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邊不會再更新囉 ><
新家地址►http://natsuna1008.pixnet.net/blog
  • 98729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ギリスxメイア】03.終點

01.

 

比賽結束的哨聲響起,我們フェーダ輸了,想要統治世界的願望沒能成功,但是心中卻感到了滿足,有種難以言喻的心情在胸中逐漸膨脹起來。

 

雖然最後輸了比賽有點不甘心,不過卻很開心啊。

 

倒在地上的サル露出了滿足的笑容,而我和ギリス也相視而笑。

 

エルドラド的那些傢伙希望我們藉由注射藥劑捨棄力量,不過相對的可以取回我們失去的壽命長度。對於這份依賴已久的力量,我和ギリス都不想要放棄,一直以來我們都是依靠著這股力量存活,我們不想失去對我們來說非常重要的這個東西。

 

不過最後我們還是選擇了接受注射。

 

比起無謂的任性,能夠得到與一般人相同的壽命所獲得的利益還要更大。因為還想要跟ギリス繼續走下去,像要擁有屬於我們的家庭,所以最終還是接受了。

 

這是經過深思而做出的選擇,我想我們是不會後悔的,對於エルドラド那邊製造出來的藥物並沒有任何懷疑,至少我認為在我們輸了之後他們不會對我們作出其他傷害,這點還是可以相信他們的。

 

末日之戰結束過後的第三天,那是和エルドラド約定好注射的日子。

 

「可能會稍微有點痛,所以要忍耐一下了。」

 

戴著頭罩式安全帽的其中一位操作人員對我這麼說道,サル他們已經注射完畢在外面等待了,我和ギリス是最後一批。等到全部都結束之後我們就可以開始新的生活,不用再對即將死亡的未來感到害怕。

 

坐在身旁的ギリス握起了我的右手,輕輕的向我點了點頭。

 

「沒事的,メイヤ,我會一直陪在妳的身邊。」

 

「恩,謝謝你,ギリス。」

 

對於ギリス的溫柔,我以微笑回應。

 

「那麼,要開始注射了。」

 

帶著面罩的操作人員拿起了放在試管架上面其中一個裝滿了藍色液體的針筒,彷彿天空一般美麗的色彩,真是漂亮啊,好像在閃閃發光的一樣。

 

其實就像是普通的打針程序,在用沾了酒精的棉花消毒皮膚之後,冰冷的針頭就直接戳了進去。不知道是不是錯覺,似乎可以感覺到液體大量進入我的血管裡面,總覺得有點噁心,這讓不小心我想到了動物細胞加入清水就會膨脹破裂的滲透作用。

 

意識突然變得有點模糊,手臂傳來了某種程度上的疼痛,根本不是只有稍微有點痛的範圍,那個操作人員根本在唬爛我。

 

感覺四周的溫度逐漸在升高,汗水從身上冒了出來。注射的作業還沒有全部結束,我瞥了一眼針筒,藍色液體還剩下一大半,過程完全沒有我想象中的那麼輕鬆。

 

ギリス緊緊的握著我的手,手掌的溫度傳遞到了我的身上,只要閉上眼睛似乎就能感受到ギリス的一切,一想到這裡我就比較不那麼害怕了,疼痛也減弱了不少。

 

從這裡出去之後要做什麼呢,エルドラド那些人好像說是要安排我們去學校,不過上學什麼的已經很久沒有做過了,感覺不是很能適應啊,已經身為普通人的我們會被其他人所接受嗎?但是比起這些問題,我更希望未來也還能夠和フェーダ的大家還有ギリス在一起,這樣會比較開心啊。

 

好不容易大家成為了朋友甚至是家人的存在,而不只是單純的夥伴關係。

 

「......イヤ、メイヤ。」

 

ギリス的叫喚把我從思緒之中拉回了現實,我睜開眼睛,印入眼簾的是那雙漂亮的深藍色雙瞳,不知道為什麼腦袋有些昏昏沈沈的,是因為藥效的關係嗎,視線也不是那麼清楚。

 

「メイヤ,沒事吧?」他皺起了眉頭,憂心忡忡的看著我,「聽說會有一點副作用,像是頭痛還是暈眩什麼的,身體有哪裡不舒服嗎?」

 

「......已經,結束了?」我眨了眨雙眼,有些恍神的這麼問道,對於ギリス所提到的副作用我倒是沒有那麼在意,反正有副作用什麼的不是很正常嗎。

 

「恩,已經結束了喔。」

 

我轉過頭看著已經被透氣膠帶和紗布貼住傷口的手臂,那種刺痛感仍舊存在。

 

「這樣一來就可以永遠在一起了,メイヤ。」

 

ギリス輕輕的勾起了嘴角,他還是緊緊的握著我的手沒有放開,讓人感到非常的溫暖,也非常的安心。

 

02.

 

「這樣子看來大家都注射完畢了。」

 

我們全部的人被聚集到了エルドラド的建築物裡面的一個大廳,サル站在我們所有人最前方的位置這麼說道,他沒有穿著平時的那件服裝,或許是為了注射方便,因為他的右手臂也被包上了紗布,長袖衣服大概顯得太過礙眼,畢竟我們之中有不少人也是換上了短袖上衣才過來的。

 

「エルドラド那些老頭子們說在替我們安排完所有的事情之前都要先住在這裡了。嘛,反正這邊跟基地那邊也沒什麼差吧,總之大家都辛苦了,接下來就好好休息吧。」

 

依舊像是個領隊一樣絲毫不失任何王者風範,真不愧是サル,如果說我們真的要去學校生活的話,想必他一定很適合身任班長那類的職位吧,因為那是我們最信任也是最崇敬的サル。

 

「該怎麼說才好呢,曾經和大家一起戰鬥到了現在,很謝謝你們一直跟隨了我呢。」サル搔了搔臉頰,感覺好像有點不好意思似的,這樣的表情和反應讓我才想起來,不管擁有著多麼強大的力量,我們終究也還只是個孩子。

 

我看向メイヤ,她的嘴巴上下開闔著,似乎無聲的在向我說了些什麼,不過我並沒有意會到她在講什麼,然後サル繼續說話了。

 

「那麼進入今天的主題吧,從今天開始,フェーダ就要正式解散了。」

 

果然是意料之內的話題,雖然早就知道遲早要宣佈這件事情,不過還真是有點難過,畢竟我們都在一起合作那麼久了,沒想到馬上就要面臨解散的問題。以前從來沒有想過會有這麼的一天,畢竟生活之中只有不斷的戰鬥和戰鬥。

 

ギリス,你在哭嗎?」

 

身旁的ヨッカ突然轉過頭來這麼對我說,我稍微嚇了一跳,趕緊伸手揉了下眼睛。什麼嗎,明明就沒有眼淚啊,真是的。

 

ヨッカ,我可不會那麼簡單就哭喔,何況就算フェーダ解散了我們之間的友誼也還是不會改變呢。」

 

「嗯哼,原來ギリス也會說出這種話啊。」

 

「你什麼意思啊。」

 

我們兩個笑了出來,感覺很久沒有像這樣胡亂打鬧了,以前除非同組的傢伙或是必要的時候,不然都是很少有互動的。話說回來也有一段時間沒有和ヨッカ講話了,上一次說到話是什麼時候的事情呢,應該是很久很久以前吧,已經想不起來了。

 

「各位,藥效不是一打下去就會立刻見效的,大概過了幾天過後就會在體內產生效果了,所以一個禮拜後的今天會進行一次全面性的檢查。」

 

在サル講完話之後和ヨッカ閒聊的同時,某個操作人員走了過來向我們解說接下來大概的行程,總之在檢查到來之前就是屬於我們的自由時間吧,看來可以好好的玩樂一番。

 

「吶,ギリス。」

 

不知道何時出現在身邊的メイヤ拉了拉我的衣服,我偏過了頭,從剛才開始她看起來就不太對勁的樣子,總覺得有點擔心。

 

「メイヤ,怎麼了?還是有哪裡不舒服嗎?」

 

「......心裡有不好的預感。」

 

「不好的預感?」

 

「心臟噗通噗通的跳的很厲害,感覺好像會有什麼事情發生一樣。」

 

我不太明白メイヤ想表達什麼,所有的事情應該都結束了才對,到底不好的事情是指什麼?但是メイヤ的直覺向來很準,我也不得不開始擔心起來。

 

サル好像注意到我們這邊發生了什麼事情,不過他並沒有過來介入我們之間的話題,而是看了我一眼之後便和其他人離去了,

 

「現在還是不要想太多比較好。」我只能這樣安慰メイヤ。

 

03.

 

那之後大概過了好幾天,フェイ回來了,支援者X向他說了幾句話就匆匆離開了,一定是還有很多事情要忙吧。我沒有漏看フェイ臉上露出的疲憊,不過在他看見了我和ギリス之後,笑容馬上替代了那個表情。

 

「メイヤ,ギリス!」他來到了我們的面前,嘴角勾起了笑容非常可愛。我注意到他的手腕已經戴上了寫著檢查序號的手環,我和ギリスス是最後一批,所以我們的還放在口袋裡面。

 

「有看見サル嗎?」

 

「サル的話應該在自己的房間裡吧。」

 

「這樣啊,謝謝你們!」

 

フェイ揮了揮手很快的跑走了,整條走廊上再一次只剩下了我們倆個。

 

因為說是精密檢查,似乎需要花上好一段時間,在輪到我之前我決定到處走走,ギリス看到我往外面走去之後也跟了上來,他跟我是同一個檢查梯次的。

 

「還有幾個小時的時間,メイヤ有特定的目的地嗎?

 

「沒什麼特別的」我一邊向前一邊思考,「不過先陪我去頂樓看看吧。」

 

頂樓是可以讓我感到放鬆的地方,我想ギリス也知道這點,他只是點了點頭,然後握住了我的手。

 

今天的風特別涼快,前幾天過於炎熱的天氣實在是讓人受不了,雖然幾乎整天都待在房間裡面,但是必要的時候還是會出去,走廊上就沒有那麼涼爽的冷氣了,エルドラド到底有沒有把空調打開啊,結果後來才得知除了各自房間的空調有在正常運轉之外,控制大廳和走廊的正好故障了。

 

我和ギリス隨便的聊了下,說了現在的事情,還有很久以前發生的種種。時間真的是轉眼間就過去了啊,感覺剛認識ギリス還是昨天的事情,沒想到已經過了好幾年了。

 

「好像老頭子一樣的想法。」我忍不住笑了出來。

 

「這可大家的心聲喔。」

 

ギリス趴在欄杆上面這麼回應,隔著玻璃窗面看出去的街景非常漂亮,或許是玻璃採用了特殊材質的關係,所有的一切看起來都閃閃發光的。

 

「也是呢。」我輕輕的搧了搧眼睫,把目光放在了遠方的景色,「雖然突然這麼說有點奇怪,不過好像很久沒有和ギリス約會了,等到全部恢復原狀的話再一起去哪裡玩吧。」

 

「既然是メイヤ的要求,當然沒問題。

 

我隱約看到ギリス勾起了嘴角,感覺很開心的樣子。

 

「下次要去哪裡好呢,メイヤ有什麼提議嗎?

 

「只要是ギリス覺得有趣的地方,不管是哪裡我都會去。」

 

「這麼說真是犯規啊。」

 

我們兩個人都忍不住笑了出來,涼爽的微風拂過了臉頰,沒有紮起來的頭髮在空中肆意飛揚。

 

「我們接下來的生活會是什麼樣子,我到現在還是沒辦法想像呢。」

 

「脫離平凡的生活太久,不知道做著什麼樣的事情才像是正常人。」

 

我對著玻璃反射出來的自己這麼自言自語,其實只是單純的抱怨而已,因為發生了太多事情,到底什麼是對的事情才麼才是錯的,就連這點的判斷能力都幾乎快要失去了。到底能不能好好的扮演正常人的角色,我會自己抱持著懷疑。

 

「我覺得メイヤ只要好好的扮演自己就好了,繼續想著那些事情只會讓自己更加煩惱喔。」不知何時來到身旁的ギリス這麼說道,輕輕的握住了我放在欄杆上的手,「對我來說那就是我最喜歡的メイヤ,和以前一樣就行了。

 

「......這是ギリス的真心話吧。」

 

「這是當然的。」

 

我忍住了嘴邊的笑意偏過頭看著他,說不定我就是為了聽他這麼說才會任性的說出那些話吧。

 

「謝謝你,ギリス。」

 

我輕聲的向他道謝,沒想到他突然吻住了我的嘴唇,讓我一時無法反應過來。

 

「這個,就當作謝禮了。」

 

「真是的,每次都這麼突然啊。」

 

臉頰大概已經染上明顯的赤色,不過反正只有ギリス看得到,所以沒關係的。

 

我們打鬧了好一會兒,之後ギリス忽然露出了很認真的表情。

 

「現在說這個也許不太適合,但是我已經忍不住了。

 

「ギリス

 

他輕輕的牽起了我的左手,然後在中指的指節處落下一吻。

 

「等我們長大之後,メイヤ願意嫁給我嗎?

 

以前從來不敢奢望的這件事情,ギリス溫柔的向我說了。

 

眼淚聚集成豆大的水珠滑落了臉頰,這已經是超越開心程度的最高等的喜悅。沒有辦法抑制不斷溢出的淚水,我用另一隻手拭去了眼淚,嘴角勾起了笑容。

 

雖然沒有辦法看到自己的表情,不過我想一定是看起來非常幸福的樣子吧。

 

「我願意喔。」

 

我微瞇起了雙眼,這樣回應了ギリス。

 

04.

 

「兩位,輪到你們做檢查了喔。」

 

通訊器傳出了ヨッカ的聲音,不曉得為什麼他似乎知道メイヤ也在這裡。

 

「恩,我們等一下就過去了。」

 

「其他人都結束的差不多了,和你們同一梯次的在入口等你們喔,就這樣。」

 

結束了對話,通訊發出嗶嗶的聲響表示通訊中止。我把通訊器放回口袋裡面,然後告訴メイヤ時間差不多了。

 

「我知道了。」メイヤ點了點頭,我們互相看了一眼,便一起離開了頂樓。

 

戴上手環之後我們趕緊來到了檢查室的門口,在還沒進去之前可以透過玻璃窗面看見裡面擺放著各種的大型儀器,房間內部似乎不斷的向深處延伸,我無法看見盡頭,不知道是單純視覺上的錯覺還是空間真的那麼大。

 

「你們好慢喔!」

 

「等的頭髮都要白了啦。」

 

「哪有這麼誇張啊?」

 

我和站在那邊的其他人開始隨意閒聊了起來,過了一會兒操作人員走了出來讓我們這個梯次全部的人都進去了。

 

比想象中還要強烈的白光照亮著整個室內,眼睛幾乎都要睜不開了。

 

「這也太刺眼了吧不是我要說。」

 

「我開始想要閉著眼睛走路了。」

 

「我可以出去了嗎?」

 

不少人對於可怕的強光抱怨了起來,我用雙手勉強遮去了一部份的亮光,メイヤ則靠在我的背上將頭埋進衣服之中。

 

「不好意思,請你們戴上這個,剛才忘記交給你們了。」

 

站在我們前方的操作人員手上拿著好幾副有色眼鏡,有點像是電影裡面特派人員還是什麼的角色戴著的那種。話說回來連這種事情也會忘記,我想這個操作人員大概有嚴重的健忘症吧,希望エルドラド可以注意一下。

 

雖然已經戴著一副眼鏡,不過聽說直接戴上去也沒有關係,所以就沒有把原本的拿下來了。好像最初就設計成這樣的樣式了,真是貼心的設計。

 

從其他隊友那邊打聽來的消息果然是正確的,真不愧是所謂的精密檢查,從大腦檢測到身體數值測量還有其他有的沒有的全部都包含在內,看來短時間之內是不會結束的,或許到那個時候太陽都已經落入地平線之中了吧。

 

「那麼メイヤ,等一下見了。

 

我向和自己做著不同檢查的メイヤ揮了揮手,然後躺上了進行腦波檢驗的白色平台上。

 

05.

 

檢測之後過了幾天,在等待結果下來的那段時間,我發現了不尋常的事情。

 

一開始只是想要拿到放在有點高處的東西,但是即使踩上了椅子也還是無法夠到,結果心裡忍不住想著要是東西自己掉下來就好了。照理來說注射藥劑的我應該已經失去力量了,但是那件物品卻像是聽到了我的心聲一樣左右搖晃了一下便掉落在我的手中。

 

「......咦?」

 

除了震驚之外內心感到的只有無限的意外,不明白為什麼會這樣,太奇怪了,難道說藥效沒有用嗎?

 

這樣的話,我的壽命是不是也沒有恢復......?

 

背後突然襲上了一股寒意,我大叫了一聲,從椅子上摔了下來,手上的物品也落在地上發出了巨大的聲響。

 

「メイヤ!發生什麼事情了!」

 

ギリス打開房門衝到我的身邊,他抓著我的肩膀不斷呼喊我的名字,但是我的思緒已經一片混亂了,身體止不住的拚命顫抖,所以我沒有回應他,只是自言自語般的說了很多,連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在說什麼了。

 

「為什麼......力量,沒有消失......?」

 

「不對,不應該是這樣子的......這樣很奇怪啊......」

 

我顫抖的雙手緊緊的抓著ギリス的衣服。

 

「力量沒有消失?」ギリス的話語透露出了疑惑,他將右手伸了出去,不一會兒紫晶的火焰在手中燃燒了起來,散發著耀眼的光芒。

 

「不會吧......我的也沒有消失.....?」

 

他將手握了起來,美麗的火焰立即消逝了,什麼也沒有留下。

 

「這個是,副作用對吧,呐。」我偏過頭這麼說著,嘴角大概勾起了很奇怪的笑容,「但是,壽命還是有延長的吧,因為副作用只是暫時的,這個現象一定很快又會消失的吧。」

 

面對我的提問,ギリス沒有說話,而是一臉凝重的看著我。

 

「為什麼不說話呢......?呐,ギリス?」

 

他還是什麼也沒有說,不要這樣子啊,這樣會讓我很不安啊,不管是什麼也好隨便說些什麼吧。

 

我們之間沈默了許久,已經久到好像過了好幾個世紀一樣。

 

「メイヤ,不要再想了。」

 

「欸?」

 

「對不起,請妳睡一下吧。」

 

我還沒有明白ギリス話中的意思,下一秒一股強烈的睡意襲擊了我的腦袋,這個時候我才猜想到ギリス大概使用了能力吧,身體逐漸變得無力,漸漸的什麼也聽不到了。

 

我緩緩的閉上了眼睛,最後失去意識之前,隱約看到了ギリス上下開闔的嘴唇似乎在說著些什麼的樣子。

 

可是我沒能理解他究竟說了什麼。

 

眼前化為一片黑暗,無法看見ギリス了。

 

06.

 

我把メイヤ打橫抱起放在她的床上,伸手輕輕的撥開她有些過長的瀏海,然後忍不住輕撫著她柔軟的臉頰。

 

「抱歉,我會去把事情搞清楚的。」

 

對著已經昏過去的メイヤ,我親吻了她的額頭。

 

「全部交給我就行了。」

 

替メイヤ蓋上了被子,我離開了房間,接著在走廊上,我聽到了エルドラド的傢伙們的談話內容,似乎是關於檢查結果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