他們也不是小孩子了,自己的身體自己會管好。」

 

丟下了這句話,鬼道又和圓堂回歸陣型的討論上,春奈嘟起了嘴巴有些生氣的走回了自己的位置。

 

x

 

房間裡面的氣氛很沈重,空氣的流動仿佛暫停了一般。明明是有點炎熱的日子,可是從額際滑落的卻是冷汗,窗外傳來了各種蟲鳴鳥叫,不知為何突然覺得眼前的事物有些令人暈眩。

 

天馬幾乎啞口無言,對於狩屋所說的話。

 

「等等!不可以這樣說啊!」天馬抓住了對方的肩膀,灰藍的雙瞳混合著各種複雜的情緒,「狩屋自己應該很清楚有多麼的喜歡霧野前輩吧?怎麼可以就這樣輕易的說出這種話呢!」

 

「為什麼不行呢,天馬君?這可是真心話喔。」

 

狩屋無聊的玩起他的頭髮,並不認為自己剛才說的話有什麼不對。

 

「真的很痛很痛啊,繼續單戀著一個不喜歡我的人。」

 

「我已經受不了了,就這樣把過去所有的一切都忘記我還比較輕鬆喔。」

 

「天馬君也不想看到我痛苦的樣子吧,既然如此這樣不是最好的選擇嗎?」

 

不管從什麼樣的角度來考慮,除了切斷霧野與自己的感情之外大概沒有其他更好的選項了。交到了女朋友的霧野前輩可以得到幸福,自己也不需要再為對方的事情而傷心難過。

 

說實在,他不明白為什麼天馬要反對。

 

「這樣子我可開心不起來!霧野前輩如果不和狩屋在一起的話,我不要!」閉起了眼睛而後又睜開的天馬搖著頭這麼說道,不知何時眼角流下了淚水。

 

為什麼要哭泣?天馬君總是做著讓自己無法了解的事情。

 

當初和霧野前輩分手的時候也是一臉快要哭出來的表情。

 

所以說又不是他跟劍城分手啊。

 

「狩屋大笨蛋啊!」

 

明明沒有做錯什麼卻被罵了笨蛋,狩屋對於這點同樣也是不能理解。

 

身體被天馬緊緊的抱住,耳邊傳來天馬啜泣的聲音,不過自己卻一點也不想哭,只是直直望著潔白的天花板發呆而已。

 

x

 

隔天早上在前往晨練的途中,身後傳來了別人叫住自己的呼喚。

 

「不好意思,狩屋前輩。」

 

那是自己應該熟悉的聲音,不過一時之間想不起來聲音的主人。他轉過頭看像聲音傳來的方向,擁有粉紅色頭髮並起綁著雙馬尾的女孩子抓著裙襬有些緊張的看著自己,那雙眼睛是彷彿湖水一般的藍綠色。

 

他突然想起來了,那是之前和他告白的那位足球部的學妹。

 

「我想要知道前輩的回覆。」粉紅色頭髮的學妹似乎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氣才這麼說出口,那過於纖細的身軀隱約在微微顫抖著,「百忙之中打擾你了。」

 

不是很習慣別人對自己使用敬語的狩屋也莫名的緊張了起來,他不好意思的搔了搔臉頰,然後偏過了頭,「不用這麼見外啦,用普通的對話就好了。」

 

「是、是嗎,不過基本的禮貌還是要有的,而且這是我的習慣。」學妹向他鞠了個躬,臉上露出了羞澀的笑容,感覺非常的可愛。

 

儘管身為二年級生還是不太擅長應付女孩子,面對這樣的情況狩屋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簡直和一年級時的自己一樣一點長進也沒有。曾經有人對他這麼說過,但是他想不起來那個人是誰,雖然說感受到了不滿卻也是事實。

 

小小的腦袋開始混亂的轉動著,最後他只好急忙的丟出了這樣的問句,那個是不管是在現實還是漫畫裡面都會出現的經典台詞。

 

「我想知道妳喜歡我什麼地方。」

 

自己大概是露出了很認真的表情在說這句話的吧,總覺得這樣的自己似乎有點愚蠢,不過幸好對方是個體貼的女孩子,她沒有嘲笑自己,而是同樣認真的回覆了他所提出的問題。

 

「因為,狩屋前輩很溫柔啊。」

 

粉髮學妹如此說道,這樣的理由是連狩屋自己都沒有想到的。

 

他不知道自己有哪裡溫柔,如果說是外表可愛還是很會踢足球之類的他可能還可以接受,可是得到的卻不是這樣的子的答案。

 

「我一直都看著狩屋前輩,所以可以理解的,只是前輩自己沒有發現而已。」學妹露出了淺淺的笑容,眼睛微微的瞇了起來。

 

狩屋搔了搔臉頰,一時之間他不知道該說什麼。

 

他看著她,而她也看著他,他們之間忽然的陷入了沈默。

 

明明是下課時間四周卻聽不見一點聲響,或許是因為舊校舍後方是個學生不太會經過的地方,而且和操場又有些距離,狩屋想著些有的沒有的,然後喉嚨突然的感到乾渴了。

 

「我說,妳是叫神奈沒錯吧。」

 

最後他硬是擠出了這樣的一句話,聽到問句的學妹點了點頭,綁在頭上有著黑色蕾絲的黃色蝴蝶結跟著腦袋一起小幅度的晃動起來,彷彿鳳蝶一般。

 

「我們交往吧。」

 

他對她這麼說,嘴角勾起了笑容。

 

「......咦?」

 

「從今天開始妳就是我的女朋友了喔?」

 

面對狩屋的笑容,那位粉髮學妹卻忍不住的哭了出來,雖然嘴角是上揚的,不過淚水還是無法止住的落下。狩屋不知道發生這種事的時候該怎麼做,他慌張的左顧右盼,於是在一陣混亂的思考過後他伸出手輕輕的拍著對方比自己矮一些的腦袋說著"以後請多多指教了"。

 

×

 

「我交了女朋友。」

 

午餐時間,地點是在學校的頂樓。狩屋咬著從福利社買來的今日限定巧克力麵包,他看著一片雪白的找不到任何藍色色彩的天空,很突然的這麼說道。

 

坐在身旁的天馬被牛奶給嗆到了。

 

「女、女朋友?」他敲了敲自己的胸脯,咳嗽還沒有完全止住,「等等,那是什麼時候的事情啊?......不對,應該要問說對方是誰才對?」一時之間還沒有反應過來的天馬腦袋有些錯亂,他甩了甩頭,然後湊到了狩屋面前。

 

「足球部的學妹,天馬君應該也認識的,叫做神奈的女孩子。」

 

「啊......那個總是很認真練習的人,粉紅色頭髮的。」天馬抹去了沾在嘴角的牛奶,很快就想到了那個學妹,「不過,為什麼?」

 

「之前她和我告白,所以我就答應了。」狩屋簡短的回應,然後繼續咬著他的午餐,口氣好像是在講述別人的故事一樣輕鬆。

 

「我不是那個意思啦。」天馬無奈的皺起了眉頭,隨後嘆了口氣,「這樣的話霧野前輩就......」

 

「已經和那個人沒有關係了喔。」

 

狩屋眨了眨眼,無所謂的這麼說道。

 

同一時間女孩子朝氣的聲音從身後傳進了耳裡,天馬和狩屋同時轉過了身,擁有粉紅色頭髮的那位學妹抱住了狩屋。

 

「狩屋前輩果然在這裡呢!」神奈開心了笑了出來,臉上有著淡淡的赤色。

 

「神奈,午安。」狩屋打了聲招呼,伸手揉了揉對方的頭。

 

「狩屋前輩午安!還有松風前輩也是!」

 

「啊啊,午安喔,神奈。」

 

「我也可以加入你們嗎?」神奈拎著手中的便當,偏著頭微笑的她感覺非常的可愛,「不小心多做了些,希望你們可以幫我一起吃。」

 

「哇!神奈,妳自己做便當嗎?」天馬的雙瞳閃爍著光芒,向對方投射出了敬佩的眼神,「好厲害啊!」

 

「這沒什麼,因為父母都很忙,所以一直都是我替大家做便當。」她將打了蝴蝶結的包袱給解了開來,然後呈現在眼前的是根本已經超出一人份量的豪華日式三層便當。

 

「等等,妳確定這是不小心做多了嗎?」狩屋指著擁有可怕份量的便當忍不住吐槽。

 

「前輩不需要太在這個問題啦。」神奈以微妙的方式回答了狩屋,看起來好像是在逃避問題,「要是冷掉就不好吃了,你們趕快吃吧。」

 

天馬看著豪華料理差點流下了口水,「我也可以吃嗎?」

 

「當然可以囉,松風前輩。」

 

開心的歡呼著的天馬用筷子夾起了其中一塊炸雞放進了嘴裡,然後露出了非常幸福的笑容,背後疑似開著粉紅色花朵。

 

「真的很好吃耶,神奈!」狩屋在吞下三色飯糰之後這麼說道,臉上明顯地露出了愉悅的臉色,「明明只是國中生卻可以做到這種程度,已經可以算是世界一流的大廚了吧!」

 

跪坐在兩人中間的神奈不好意思的搔了搔臉頰,「謝謝狩屋前輩的讚美,如果不嫌棄的話下次也會連你們的那一份一起做的。」

 

「這樣的話以後就一起吃午餐了。」

 

「那麼就這樣約定好了唷。」他們勾了勾小指頭,「對了,我聽說男生都會喜歡女朋友幫他做便當,狩屋前輩也是嗎?」

 

「咦?唔恩,算吧。」

 

含著筷子的狩屋稍微思索了一下便這麼回應。

 

「這樣的話,霧野前輩也是吧。」

 

「咦?」

 

「沒事喔,趕快吃吧,狩屋前輩。」

 

不太能明白為什麼突然提到了霧野,不過狩屋並沒有刻意去思考這個問題。他夾起了製作精緻的煎蛋,然後一口塞進了嘴裡。

 

x

 

某一天的午餐時間,金髮學妹準時的來到了班上,手中拿著兩人份的便當。

 

今天的髮型是綁著粉紅色蝴蝶結的側馬尾。

 

「霧野前輩,我們一起吃午餐吧!」她站在門口這麼說道,嘴角勾起了非常可愛的笑容,眼中透露出了一絲期待。

 

「妳做了便當?」霧野指著對方用不同顏色的布巾包起來的便當這麼詢問。

 

「因為想和前輩一起吃午餐喔。」

 

四周開始吵雜了起來,她輕輕的偏過頭,給予了這樣的回答。

 

走在三年級的走廊上,目的地是學妹所提議的頂樓,說是在那裡吃飯的話會感到很開心的,因為這樣的理由而受到了極大的推薦。不過在抵達那邊之前,迎面而來的卻是那位綠髮學弟,身旁跟著似乎是足球部的學妹,兩個人並排牽著手走在一起,笑容充斥在臉上。

 

霧野差點叫出了對方的名字,不過被站在身後的學妹給阻止了。如果是以前的話那個人無論發生什麼事總是會向自已打招呼的,但是現在這樣的情況,比起沒有注意到更像是無視一樣,狩屋直接從他的身旁走了過去,眼中完全沒有自己的存在。

 

無法將狩屋攔下,無法阻止狩屋前進,那一瞬間身體像是停止了一般。霧野咬緊了牙齒,天空一般漂亮的藍色雙瞳透露出了非常哀傷的神情。

 

「呐,我說,這不就是霧野前輩所希望的結果嗎?」

 

金髮學妹輕輕的拉了拉他的衣角,嘴角勾起了笑容。

 

然後霧野陷入了沈默。

 

「好了啦,我們快去頂樓吃午餐吧。」再一次打斷了霧野的思緒,金髮學妹抱著對方的手臂往和狩屋反方向的地方離開了樓層。

 

x

 

雷門中學文化季,雖然身為三年級生,不過既然是學校的例行活動全體學生還是會一同參與的。

 

前一次班會已經決定班上以布娃娃喫茶店作為這次的主題,完全是女孩子的提議大獲全勝,不過他也想不出什麼其他特別有趣的活動,所以對此也沒有什麼意見。

 

教室的桌椅全被推至前後兩側,那是為了製作大型壁報和用具以及放在班級店面的立牌而特別空出來的位置。現在已經過了放學的時間,班上大部分的人都已經回去了,做到一半的工具和材料隨意的放在的地面,空曠的空間裡面只剩下兩個人的身影。

 

「霧野前輩,來接吻吧。」

 

夕陽斜射進了教室裡面,室內充滿著暖色系的色彩。

 

金髮學妹將霧野壓倒並且坐在了他的腹部上方,她傾身湊到了他的面前,垂落的燦金髮絲散落在對方的臉龐。

 

「呐。」擦著橙色閃亮唇蜜的雙唇勾起了笑容,散發著淡淡的檸檬香氣,「現在前輩是我的男朋友喔,所以接吻擁抱什麼的都可以隨意做吧。」她將手指輕輕的壓在對方唇上然後緩緩的往下移動,動作熟悉的替對方從第一顆鈕扣開始解開,纖細的手指觸碰到了那片白皙的皮膚,熾熱的仿佛火焰一般。

 

「我應該說過了,找妳當女朋友只是假裝的。」

 

「恩,前輩的確這麼說過呢。」

 

完全無視於對方所說的,手邊的動作遲遲沒有停下,不一會兒她已經解到了第四顆扣子。

 

「喂,我不想對妳動粗,快點放開我。」

 

霧野小心注意著自己使出的力道一邊想要推開金髮學妹,但是對方的力氣卻意外的大,與纖細的外表完全不同。他差點忘記眼前的這個人是以力量著名的後衛,儘管她並沒有參加足球部,那樣的實力實在令人敬畏。

 

「所以說,不管前輩說什麼我都不會住手的。」金髮學妹做出如此宣言,堅定且毫無動搖,「打從一開始的時候我應該也說過了,對我來說,這可不只是玩玩。」

 

「──我是認真的。」

 

在夕陽照射之下,對方的臉龐染上了看起來相當微妙的色彩。

 

x

 

據說是要說明有關接下來文化季的事情,身為班長的狩屋在放學過後被級任老師叫到了導師辦公室。不知道那邊發生了什麼問題,辦公室的情形像是處於可怕的地獄修羅狀態之中,每一位老師的臉上都是相當可怕的表情,手邊的作業主要是不斷的接電話、印製大量的紙張,還有瘋狂的運送大疊的資料到其他處事。

 

站在門口徘徊一段時間的狩屋遲疑著是否要調頭離開,不過正好被眼尖的班導給注意到了,於是他在吞了一口口水之後還是走進了辦公室裡頭,儘管裡面的氣氛實在不怎麼舒暢,空氣之中夾帶著幾分僵硬和疲憊。

 

基本上說明的內容只是一些文化季的注意事項而已,或許是還沒有進入準備期間的關係,不過老師這邊倒是已經手忙腳亂了,狩屋不太能明白到底是在忙碌著什麼,但是他也沒有特別好奇所以就沒提問了。

 

他收下了幾份相關的資料,或許也沒有什麼必要再重看一遍了,因為就和剛才老師所講解的幾乎一模一樣。由於差不多也到了社團練習的時間,於是他起身向老師說了聲謝謝,不過準備離開的時候卻意外的被叫住了。

 

「不好意思,狩屋同學。可以請你幫忙把這份資料拿給三年級的霧野同學嗎?」級任老師露出了期待的眼神,感覺像是某種動物一般,不過一時之間想不起來是什麼,「老師現在實在是忙不開啊。」

 

「咦?啊,但是......」

 

「拜託你了!這是老師畢生的請求!」

 

說是畢生的請求也太過頭了一點,狩屋忍不住在心中吐槽,只是面對老師如此誠懇的請求,他實在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很突然的就這樣面臨了困難的二選一問題之中,腦袋拼命的轉啊轉的卻怎麼樣也得不出適當的回答,在經過一番掙扎以及住在心中天使與惡魔的對談過後,他還是接下了對方手中的資料。

 

「太感謝了!那麼老師現在要去忙了,明天再見了!」

 

這麼說完的老師幾乎是在瞬間就從位子上跳了起來,然後離開了辦公室。

 

狩屋突然覺得陷入這種狀態的老師們似乎都變成了超能力者。

 

他低下頭看著手中貌似是關於升學相關的個人資料,右上角貼著的照片是自己再熟悉不過的面容,髮型依舊是綁成了雙馬尾的粉紅色頭髮。

 

「......明明不想再說話的。」

 

狩屋在走出了老師辦公室之後靠在了牆邊,呼吸莫名的變得急促,有點像是快要喘不過氣來的感覺。他伸手抓住了左胸前的衣服布料,稍微深吸了幾口氣好安定自己浮躁的心情。

 

「沒事的,只是給個資料而已。」他對自己這麼說。

 

走上樓梯之後的那一層便是霧野所在的班級教室,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今天的三年級生都特別早離校,大部份教室裡面都只剩下幾位學生而已。身為二年級的狩屋不太了解三年級的行程,不過他也沒有什麼興趣知道。

 

這條走廊直走到底的那一間便是自己的目的地。

 

心臟跳動的速度好像變快了。

 

說不定霧野現在已經不在了也說不定,因為很多人都已經走了啊,這樣的話就不會見到面了,對於老師也只要說聲對方不在就可以輕鬆交代完畢了,不會因為即將碰面而感到緊張害怕,身體也不會拼命發抖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