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邊不會再更新囉 ><
新家地址►http://natsuna1008.pixnet.net/blog
  • 98204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遊戲SARUx動畫SARU】不平凡日常

 

00.從鏡子裡出現的另一個自己

 

鏡子裡面的空間是與自己所處的地方完全相反的世界。

 

初次與那個人相遇,是在能力已經消失過後的那段時間。

 

那天莫名其妙的出現在了自己面前,然後很自然的用著像是評論今日天氣真好一般的口吻向自己打了招呼,臉上掛著令人難以接近的笑容。

 

「我是サル喔,請多多指教。」

 

不管怎麼想對方的存在都很不對勁,相同的兩個人出現在了相同的時空產生了嚴重的矛盾,這樣的結果應該確實違反了時空理論,但是現在已經連催眠自己都無法做到,只能逼迫自己接受眼前發生的事物。

 

「要是被發現可就糟了呢。呐,會好好的將我藏住吧。」

 

傾身將臉湊到面前的那個人再一次勾起了嘴角,暗紫的雙瞳隱約閃爍著光芒。

 

.........................這是開玩笑的吧。



 

01.他與他的不平凡生活開端

 

早餐時間過半,SARU並沒有出現在餐廳內,照理來說他應該是不會遲到的,不過睡過頭的可能性也還是有的,所以菲雖然感到奇怪卻也沒有特別的在意。他向坐在身旁的ギリス打了聲招呼便拉開椅子坐了下來,今天的早餐是メイア拿手的豪華三明治和總匯沙拉。

 

飯桌話題從今天的天氣討論到了接下來的活動行程,然後不知道是誰又問了SARU去哪裡了,這時候菲才注意到時間已經不早了,再過不到幾分鐘指針就要指向九點。

 

所有人都互相看著對方,不過大家都只是疑惑的搖了搖頭。

 

「如果是睡過頭什麼的那也真稀奇,SARU一向都是早起的。」

 

ヨッカ吞下了一口三明治,結果因為吃的太快而不小心噎到了,他趕緊拿起了放在桌上的瓶裝牛奶然後一口氣全部喝了下去。

 

「我去樓上看看好了。」這麼說的菲放下了手中的食物便離開了餐桌,他走上了二樓,走廊直走到底面向左邊就是SARU的房間,站在門口的時候可以感覺到裡面人的氣息還有些微說話的聲音,不過他並沒有聽得很清楚,大概是因為這裡的隔音很好的關係。

 

菲稍微用力的敲了敲門。

 

「SARU?」他刻意放大聲音,以免對方沒有聽到,「你在嗎?」

 

房內似乎傳出了什麼物體碰撞的聲響,還有其他吵雜的聲音,好像裡面發生了什麼事情。過了好一段時間SARU才打開了房門,不知道為什麼看起來有些疲憊的樣子,不過嘴角還是掛著笑容。

 

「怎麼不下來一起吃早餐?」菲輕聲詢問,他稍微偏過頭往房間裡面探頭望去,那裡簡直像是發生了什麼戰爭一樣,所有的東西都隨意扔到了地上,凌亂的程度幾乎到達了某種可怕的境界。

 

「嘛,只是肚子不怎麼餓而已。」SARU搔了搔臉頰,雖然給人像是平常一樣的感覺,不過不管怎麼看都很可疑,像是在隱瞞著什麼。菲打從心底這麼認為,他可不是笨蛋,認識了對方那麼久的時間,就算只是些微不同的變化也能夠察覺到些許異樣。

 

他不知道SARU發生了什麼事,但是估計逼問對方也不會說出實話。

 

「這樣的話中餐就要記得下來吃喔,不管怎麼說沒有吃東西對身體都是不好的。」菲將雙手放在身後無聊的玩弄著手指,他並沒有將注意力放在自己所說的話上面,而是在內心不斷猜測著各種可能性。

 

「我知道了,到時候會下去的。」這麼回答的SARU不知為何看起來有些緊張的樣子,本來探出房門的頭逐漸的又縮了回去,「現在我稍微有點事情要忙,如果你們等一下要出門的話不用找我了。」

 

「耶,可是......」

 

話語被關門的聲音給硬生生的截斷了。

 

站在原地的菲愣愣的看著關起的房門,裡面再度傳來了奇怪的碰撞聲響。

 

不一會兒ヨッカ呼喚自己名字的聲音傳到了二樓,不過由於同時夾雜著メイア和ギリス的對話聲,所以沒有聽清楚接下來他說了些什麼。放棄繼續和SARU談話的菲一面喊著“我來了”趕緊走下了樓梯。

 

x

 

「如果不想被發現的話能不能拜託安分點。」

 

SARU撿起了散落在地上的衣服,沒能成功阻止內心衝動的他將衣物揉成一團往躺在床上的那個人臉上丟去,不過完全沒有攻擊性的柔軟布料當然沒有造成對方任何的殺傷力。

 

「真兇呢,原來這個世界的我性格是這樣的?」穿著與自己相同的服裝,就連名字也同為サル的他嘴角勾起了惡質的笑容,扔在身上的衣服再一次的被丟到了地上,「真是意想不到,像是小孩子一樣。」

 

「你明明也是小孩子,根本沒資格說我吧。」

 

忙於收拾散亂在地面的物品,他沒有將視線放在他的身上,繼續把雜物堆放在地上會引起很多不必要的麻煩,所以還是趕緊收拾乾淨的好。

 

如果希望一切順利的話,最大的前提就是不要有人搗亂,不過這樣渺小的願望大概是無法實現了。原因很明顯,說明什麼的就乾脆省略了。

 

「話說回來,你還真喜歡把大家的照片貼在牆上呢,應該是被菲那傢伙影響的吧?不過我沒有那麼做喔,因為感覺太小孩了嘛。」

 

無所事事的觀察著房間事物的サル,在他對於翻動地面成群的衣服堆和各種雜物感到無趣之後把目光移到了其他地方,床邊的白色牆壁上面貼著與夥伴的合照吸引了他的注意,幾乎佔滿了整面空間。

 

「所以說同樣都是小孩子不要覺得自己好像大人似的!另一個我的個性怎麼和我差那麼多啊,一定是哪裡搞錯了吧,也有可能是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不小心撞到頭了吧。」

 

「我倒是很好奇你那些想法是從哪裡冒出來的,不管再怎麼個性不同我們還是同一個人喔,所以就算你用那種眼神瞪我,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其實就是在瞪你自己罷了。」

 

從床上跳下來的サル搖了搖頭這麼說道。

 

另一個SARU表示無奈的嘆了口氣。

 

「我是不知道你怎麼來到這裡的,但是你準備在這裡待多久?」

 

轉換了話題的SARU將好不容易折好的部分衣服收進了衣櫃裡面,然後順手將一些物品丟進書桌旁專放雜物的小型箱子,不一會兒他站直身子呼了口氣稍作休息,終於清出一個空位可以看見地板了。

 

サル伸了個懶腰,看似無聊的打了個哈欠,「我也不曉得喔,就算問我也得不到答案呢。」

 

「......你總不能一直待在這個房間裡面吧?」

 

「嘛,如果借用你的身份出去也是可以的吧。」

 

不知道是在開玩笑還是認真的サル這麼說道,實在是太過惡質了。

 

「不會放你出去的,誰知道你會做出什麼事情。」SARU拉了張椅子坐了下來,同時腦袋已經浮現出要是讓對方跑出去會發生的各種慘劇,重點是所有的一切都有由這個世界的他來承擔,別開玩笑了。

 

「我知道你在想什麼喔,我才不會做那種事情呢。」

 

或許是因為同一個人的關係,不管個性再怎麼不同,自己或是令一個自己會有什麼樣的想法,這點是很容易可以猜測出來的。

 

サル走到了SARU的面前,然後將臉湊了過去,嘴角勾起了看似完美的笑容。

 

「我只對你有興趣喔,這個世界的我。」

 

——拜託快把這句話收回去吧,有夠噁心的。

 

這麼想的SARU眉頭皺了起來。

 

「所以說我知道你在想什麼喔。」

 

「......不要隨便猜測別人的想法!」

 

 

02.根本只能用混亂來形容的日常

 

「......好無聊。」

 

只有一個人的房間太過安靜,一直待在這裡實在是缺乏樂趣。サル不知道該做些什麼,如果亂碰東西的話那個人一定會生氣的,雖然那樣的確很有趣,不過先前已經玩膩了,而且看著自己發火的樣子也越來越無聊了,於是他只能躺在床上盯著天花板發呆。

 

SARU好像跑去買什麼東西,離開之前還提醒自己絕對不可以踏出房門一步,可是這樣真的不是普通的無聊,反正就算在這個家裡走動也無所謂吧,據說大家在早上的時候都因為各自的事情出門去了,所以不會有人看到自己的。

 

「剛好肚子也餓了,去冰箱翻點東西吃好了。」

 

這麼想的サル套上了衣服,他轉動著門把然後推開了門,沒想到卻和從門前經過的菲四目相交。

 

「咦?」「啊。」

 

兩個人同時發出了表示訝異的單音詞。

 

「原來你在家裡?」完全不曉得站在眼前的這個不是自己所認識的SARU,菲偏著頭這麼問道,語氣夾帶著疑惑。

 

「突然想到有事情沒做所以回來了。」

 

面無表情的サル說道,說謊的功力實在太厲害了。

 

「是嗎?這樣的話我就不吵你了。」沒有繼續追問下去的菲無所謂的聳了聳肩,之後他轉過身往自己的房間走去,不過卻被對方給攔截下來了。無法明白對方想要做什麼,菲只是不解的望了過去。

 

「等一下喔。」サル的嘴角勾起了笑容,腦袋裡面似乎正在盤算著什麼有趣的事情,「可以進來一下嗎?」

 

「什麼啊,你不是要忙嗎?」

 

「是需要你的幫忙才可以完成的事情喔。」

 

「唔恩......好吧,反正我也沒有要幹嘛。」

 

索性的走進了對方的房間裡面,菲轉過頭看著還站在原地的サル,毫無戒心的說道,「快點進來啊?」

 

「......你還真是一點都沒有變啊。」

 

因為刻意壓低了聲音,所以菲大概是聽不見的,而對方也正如自己所料的向自己詢問了剛才的自言自語。

 

「你剛剛說了什麼?」

 

「不,什麼都沒有喔。」

 

他關上了房門,順便把門給鎖上了。

 

x

 

SARU一直覺得有種不好的預感,所以在他迅速的將購買清單上面的物品全部解決之後便一路奔了回家。

 

或許將サル一個人放在家裡根本就不是一個好的決定,難保那個傢伙不會做出什麼危害自己人格的事情。這實在是太可怕了,如果不好好防範的話就完了,希望現在家裡誰也不在。

 

「如果那傢伙安安份份的在睡覺就好了。」

 

雖然心裡這麼期待著這樣的發展,不過在他衝進家門的那一瞬間,這樣的期望就如同玻璃一般碎裂了。

 

明明才剛踏進玄關,卻被突如其來跑到自己面前的人影給甩了一巴掌。

 

這就是所謂的世事難料嗎?SARU覺得被打得紅腫的臉頰真是有夠痛的。

 

「SARU是大笨蛋!變態!渾蛋!廢物!」

 

好不容易看清楚對方的面容,沒想到卻是穿著女性泳裝的菲。對方霹靂啪拉的罵了自己一長串話,完全不明白發生什麼事情SARU感到一頭霧水。

 

太無辜了,他明明什麼都沒有做,所以到底是發生什麼事情了?

 

大概是感應到了與自己相同的氣息,他稍稍抬頭看到了樓梯上方探出的一顆頭,另一個自己站在那邊,食指放在嘴唇上面朝自己比了個安靜的手勢。

 

看來罪魁禍首顯而易見了。

 

果然把那個人自己放在家裡是錯誤的決定。

 

菲還是持續的罵著自己,只差沒有動手打人了。他很想叫對方冷靜下來,不過這個舉動實在是太困難了,因為一接近菲就會有被攻擊的可能,太可怕了。

 

最後他深吸一口氣,拿著放在玄關的足球用力的朝目標物踢過去。

 

「樓上的蠢貨給我下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伴隨著怒吼,或許是沒有想到會被攻擊的サル從被擊中過後,順利的從樓梯上滾了下來。

 

不過自己還是被菲給揍了一拳。

 

x

 

「我說,你到底對菲做了什麼?」

 

趁著サル昏厥的時候把對方給綁在了椅子上,雙手環胸的SARU微瞇起了眼睛,雖然看起來好像在生氣,不過對サル來說一點也不可怕,攻擊力和殺傷力也是接近於零的狀態。

 

「因為很無聊,所以想和這個世界的菲玩一下囉。」這麼回答的サル一點反省的意味都沒有,「和我那邊的菲個性差不多呢,反應都很可愛喔。」

 

SARU有一瞬間不知道該怎麼回下一句話了。

 

「菲很適合女裝喔?難道你不這麼認為嗎?」

 

「我開始懷疑你是不是也對你那個世界的菲這麼做了......」

 

「哈哈哈,沒有這種事喔,這次只是一時心血來潮罷了。」

 

完全無法看出究竟是在說謊還是認真的回答,SARU對於這樣的自己感到非常的頭疼。

 

「下次別那麼做了!就跟你說了你所做的一切大家都會認為是我做的耶?」

 

「放心放心,我又沒有做低劣的惡作劇。」

 

「原來剛剛那個不算是低劣嗎!」

 

「恩?只是小小的玩笑喔。」

 

面對サル的笑容,SARU只覺得渾身無力。

 

——拜託快點回去你的時空好嗎!

 

在內心吶喊的SARU露出了近乎絕望的表情。

 

 

03.這樣的體驗死都不要有第二次

 

早上醒來的時候,腰部感到某種被什麼東西緊緊纏住的感覺。

 

SARU奮力的伸手關掉了鬧鐘,意識還在半夢半醒之間。

 

「總覺得身體好重......而且好熱。」

 

這麼想的他想要稍微挪動一下自己的身體,卻發現下半身怎麼樣也無法移動,然後在過了好一會兒他才發現,那傢伙根本緊緊的抱著他的腰呼呼大睡,雙腿還夾著自己的腳不放。

 

夠了,現在是什麼情況?

 

半睜著眼睛的SARU,最後狠狠地打向左方抱著自己睡覺的サル。

 

不過他沒有擊中對方,反倒是敲到了一旁的書桌。

 

然後房間傳出了哀號。

 

x

 

「做了一個很有趣的夢喔。」睡醒過後的サル笑著這麼說道,他趴在床上面向正在換衣服的SARU,心情非常愉悅的樣子,「讓你穿上了可愛的女僕裝在咖啡廳打工,結果意外地受歡迎喔,還成立了粉絲團呢。」

 

「請自己去穿謝謝。」

 

「什麼嘛,真冷淡。」

 

儘管嘴上這麼說,不過サル的臉上仍舊保持著笑容。

 

「你到底什麼時候才會離開啊?」SARU套上了簡便的T恤,褲子則是牛仔褲,他整理了下有些凌亂的頭髮,然後夾上了黑色的髮夾。

 

「所以說了,我不知道喔。」似乎毫不在意自己能否回去,サル看了下對方丟在床上的手機螢幕,現在的時間是早上七點四十七分。無所事事的在床上翻滾,腦袋隨意的想著些有的沒有的,然後他像是忽然想到了什麼一樣,出聲叫住了SARU,「喂,跟你說一件事喔。」

 

「什麼?」

 

「有個說不定可以讓我回去的方法喔。」

 

SARU的眼睛突然閃爍著光芒,「真的?」

 

「迷路的王子大人得到了公主的吻,所以回到了原本的世界喔。」サル豎起食指這麼說道,「不是有這樣的說法嗎?」

 

「那根本就是青蛙王子故事吧!」無法阻止自己不吐槽的SARU激動的大喊,「不要亂改編童話啊!」

 

「不不,真的有這樣的故事喔?」

 

恢復了一般的坐姿,サル稍微用力的拉過了對方的手,然後將臉貼近了對方。

 

「所以說來試試看吧。」

 

x

 

嘴唇傳來的柔軟太過真實,以為是在做夢其實是處於現實。

 

SARU怔了好一會兒,好不容易反應過來的時候サル已經退開了。

 

「什麼嘛,和想像中的好像不太一樣啊?」

 

觸碰著自己嘴唇的サル這麼說道,他跳下床舖跑到了鏡子前面,荒唐的做法當然沒有成功的將兩個世界連結在一起。

 

「恩?你怎麼還杵在那裡?」一副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一樣,サル這麼問道。

 

臉頰瞬間染上緋紅的SARU,先行從腦袋裡擠出來的是這樣的句子。

 

「你是笨蛋啊——!」

 

 

04.過了一個月那個人終於回去了

 

先前忘記交代一件事情,很久之前菲被另一個自己強行換上女裝的事件,似乎被單純的當作一場噩夢了。

 

「之前作了個非常奇怪的夢呢,啊哈哈,SARU還是不要知道比較好。」

 

有些不好意思的搔了騷臉頰,當時隔天過後菲對自己這麼說道。

 

不管怎麼說這真是太好了。

 

サル雖然在那之後稍微安分了點,但是也只有一點點而已,因為惡作劇什麼的行為從其他人轉移到了自己身上,這真是太悲劇了。

 

例如前幾天突如其來的接吻,還有半夜洗澡的時候對方突然的闖了進來,可怕的經驗實在多到數不清楚。

 

晚上沖完澡過後回到了房間,開著冷氣的室內非常涼快,冰涼涼的空氣接觸到了皮膚感覺非常舒服。サル不知道在做什麼一直盯著鏡子,難得的露出了一臉認真的表情。

 

「你在做什麼啊?」

 

拿在手中的飲料隨手放在了門邊的櫃子,他用毛巾擦著自己濕透的頭髮,水珠順著臉頰滑落到了地上。

 

「——好像可以回去了呢。」サル低著頭喃喃自語,右手順利的伸進了鏡子之中。

 

「真的假的?」或許是太過突然的緣故,SARU反而覺得有些意外。

 

「不知道為什麼突然開通了。」沒有辦法明白原因,有可能是某個時限到了也不一定。サル將手縮了回來,然後轉過身對SARU這麼說道,「看來要道別了呢,總而言之,感謝你這幾天的照顧啦。」

 

「恩,唔恩。」

 

「不會想念我吧?」

 

「才、才不會!我幹嘛想念我自己啊!」

 

「哈哈,開玩笑的,別那麼認真喔?」

 

直到最後也還是如次惡質,SARU忍不住嘆了口氣。

 

「那麼我要進去了喔。」

 

稍微後退了幾步,サル深吸了一口氣之後跳進了鏡子裡面。

 

鏡子發出了紫色的光芒,不過那樣的光輝很快就消失了。

 

SARU眨了眨眼,原本還有兩個人的房間只剩下了自己。

 

「其實好像有點寂寞呢......」他走向了那面鏡子,現在已經變成了普通的物品了,上面映照出來的不是別的什麼,正是自己的面容。

 

「不不,才沒有那回事,終於可以回到以前正常的生活了,這樣才是好事。」

 

努力說服著自己的SARU離開了鏡子前,他閉起了眼睛而後又睜開,然後坐上了柔軟的床鋪。他瞥見書桌上面似乎放著一張白紙,那是在洗澡之前還沒有出現的東西,上面似乎用蠟筆寫著些什麼。

 

『這個世界的我,有緣再見了。』

 

那是稍微有點潦草的字體,果然和自己的一樣醜啊。

 

......還真像個笨蛋一樣。

 

SARU忍不住勾起了嘴角,小聲的這麼回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