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邊不會再更新囉 ><
新家地址►http://natsuna1008.pixnet.net/blog
  • 98204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GO】所以發生什麼事了?

那一天是個猶如夜晚一般的陰天。

 

晨練結束過後,天馬來到了自己的教室,放下書包的同時他發現了自己使用的那套的課桌椅出現了莫名的貼紙,小丑歪七扭八的臉隨意貼在了自己的桌面,怎麼樣也斯不下來。

 

最初的時候以為只是班上哪位同學不小心黏上的,雖然無法撕下卻也不是那麼在意,天馬聳了聳肩便沒有再去理會,仍舊和平常一樣開始了他的一天。

 

接下來好幾天過去了,因為貼紙是貼在不顯眼的地方,所以一段時間之後天馬幾乎快要忘記那個東西的存在,然後就在那天午休結束回到教室的當下,小丑的貼紙忽然又多了一張, 與先前的一模一樣,而且還貼在了桌面的正中央。

 

這樣子要說不小心實在有點太過牽強了,不過只是一、兩張貼紙也沒什麼好抱怨的,而且也沒有妨礙到自己,於是他還是決定將這件事情拋到腦後,繼續著他的校園校園。

 

又過了一陣子,同樣的東西又再一次出現了,這次幾乎貼滿了兩側的桌子還有桌腳,全部都是小丑開心笑著的表情,看起來非常的不舒服,有種難以忍受的感覺。

 

這樣的程度怎麼說都可以算是惡作劇了,但是不知道要如何才能找出犯人,更何況他不明白自己是做了什麼樣的錯誤才會招來這種結局。

 

天馬在回家途中拚命的思考,但是仍舊一點頭緒也沒有。

 

隔天放學,他用麥克筆在廢紙上面寫著禁止貼紙的字樣,然後用膠帶貼在了自己的桌面,希望可以作為提醒告訴對方自己已經感到困擾的事實。

 

 

不過這個想法實在太過單純了,一點殺傷力都沒有的警告看在其他人眼裡說不定連垃圾都不如,連看都不會看,直接拿起來揉成一團並且扔進垃圾捅,接著繼續他的所作所為而不為所動。

 

隨意黏貼貼紙的情況沒有改善,反而變得更加嚴重了。

 

不只是桌子,現在連椅子也是,全部都被貼上了小丑貼紙,彷彿在嘲笑天馬的愚昧一樣,全部都看著他開心的笑著。

 

「什麼啊......拜託快點停止啊......」

 

明明只是貼紙卻感覺千百個小丑正看著自己,無法忍受那樣的視線,天馬開始瘋狂的想要將貼紙給撕下,就算只有幾張也好,至少可以減少幾道令人不舒服的目光。

 

上課無法保持專心,只是拼命的想要撕下貼紙,耳邊傳來老師的怒罵,但是那些都無所謂,相較之下還是趕緊把貼紙都撕下來比較重要。

 

「喂!松風,到底在做什麼啊,給我專心上課!」

 

天文科的老師忍不住斥責天馬幾句話,他走下了講台來到的天馬的坐位旁邊,反光的眼鏡看不清楚他的眼神。

 

「詳細說給我聽吧,松風。」

 

「......貼紙,必須快點撕掉才行。」

 

「貼紙?你在說什麼啊?哪裡有什麼貼紙?」

 

老師的話語讓天馬停止了動作,像是聽不懂老師的話一樣睜大眼睛看著對方。

 

明明自己的課桌椅都被貼滿了這種奇怪的東西,為什麼會這樣說?

 

「總之給我專心上課!」

 

腦袋被木棒給輕輕的敲了一下,老師再一次走回了講台繼續論述著有關銀河的歷史與變化。

 

天馬呆了一會兒,然後偏過頭問著坐在右側的葵,對方的臉上不知為何露出了好像很害怕的表情。

 

「這裡,明明就很多貼紙啊?」

 

「那裡什麼也沒有啊......最近的天馬,真的很奇怪啊......」葵顫抖的回應。

 

這算什麼啊,為什麼連葵都這樣說。

 

天馬似乎理解了什麼,就算不想承認也沒有辦法。

 

那些貼紙只要自己看得到而已。

 

到底是怎麼回事,已經越來越搞不清楚了。

 

耳邊似乎有誰在竊笑的聲音傳了進來。

 

天馬看了一眼滿是小丑的桌面,一股想要嘔吐的衝動湧了上來。

 

他捂住了嘴巴趕緊站了起來,然後往教室外面衝去,突然的舉動嚇到了附近的同學,就連老師也無法理解現在的情況是怎麼回事。

 

胃酸不斷的在胃部翻滾,有什麼東西好像壓迫著自己的舌根一樣,淚水已經無法止住的溢出了眼筐。他跑過了整條走廊來到了最底部的廁所,雙手用力拍著洗手槽兩側,然後胃液混著午餐還有其他什麼的東西全部都吐了出來。

 

好痛苦好痛苦好痛苦好痛苦好痛苦好痛苦好痛苦好痛苦好痛苦好痛苦好痛苦好痛苦好痛苦好痛苦好痛苦好痛苦好痛苦好痛苦好痛苦好痛苦好痛苦好痛苦好痛苦好痛苦好痛苦好痛苦好痛苦好痛苦好痛苦好痛苦好痛苦好痛苦!

 

天馬吐了好一段時間,最後變成單純的乾嘔,感覺胃部裡的東西都被掏空了,肚子變得空蕩蕩的。

 

他扭開了水龍頭,那些混亂的思緒全部都隨著水流的流逝一同滑下了排水管。

 

「咳、咳......啊啊......還是好難受......咳咳!」

 

水流持續的向下流動,除了自己說話的聲音,耳邊只有水的聲響。

 

雖然沒有照鏡子,但是大概也猜到現在的自己或許是臉色蒼白的,天馬用雙手捧水潑到了自己的臉上,好讓自己的思緒可以變得更加清晰。

 

「這一切只是夢對吧,一定很快就可以醒來了。」

 

開始進入了自我催眠狀態,他自顧自的繼續說著,「貼紙什麼的,打從一開始就不存在,只是一場惡夢而已。」

 

他不斷的對自己這麼說道,然後呼了口氣,將頭抬了起來。

 

「......欸?」

 

鏡子裡面映照出的不是自己的臉。

 

脖子以下確實還是自己的身體,但是頭部卻變成了貼紙上面的那隻小丑,扭曲的面容衝著自己露出了笑容,嘴角勾起了異常詭異的弧度。

 

「啊......啊啊......!」

 

天馬嚇的後退了好幾部,只不過明明身後就是廁所的門口,卻好相撞到了什麼柔軟的東西,身體幾乎都要深陷進去。

 

強烈的不好預感從心中湧了上來,額際滑落的冷汗,天馬將注視著地面的視線以非常緩慢的速度移到了自己的身後。

 

扯著一抹詭異笑容的小丑站在了那裡。

 

「我們,來玩吧?」

 

小丑用著機械式一般的聲音對天馬說道。

 

 

 

 

 

 

 

 

 

 

 

 

 

 

 

 

作者喪心病狂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