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邊不會再更新囉 ><
新家地址►http://natsuna1008.pixnet.net/blog
  • 9905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白→京←井】他與他的對決

00.

 

最近井吹和劍城的關係,友好到令人覺得可疑的地步。

 

除了平時練習的時候兩個人總是被分配在一起,就連休息時間那個井吹也時不時會去找劍城。至於理由的話,從守門員的練習到日常的零碎瑣事,各種話題都成為了他去見他的原因。

 

已經不止一次親眼目睹那傢伙從劍城的房間裡面走出來,而且都是在半夜這種讓人匪夷所思的時間點。

 

在一個密閉空間裡面兩個人到底做了些什麼,除了在意以外還是在意,對了,還有名為憤怒的語言,以及各種雜七雜八難以言喻的複雜心情。

 

劍城的睡臉只有他能看喔?放下頭髮的劍城是只有自己才能獨佔的福利喔?和劍城一起睡覺的權利也只有他可以擁有喔?

 

所以局外人什麼的趕快給我閃一邊去吧。

 

以上,是暱稱名為“究極@200%劍城廚”的少年所發表的言論。

 

01.

 

大概是在日後某天的下午茶時間,正在享受著舒芙蕾柔軟甜膩口感的修,似乎是忽然想到了什麼,明亮的電燈泡出現在了腦袋旁邊,並且開始閃爍了起來。他對坐在電腦前面那位或許是在發表言論的白竜提起了不久之前他們之間某個對話的後續。

 

「那個啊,白竜。」啜飲了一口還散發著熱氣的紅茶,修有些在意的看向對方的背影,感覺像是在燃燒一般的冒著驚人的火燄,一旦接近似乎就會被燙傷一樣,「你明明就沒有選入代表隊,為什麼你會這麼清楚人家的事情啊?」

 

「哼哼哼,這當然是因為我是究極的存在啊。」

 

發出奇怪聲音的白竜在這麼回答了之後繼續敲打著鍵盤。

 

修忽然覺得自己應該安分的好好吃自己的蛋糕就好了。

 

「啊,對了,說到這個。」原本傳入耳裡的鍵盤聲響停止了,他注意到白竜停下了手邊的動作,跟著旋轉椅一起轉過身看向自己,「最近我要去代表隊那裡一趟喔。」

 

「為什麼?」

 

「當然是為了去找劍城啊!」感覺好像在說著什麼很理所當然的事情一樣,白竜的嘴角勾起了勝利的笑容,「還有那個叫做井吹的傢伙!」

 

「喔,是嗎,那麼你就加油了。」

 

下定決心不繼續理會白竜的修轉過頭,自顧自的品嘗著端在手中的甜點。

 

然後身旁再度傳來了奇怪的笑聲。

 

02.

 

「劍城!我來找你了!」

 

背著綠色包袱的白竜擅自闖進了會議廳,引來了不少人的注目。

 

「那傢伙是誰?」鐵角順著聲音的來源望了過去。

 

「不認識的人喔。」將眼鏡推上了鼻樑,真名部這麼說道。

 

「好像在哪裡看過?」野咲偏著頭思考了一會兒,不過她並沒有得到答案。

 

「這些都不是重點吧。」一點也不在乎的井吹打了個哈欠。

 

不少人開始在私底下談論了起來,因為實在是太突然了,所以導致會議沒有辦法繼續下去。站在台上的神童忍不住皺起了眉頭,正當他準備說些什麼的時候,劍城先行開口了。

 

他從位子上站了起來,然後快步的走到白竜面前,「為什麼你會在這裡啊?」這麼說的他臉上的表情似乎不是那麼愉悅,四周還隱約散發著不詳的氣息。

 

「基於各種原因我要來這裡叨擾幾天了。」白竜的臉上洋溢著笑容,右手朝著對方比出了拇指向上的手勢,「所以你的床就分一半給我睡了喔!你不會忍心讓我睡地上吧?」

 

「......我現在只想把你扔出去。」

 

「等等太過分了!」

 

白竜錯愕的向後退了幾步,誇張的動作和經典的表情讓人有種好像在欣賞八點檔之類的戲劇一般。

 

「那、那個,現在在開會中喔?」

 

坐在附近的天馬表示汗顏,雖然他刻意放大了聲音做出了提醒,不過卻是一點作用也沒有。

 

「喂,我是不知道你和劍城是什麼關係,但是你打擾到我們開會了。」

 

不知何時離開座位的井吹站在了兩個人之間,他將臉湊到了白竜面前,眼睛微瞇了起來,「說什麼要來這邊叨擾幾天,不是代表隊員是不能夠住在這裡的吧。」

 

「什麼啊,別給我擅自做決定啊!」白竜有些生氣的甩出了右手,不管是那樣子的態度還是身高什麼的都很討厭,雖然之前就已經晉級到了討厭的程度,不過現在是到了比起討厭還要更加討厭的地步,「打斷你們開會的確是我的不對,不過要不要留在這裡不是你可以決定的吧,我可是有得到監督的允許喔!」

 

「監督居然允許了!」井吹訝異的冒出了汗水。

 

其實根本沒有汗監督說過喔。

 

白竜在內心這麼說道,這麼簡單就可以上當真是太有趣了。

 

「話說回來,倒是你不要一直黏在劍城身邊啊!不要以為我都不曉得,這次也是為了警告你才特地大老遠的跑來的!」大概是已經認定劍城是自己所有物的白竜這麼說道,他完全沒有注意到來在井吹後方某人的視線。

 

「哈?我可沒纏著劍城,只是請他幫我特訓而已。」

 

「少胡說了!那麼你待在劍城的房間裡面到了半夜才出來是怎麼回事!」

 

「你那是打哪來的情報啊!」

 

會議室的一角開始吵起來了,明明身為隊長的天馬也不知道該怎麼瓣才好。

 

「看他們吵架好像還蠻有趣的嘛。」皆帆勾起了愉悅的笑容,然後比出了他的慣用手勢,「話說回來,那個人到底是誰?」

 

從頭到尾都不知道對方的名字,為什麼井吹都不會想知道呢。

 

看來下次可以來好好的研究一下井吹這個人呢,說不定會很有趣。

 

心中打量著這樣想法的他又笑了出來。

 

「這明明就沒有什麼好吵的,為什麼他們可以炒那麼久啊。」對於他們完全不感興趣的野咲趴在桌上嘆了口氣,看起來很無聊的樣子,「好葉也這麼認為對吧?」

 

「唔恩......恩。」保持中立的好葉模糊不清的回答。

 

「我可是知道喔!雖然嘴巴上說要劍城陪你練習,其實是為了把他鎖在你的身邊吧!實在是太下流了!」擅自妄想各種後續的白竜鼻血差點流了下來,各種腦補不小心呈現在了右上角的位置。

 

「不要暴露你的妄想啊喂!」

 

這麼吐槽的井吹趕緊揮散了那片妄想。

 

原本以為這場爭執要繼續持續下去到不知道什麼時候,忽然一顆足球從遠處飛了過來,巧妙的穿越兩個人之間擊中了身後的牆壁。

 

可怕的攻擊力讓牆壁出現了裂痕。

 

「現在是開會中喔。」

 

站在台前的神童這麼說道,明明是呈現眼神死的狀態可是卻散發著異常恐怖的氣息,在場的每個人幾乎都感受到了那種惡寒。

 

井吹和白竜,明明今天是第一次見面,卻非常有默契的一起九十度鞠躬向神童道歉。

 

「對不起,我錯了。」

 

03.

 

「為什麼結果你還是要來住我房間啊?」

 

「恩?因為是早就決定好的事情嘛。」

 

愉快的將包袱放下的白竜伸了個懶腰,接著向後倒向了柔軟的床鋪,他抱住了放在床頭的枕頭,然後將臉給埋了進去,鼻尖充斥著劍城的味道。

 

「雖然單人床有點小,不過靠近一點就不會掉下去了,你說對吧劍城?」縮起了身子在床上滾了幾圈,白竜仰頭看向劍城,臉上露出了笑容。

 

「......你給我睡下面。」

 

「還是這句話嗎!」

 

心靈遭受打擊的白竜幾乎快要哭了出來,背景呈現著打雷的佈景。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我要睡床上!」一瞬間轉為小孩子個性的白竜瘋狂的抱著枕頭左右翻滾,「如果你不讓我跟你一起睡我就要告你家暴喔!」

 

「什麼跟什麼啊!」

 

因為完全超出了預期的展開,劍城不知道該做何反應才好。

 

這個時候房門外面傳來了敲門聲,緊接著是成功輸入密碼時所發出的聲響,然後門便自動的打開了。

 

「喂,劍城,稍微陪我練一下——」

 

走進房內的井吹與躺在床上的白竜四目相交。

 

他一秒露出了嫌惡的表情。

 

「原來你還沒走啊。」

 

「只要有我在你就別想靠近劍城!好痛!」

 

白竜從床上坐了起來,食指指著對方做出了宣言,不過下一秒卻被劍城用力的彈了額頭,他捂著額頭彎下了腰來。

 

「別鬧了,這可是重要的練習。」

 

不管怎麼說照著自己的方法行動就對了,劍城這麼想著,然後跟著井吹一起離開了房間。

 

「不要亂動我的東西喔。」

 

丟下了這句話,同時間門也關了起來。

 

白竜似乎在門縫間看到井吹露出勝利的笑容,太可惡了。

 

「什麼嘛!比起我竟然選擇那個傢伙!劍城根本是大笨蛋!」

 

鬧著彆扭的白竜嘟起了嘴巴,他重新抱起了掉在一旁的枕頭,再一次倒回了柔軟的床舖。

 

「太生氣了,那個叫做井吹的傢伙。」稍微收緊了手中的力道,白竜的喃喃自語有著忌妒和不甘心,「心情好煩。」

 

腦袋想像著那兩個人歡樂的練習場景,明明只是想像卻還是令人火大啊!

 

「......但是,只要能聞到劍城的味道就讓人很安心。」

 

他微瞇起了雙眼,然後抿了抿雙唇。

 

04.

 

晚餐時間過後,不少人在休息了一會兒便前往浴室盥洗。

 

白竜沒有在正常的時間洗澡,因為不想與其他人不熟識的人碰面,所以拖到了深夜,大概是在兩點左右。據說那是最容易遇見鬼怪的時間,不過他倒是沒有見到那些東西,反而碰到了一點也不想見面的人。

 

「為什麼你會在這裡......」

 

「......這裡是公共澡堂,我不能來這裡嗎?」

 

披著毛巾的井吹皺起了眉頭,或許是因為要洗澡的關係,原本戴在頭上的頭套被拿了下來。

 

不管是體型還是身高還是什麼怎麼感覺好像都輸了很大一節。

 

白竜的嘴角抽動了幾下,全身忽然感到無力,腦袋也開始痛了起來。

 

「算了,進去泡澡吧。」他嘆了口氣,大概沒有什麼比這個更悲哀了,而且還要和競爭對手一起泡在同一個水裡,到底是什麼超展開啊。

 

白竜拿著裝有沐浴乳和毛巾的塑膠桶子走到了角落的地方,東西被隨意的放在前方的台子。他坐在了木製的板凳上,然後打開了水龍頭讓水持續向下流著,直到變成溫度適中的程度之後便拿起了蓮蓬頭,溫熱的水灑在了自己的身上。

 

他看向鏡子裡面的自己,一直引以為傲的白色皮膚似乎稍微曬黑了點,不過這沒什麼,反正很快就會白回來的,一直以來都是這樣。先前和修去海邊的時候玩得太開心了,結果身體晒傷了,但是幾天過後又恢復了原本的膚色。

 

如果和劍城之間的關係也可以那麼容易恢復就好了,回到之前世界大賽還沒開始之前那樣,明明還會陪自己踢球,晚上還和其他人一起開火鍋派對什麼的,睡覺也是睡在一起。雖然曉得對方身上背負世界賽的重責,可是心裡還是感到非常的不平衡。

 

他暫時性的關掉了水流,然後擠了點沐浴乳在手心。

 

「啊。」另一邊突然傳出了聲音,「那個,借我一下沐浴乳,我的用完了。」

 

「哈?」白竜看向景吹,眉頭忍不住皺了起來,似乎是一點也不想借給對方。

 

他沈默了好一會兒,最後還是拿起了瓶裝的沐浴乳,一手舉到了空中。

 

「喂,接好喔。」

 

「等等被那個砸到是會痛的耶!」

 

「既然是守門員的話肯定是接得到的吧。」

 

白竜偏過了頭,然後把沐浴乳給丟了過去,因為沒有聽到被擊中而發出的哀嚎,所以一定是好好的接住了吧。

 

「什麼嘛,這不是能好好的接住嗎。」

 

「多虧你我差點重傷了啊!」

 

「啊,是嗎。」

 

完全不想進行對話的白竜,在將沾上泡泡的身體沖洗乾淨之後,把蓮蓬頭掛回了牆上,於是水流馬上消失了。他站起身來走到浴池邊,連水溫都還沒試便抬起一隻腳踩進了水裡。

 

室內充滿了霧氣,身體被柔軟的熱水包覆著。

 

「話說回來,明明還一起吵了架,可是卻不知道你的名字啊。」

 

泡進了同樣浴池的井吹這麼說道,和自己大概只有一公尺的距離。

 

「叫做白竜喔,給我好好記起來吧。」

 

「哼,怎麼可能會記不起對手的名字。」

 

感覺像是很輕鬆的語氣,仿佛談論著日常一般,井吹這麼說道。

 

「我可是要把話說在前頭,絕對不會把劍城讓給你的。」

 

白竜搧了搧眼睫,褐色的雙瞳有著堅定。

 

「彼此彼此,我也是喔。」

 

露出了笑容的井吹,那樣純粹的表情,其實意外地沒有那麼討人厭。

 

05.

 

這天剛好是休息日,為了分出勝負,井吹和白竜進行了一場比賽。

 

類似於闖關遊戲的比賽方式,標題就取名為“愛的波動光芒,到底誰才是劍城的真命天子呢♪(´ε` )”

 

大型布條上面用著彩色的麥克筆寫上了這樣顯眼的字眼。

 

裁判是無緣無故被抓過來的天馬,時間限制是一個小時。

 

遊戲方法:只要完成任務到達終點就算勝利。

 

準備好要開始進行遊戲了嗎?

 

「絕對不會輸的。」白竜在額頭繫上了紅色的頭帶。

 

「你會輸的。」井吹則是繫上了白色的頭帶。

 

站在起跑點旁邊的天馬有點無法理解的搔了騷臉頰,這種時候只好船到橋頭自然直了,反正總是有辦法的,「雖然不太明白,不過就這樣開始吧。」他拿起了掛在了脖子上的哨子,在深吸了一口氣之後用力的吹了下去。

 

哨聲在空中迴響著。

 

白竜與井吹同時衝出去了,兩個人的身上仿佛燃燒著火焰一般,太可怕了。

 

在進行一百公尺的短跑之後,迎來的是遊戲的第一個關卡,那是充滿了粉紅色的區塊,關卡負責人是野咲。

 

「說要請我吃聖代的我才來幫忙喔。」這麼說的野咲嘴角揚起了笑容,她稍稍的偏著頭,雙手的掌心貼在了一起,「那麼因為是第一關,所以就來點簡單的吧。」

 

「愛情是需要柔軟和平衡來維持的,這點可是很重要的喔。」野咲閉起了眼睛而後又睜開,然後伸出了食指指向他們的身後,「所以說,來切菜吧!」

 

時間似乎有一瞬間暫停了。

 

「切菜......?」

 

「為什麼這跟柔軟和平衡有關係......」

 

因為實在是太讓人無法理解了,兩個人都站在原地怔了一會兒。

 

「愛情可是沒有理由的!與其在這邊發呆還不如趕快動手!你們可是要把所有的菜都切完才可以抵達第二關喔!」

 

不知何時出現了流理台,不過比起那個還要更讓人驚嚇的堆積如山的蔬菜堆放在上面。使用器具是沾板還有兩把菜刀,使用方法隨意。

 

「時間還有五十五分鐘,請兩位選手儘快喔。」

 

坐在高級躺椅上喝著飲料的野咲做出了提醒。

 

雖然是很莫名其妙的題目,不過為了愛已經什麼都不在乎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切菜所發出的清脆的聲響迴盪在空氣之中。

 

經過了十分鐘,在給野咲確認過後,默契異常好的兩個人帶著自己切好的蔬菜一起衝向了第二關卡,神奇的流理台再度出現在了那裡。

 

「第二關的題目,把切好的東西丟下去煮喔。」

 

真名部推了推眼鏡,然後丟出了這麼一句簡單的句子。

 

給予的使用器具:鍋子和火爐和水和大型湯匙。

 

「根本小意思,反正和修住在一起每天都是我燒飯。」白竜充滿自信的將食物給丟進了裝滿水的鍋子裡面,然後習慣性的將袖子捲了起來。

 

「煮飯什麼的我也可以,很簡單的。」似乎同樣擅長料理的井吹也開始了動作

 

然後第二關兩人也順利的通過了。

 

接下來的關卡一個又一個輕鬆地解決過後,最後終於來到了最後一關。

 

身為裁判的天馬站在那裡,劍城也是,不過臉上的表情看起來很可怕。

 

「那個絕對是被綁來的吧。」只想看好戲的皆帆這麼判斷。

 

「這是怎麼回事?」背後散發著黑氣的劍城這麼問出口。

 

「嘛,詳情其實我也不清楚呢。」天馬苦笑著搔了搔臉頰。

 

「最後的關卡是要讓劍城品嚐你們的料理喔,只要劍城說出好吃的話,那個人就贏了。」負責最終關卡的是不知何時出現的修,到底為什麼會在這裡啊,白竜感到百思不解。

 

「你是誰啊?」井吹指著修問道。

 

「不用在意這個問題喔。」然後他得到了這樣的回覆。

 

「不管怎麼說,這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