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邊不會再更新囉 ><
新家地址►http://natsuna1008.pixnet.net/blog
  • 97951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黃名子中心】ありがとう(謝謝)

放學回家的途中,腳下忽然開了個洞,黑色的深不見底,不知道是通往哪裡的道路。黑洞的出現太過突然,天馬根本無法來得及反應便摔了下去,站在身旁的劍城也遭到了波及,兩個人彷彿在無止盡的洞穴不斷的向下墜落。

 

如同愛麗絲一般的劇情路線,不過四周一片漆黑什麼也沒有。

 

墜落的速度很快,全身都感受得到風的流動,意外冰涼的空氣打在了自己的臉上。天馬隨意的揮動著雙手,四肢沒有觸及地面的關係讓重心無法維持穩定。

 

「喂,你還好嗎?」耳邊傳來了劍城的聲音,天馬看不清楚對方的身影,不過隱約可以感覺得到非常靠近自己的屬於人類的體溫。

 

「恩,沒事,只是在想不知道什麼時候才可以落地。」天馬稍微調大的音量,因為風聲幾乎快要蓋過了說話的聲音,「話說回來,這不是正常現象吧。」

 

「怎麼想都不可能是,我只期望要是繼續以這種速度向下掉的話不要摔的粉身碎骨。」不知道是單純開玩笑的話語還是什麼,劍城的語氣像是在談論著今日天氣如何那樣輕鬆。

 

他們維持著相同的姿勢持續往下掉落,過了一段時間之後下方終於出現了亮光,同時速度忽然不科學的減緩了許多,有種像是飄在空中的感覺。發出光線的地方變得越來越明顯了,於是四周被明亮的光芒給照射,過於刺眼的亮光讓天馬忍不住閉上了眼睛,回過神來的時候臉部與地面有了親密接觸,然後身上傳來了陣陣痛楚。

 

跪趴在地上的天馬摸著受到撞擊的背部,幾秒鐘前劍城還壓在他的身上。

 

「抱歉,站起得來嗎?」

 

「啊,還可以。」

 

劍城伸出手將天馬給拉了起來,他們並沒有先行確認自己究竟掉到了什麼樣的地方,只記得先進行幾句簡單的對話,對話結束過後才注意到了周遭的事物。

 

四周是明亮的,空氣之中傳來了花的香氣。

 

「......天馬隊長,還有劍城?」

 

女孩子柔軟的聲音從背後傳了過來,彷彿棉花糖一般柔軟的感覺,不管是天馬還是劍城,對他們來說那都是非常熟悉的聲音。

 

他們同時轉頭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擁有褐髮的女性坐在床上,頭髮全部撥到了左側並且紮成了低馬尾,臉上露出了有些訝異的表情。儘管和那個時候相比看起來成熟許多,不過那個面容是他們永遠也不會忘記的,那位曾經和雷門的大家一起踢球的朝氣少女。

 

「黃名子......桑?」

 

下意識的在名字後面加上了敬稱,因為眼前的女性怎麼看都比自己還要年長,臉蛋減少了以往那樣稚氣的感覺。

 

天馬眨了眨灰藍的雙瞳,然後愣住了。

 

「別這麼見外嘛,隊長,叫我黃名子就可以了。」黃名子偏著頭說道,不過臉上還是露出了困惑的表情,「為什麼你們會出現在這裡呢?」

 

「我也很想知道答案。」回應的人是劍城,他習慣性的將雙手插進口袋裡面,視線放到了黃名子身上,「地上突然出現了黑洞,最後就掉到這裡了。」

 

「這樣子的話就像是蟲洞一樣。」黃名子這麼說道,嘴角忍不住勾起了笑容,「雖然確實有那樣的可能,不過我想應該是阿魯諾博士的實驗出現了什麼錯誤訊息,所以不小心將連結兩個時空的入口丟到你們那邊去了吧。」

 

「那我們還真是幸運,這可不是隨便就遇得到的事情。」

 

劍城閉起了眼睛而後又睜開,眼前露出笑容的黃名子像是他們所認識的少女,卻似乎又有點不太相像,有種難以言喻的違和感卡在了心中,「這裡是未來的世界嗎?」

 

「沒錯喔。」黃名子低下頭撥了下自己的頭髮,修長的睫毛搧了搧,然後微瞇起了雙眼,「這裡是距離你們的時空大約兩百年後的世界。」

 

「......總覺得,有點不可思議呢。」

 

天馬搔了搔臉頰,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出來,「和大人的黃名子說話什麼的,明明不久前還是和我們同年齡的女孩子。」就像是魔法一樣。

 

「但是那對我來說卻是已經過了好幾年了呢,畢竟和你們在一起的是國中時期的我啊。」黃名子閉上眼睛陷入了那個時候的回憶,所有的一切都是從阿斯雷回到過去和國中的自己相遇開始,然後她遇見了天馬他們還有好多同伴,而且她見到了那個叫做菲的孩子,也就是自己未來的兒子。

 

十幾年的時間比自己想像的還要短暫,等到走了好長一段路程,中途停下腳步回過了頭才意識到自己所經歷的全部都已經成為了過去式。

 

天馬和劍城還是和記憶中的一樣沒有任何改變,不過這也是當然的,他們仍舊是個孩子,而她卻已經從小孩變成了大人,因為雙方時間的流逝是不同的。

 

「能夠再見到你們我很開心喔,原本以為不會再見面了。」

 

「我也很開心能夠見到黃名子!這樣的話都要感謝阿魯諾博士的失敗呢!」天馬將雙手放在胸前作出向下拉的動作,他向前走了幾步,然後注意到了對方蓋在棉被底下鼓起的肚子,黃名子始終都在輕輕撫摸著自己的肚皮。

 

「在裡面的是菲嗎?」

 

大概是下意識的這麼問道,天馬將視線放在肚子上沒有離開。

 

「是喔。」黃名子輕輕的點了點頭,然後露出了很溫柔的笑容,就像是個真正的母親一般,「要摸摸看嗎?」

 

「咦,可以嗎?」

 

得到了允許,天馬小心翼翼的伸出了手,撫摸的動作刻意放輕許多,雖然隔著肚皮卻似乎仍然可以感覺到心臟的脈動,真實的觸感讓人確實感覺到了肚子裡面存在著一條幼小的生命。

 

「劍城也要來摸摸看嗎?」黃名子抬起頭看向距離他們遠一些的劍城,「可以感覺得到心臟在跳喔。」

 

「啊,不,我就......」隨意觸摸女性的肚子實在是不太好,更何況對方還是曾經的隊友,有種說不出的微妙感從心裡湧出。劍城想要拒絕黃名子的好意不過卻被天馬打斷了話。

 

「明明只是輕輕碰著就可以感覺到有生命在喔!劍城也過來試試看嘛。」

 

半強迫性的對劍城這麼說道,天馬帶著熱切的眼神望向對方,灰藍的瞳眸好像閃爍著光芒,如同星星一般。

 

無法抵擋那樣的對自己充滿期待的目光,劍城嘆了口氣以示投降。

 

「......真的,沒問題嗎?」

 

「恩,可以喔。」

 

劍城走到了天馬的旁邊,輕輕的觸碰著鼓起的肚皮。

 

有一種非常溫暖的感覺。

 

「怎麼樣?」天馬轉過頭詢問劍城,嘴邊掛著笑容,「菲在這裡面呢,不知道我們這樣說話他聽不聽的到?」

 

「一定可以聽見的。」黃名子篤定地點了點頭,她稍微停下手邊的動作,然後輕聲對著肚子說道,「菲,他們是你未來的朋友喔!」

 

「我叫做天馬喔!請多多指教,菲!」

 

這樣的景象讓一旁的劍城忍不住勾起了嘴角,簡直就像是一家人一樣,他瞥了蹲在身旁天馬一眼,對方的行為就像是個年幼的孩子。

 

「再過不久我就要生下菲了,如果能夠看著那孩子長大就好了啊。」

 

黃名子閉起了眼睛而後又睜開,臉上仍舊維持著那張溫柔的神情,雖然她的確是在笑著,但是在那樣的笑容底下卻隱約透露出了哀傷的情緒。那並不是非常明顯的變化,不過劍城注意到了,於是他忍不住皺起了眉頭。

 

「只是推測而已,黃名子。」劍城突然說出了讓人無法明白的話語,天馬疑惑的轉過頭看向了對方,「之前就很在意了,為什麼來阻止黃金國並且協助雷門的會是國中時期的妳,而不是生下菲的妳以另一種方式來幫助我們。」

 

「因為這樣子比較方便吧。」沒有等待黃名子的回應,天馬先行說話了,他向劍城表達了自己的想法,確實既合理又有道理,「如果不是國中生的話是不能加入我們的。」

 

「我當然也想過這麼原因,不過事情大概沒有這麼簡單吧。」劍城將目光放在了黃名子的身上,對方只是靜靜的看著自己什麼話也沒有說,嘴邊掛著微笑,「接下來的事情是靠片面資料和各種狀況來判斷的,妳聽聽看吧。」

 

「那個時候,妳是被菲的爸爸從和菲一樣大的少女時代帶過來的,他說不知道該讓誰來保護菲,所以拜託了作為母親的妳來擔任這個任務,而且也是最適合干涉菲的時間路徑的人選,因為不會和菲有任何交集。」

 

「如果按照天馬所說的那樣,到這邊為止是沒有問題的,但是重點在於,生下菲之後的妳,從來都沒有出現過,菲的爸爸也沒有提到任何關於妳的事情。」

 

「這麼說來,這樣的確很奇怪啊......」似乎發現到了自己從未注意過的重點,天馬忍不住低下頭開始思考,「明明應該是很重要的角色,在黃名字揭露自己就是菲的母親的那個時候,另一位大人的黃名子也該出現了才對。」

 

「這就是問題的所在了。」劍城點了點頭,琥珀色的雙瞳微瞇的起來,「菲的爸爸沒有提到任何關於大人的黃名子的事情,比起其他的原因更像是刻意不想提到一樣。」

 

「綜合這些原因,得到的可能性只有兩個。」

 

「第一個。」他稍微頓了頓,同時一邊觀察著黃名子的反應,「那個時候的妳或許遇到了什麼麻煩,也許是在執行什麼任務或著是生了什麼病,不過依照妳對菲的關心,不管是什麼妳一定都會拋下那些,只專注於菲的事情,所以這個選項就被刪掉了。」

 

劍城的推理很正確,找不到一絲瑕疵,天馬只是安安靜靜的待著,不過房間裡面偏低的氣溫卻讓他不自覺的顫抖,手臂上的皮膚起了雞皮疙瘩,他伸出雙手環抱著自己的身體,試圖以手掌的溫度將涼意驅趕。

 

過了好一會兒,劍城繼續說話了。

 

「第二個,也是我認為比較有可能的答案。」他向前跨了一步,稍微拉近了與黃名子之間的距離,那張臉上的表情相當嚴肅,「在生下菲之後的妳,不知道是因為什麼原因,有可能已經不再世上了。」

 

「咦!」天馬忍不住發出了驚呼,不一會兒他想起了這裡是醫院,所以連忙摀住了自己嘴巴,並且壓低了自己的聲音,儘管如此還是無法隱藏話語中訝異的情緒。

 

他們看向了始終保持微笑的黃名子,天馬似乎想要說些什麼,張開嘴巴之後卻還是什麼話也沒能說出口。

 

「真是的,被劍城猜出來啦。」

 

黃名子搔了搔自己的臉頰,然後露出了苦笑,她並沒有表現出悲傷的樣子,臉上的表情看起來非常平淡,「我沒有辦法成為母親,但是沒關係,我已經見到菲了,我知道他很健康的長大了,只要這樣就足夠了。」

 

「......黃名子一直都知道嗎?有關自己的未來,所有的一切。」

 

天馬這麼詢問,聲音似乎在顫抖著,原因連自己都不明白。

 

「我知道的喔,自從菲的爸爸告訴我全部的事情之後就已經知道了。」

 

「這樣子不會害怕嗎?」

 

面對無法改變的未來,只能照著既定的路線繼續走下去,光是想像就讓人不寒而慄,如果換作是自己絕對不可能做得到的。

 

劍城察覺到了天馬的不安,於是他伸出了手,緊緊的握住了對方的。

 

「說不害怕的話那肯定是騙人的,隊長。」黃名子閉起了眼睛而後又睜開,她看著自己鼓起的肚子,輕輕的左右來回撫摸著,「那個時候知道了全部的一切,內心產生了巨大的動搖和強烈的不安,但是歷史是不會改變的,我所能做的只有接受而已。」

 

「不過,只要那孩子能夠順利的活下去,那麼我就已經滿足了。也許對你們來說有點難以理解吧,不過我想隊長和劍城在未來一定能夠明白的。」

 

「黃名子......」

 

類似火車在軌道上快速行駛的那種尖銳聲響突然劃破了空氣,不過音量非常的小,並不會給予耳朵造成傷害,只是那樣的聲音讓人有些在意。

 

「好吵。」劍城忍不住皺起了眉頭,左手捂住了左邊的耳朵。

 

「這是什麼聲音?」天馬左顧右盼了一會兒,無法判斷是從哪裡傳來的。

 

「哎呀,這個是阿魯諾博士實驗開始的信號聲響。」黃名子偏過頭看向了站在床邊的兩個人,「也許你們等一下就可以回去了,時空洞穴在重新啓動過後會將意外掉進來的人送回去喔。啊,不過這樣子就要分開了呢,好像稍微有點寂寞呢。」

 

「其實還有很多話想要跟黃名子說的......」天馬露出了失望的表情,像是小狗一樣,似乎可以看見從褲子裡伸出來的尾巴在地上無力的左右擺動。

 

「很久沒有見面了,我也很想要和你們多聊聊呢,不過你們該回去了,回到屬於你們自己的時空。」這麼說的黃名子伸手拍了拍天馬的頭,天馬感覺到了像是母親一般的溫暖,令人安心。隱形的尾巴似乎又開始擺動了起來。

 

「能夠遇見你們真的太好了......我最歡你們了喔,菲也是,還有大家。」

 

細小的刺耳聲響逐漸變得明顯,不過至少還是維持著頗低的分貝,劍城注意到了腳下突然出現的黑色旋窩,原本只是一個渺小的黑點,但是範圍正在不斷的擴大,於是他下意識的向旁邊跨了一步。

 

「我也喜歡黃名子!大家一定也是這麼認為的!」天馬忍住了想要哭泣的衝動,抬起頭對著黃名子這麼說道,「不想要分開啊!還想要再一起踢球啊!就像那個時候一樣,大家都很開心的玩在一起!」

 

「抱歉,這個願望沒辦法替你實現了。」

 

黃名子露出了苦笑,她溫柔的觸摸著天馬的臉龐,然後傾身在對方的額頭落下一吻,「謝謝你,隊長,各式各樣的。」

 

天馬怔住了,大概是因為這樣的發展是自己從未想過的。

 

「還有劍城也是,謝謝你。」

 

她拉過了對方的手臂,輕輕的吻了他的臉頰,嘴邊仍舊掛著笑容。

 

腳下的洞穴似乎變得越來越大了,下方傳來了風的聲音,不過還是一樣深不見底,什麼也看不見。

 

「看來時間差不多了,該說再見的時候到了。」

 

「我們還會再見面嗎?」天馬這麼問著,雙手下意識的握緊了拳頭。

 

「如果有機會的話,隊長。」

 

黃名子如此回應,同時,時空洞穴已經將他們吸入了黑暗之中,視線範圍之內已經看不見他們的身影了。

 

「那麼,再見了。」

 

她對掉入黑洞裡的他們這麼說道,下一秒又恢復成了原本的樣子。

 

「大概是最後一次見面了呢。」

 

用著除了自己以外誰也聽不到的音量說話,黃名子搧了搧眼睫,接著她看向了自動開啟的房門,露出了非常溫柔的表情。

 

「......知道我嗎。」綠髮少年向前走了幾步,最後腳步停在了床邊。

 

「又在再一次的見面了呢。」她偏過頭輕輕的笑了出來,然後小聲的叫出了對方的名字。

 

「菲。」

 

 

 

 

 


 

 

很久以前就想寫這樣的劇情了,這個假日終於實現了這個長久以來的願望

這篇沒有特別提到京天的部分,本來就只是想要寫寫關於他們和大人的黃名子之間的對話,所以沒有特別著重於兩位的描寫

劍城和天馬離開之後菲就剛好登場了,我自己是蠻喜歡這邊的XDD(自己說

真的很喜歡菜花親子,如果製作組可以給我們更多親子的畫面和劇情就好了QQQQQ話說回來第一次看到遊戲菲去見大人的黃名子那邊真的太虐心了(痛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