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邊不會再更新囉 ><
新家地址►http://natsuna1008.pixnet.net/blog
  • 97951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10/8京天日。賀文

今天是婚禮的日子。

 

籌辦了一年左右的婚禮,有太多的事情要進行準備,每一天都忙的暈頭轉向,不過卻已經在不知不覺之中來到了這天,彷彿只有一眨眼的時間。

 

「天馬看起來很累的樣子,你昨天絕對沒有睡好吧。」

 

負責天馬的化妝與髮型的葵忍不住這麼說道,她熟練的替他上妝,因為是專業的新娘秘書,這是當然的。

 

鏡子前方的木製桌上擺放著黑色的大型化妝箱,裡面有著各式各樣的化妝用品以及彩妝用具。天馬除了簡單的基本配件以外其餘的幾乎都叫不出名字,畢竟平常也沒有觸碰這些東西的習慣,而且今天也是初次讓別人替自己化妝。

 

「被葵發現啦,我還以為我掩飾得很好。」

 

天馬乾笑了幾聲,他下意識的想要伸手搔搔自己的臉頰,不過猛然想起了自己正在化妝,所以這個念頭也在一瞬間打消了。

 

「真是受不了你,我們可是青梅竹馬喔,這種事情當然很輕易就察覺到了。」忍不住嘆了一口氣的葵繼續深入猜測原因,「反正大概是太緊張所以整個晚上都睡不著吧,天馬的心思實在是太好瞭解了,我想就算不是我也很容易就看得出來喔。」

 

「唔恩......總覺得好像有點不甘心啊。」

 

不管是想法還是內心好像都被看透了,天馬莫名的感到有些無奈。

 

「不這樣的話就不是我們認識的天馬了,不用特別去在意啦。」葵輕輕的勾起了唇角,那樣的笑容看起來非常可愛,「我今天會把天馬畫的很漂亮的喔,真期待劍城會露出什麼樣的表情呢。」

 

「為、為什麼突然提到劍城啊——」

 

「啊,難不成天馬臉紅了?已經畫上腮紅看不出來真可惜呢。」

 

無視於對方的抗議,葵開玩笑的這麼說道,然後又更換了幾個用具。

 

天馬覺得自己的臉上抹上了好幾層的化妝用品,好像戴著一張面具一樣。

 

熏衣草淡淡的香味在空氣之中。

 

「對了,天馬,稍微提醒你一件事情。」

 

葵像是想到了什麼忽然開口,然後拿起了放在化妝箱最上層的眼影掃。

 

「一旦化妝就不能哭了,因為眼淚會把妝弄花,這樣就不漂亮了。」

 

「為什麼葵這句話的意思好像我會哭一樣......」

 

「就說了只是提醒而已。」葵嘟起了嘴巴,一邊閒聊的同時手邊的動作仍舊沒有停下,「好了,那麼接下來閉上眼睛吧。」

 

x

 

他們在教堂舉辦婚禮,地點是在可以看得見海的地方。

 

白色與藍色兩種色彩交織而成的建築在陽光底下似乎閃爍著點點光芒,仿造著希臘風格而蓋建的教堂彷彿飄散著海水的味道。

 

國中時期的朋友幾乎都邀請了,至於最為熟悉的那些也是同伴理所當然的過來參加他們的婚禮。神童前輩、霧野前輩、狩屋、信助、輝、茜、水鳥......還有很多很多人。

 

「看起來一臉幸福樣啊劍城君,真是讓人忌妒呢。」狩屋勾著劍城的肩膀微瞇起了雙眼,「不過因為是今天的主角所以算了吧。」

 

「狩屋只是在忌妒呢。」一如既往拿著粉紅色相機的茜輕輕的笑了出來。

 

「喂!我可不是在忌妒喔?」

 

「可是看起來就像是在忌妒呢。」

 

水鳥忍不住發出了笑聲。話說回來,對方難得打扮的像個女孩子一樣,身上穿著很可愛的水色露肩上衣,下身則是搭配米色的長裙。

 

「葵一定會把天馬打扮的很漂亮吧,劍城君是不是很期待呢。」

 

對著教堂內部四處拍攝的茜忽然轉過了身面向劍城,說話的聲音仍是彷彿棉花糖一般的柔軟。

 

「反正很快就可以看到了,有什麼好期待的。」早已換上西裝劍城撇過了頭。

 

「哎唷劍城你就別害羞了!真是不坦率啊!」

 

水鳥用力的拍著對方的背部,這裡的氣氛一下子變得很歡樂。

 

儀式在半個小時之後就要開始舉行了,所以劍城先離開了,不過在並非登場的時間主角暫時退場,教堂仍舊充滿著人們的談話聲響,絲毫沒有一點變化。

 

「對了,我一直很在意,伴娘伴郎是誰?」

 

「恩?」輝偏過頭看著提出問題的狩屋,「是白竜和修喔!」

 

「什麼原來是他們倆個!」

 

「順代一提,由於天馬的父母因為在海外工作沒有辦法回來參加天馬的婚禮,所以會由秋小姐和一之瀨先生代替女方家長喔!」

 

坐在隔壁的水鳥補充說道。

 

x

 

音樂開始奏起,鋼琴柔和的聲音迴盪在室內之中。

 

關於進場的順序,依序是花童、伴郎、伴娘、新郎,最後才是新娘。

 

花童是秋和一之賴的孩子,是兩位很可愛雙胞胎姐弟,輪到白竜出場的時候,他的臉部表情看起來非常的僵硬,好像很緊張的樣子,說實在那樣的模樣感覺有些滑稽,相較之下修反而鎮定多了,穿著白紗的他意外的與他非常相襯。

 

「放輕鬆點啊,白竜。」劍城小聲的對白竜說道。

 

「少、少囉唆!我現在緊張得要死啊!」白竜同樣小聲的回應。

 

隱約聽到這樣對話的信助忍不住笑了出來。

 

「等等天馬君就要出場了!不知道會是什麼樣子!」輝輕輕拍著狩屋的肩膀,看起來好像很興奮的樣子,眼睛閃爍著光芒。

 

「可惡我怎麼也開始緊張起來了啊......一定是受到白竜那傢伙的影響。」稍微鬆開了自己領子的狩屋喃喃自語說道。

 

在牧師說完請新娘進場的那句話之後,教堂一瞬間安靜下來了,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視著後方,等待著雪白的人影從那裡出現。

 

不知何時起,大家都站起來了。

 

一之瀨牽著天馬走了出來,踏著緩慢的步伐向前跨步。

 

四周再一次爆出了人群歡呼的聲音。

 

「天馬(君)好漂亮!」輝和狩屋同時發出了讚嘆。

 

「多虧了我的化妝技術呢。」

 

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的葵露出了充滿自信的笑容。

 

他們來到了最前方的位置,而在站定位之後,一之瀨替天馬蓋頭紗,然後將新娘交給了新郎,自己退到了一旁的空著的坐位。

 

「辛苦你了。」秋笑著握住了一之瀨的手。

 

接下來進行了一連串的儀式,在交換戒指過後便是宣告與祝福。

 

劍城與天馬面對面站立,宣告的話語也同時落下。

 

新郎可以親吻新娘了。

 

劍城緩慢的揭開了天馬的頭紗,頭紗底下的天馬卻令人忍不住想要發笑。

 

「......你那是什麼表情啊?」他似笑非笑的這麼問道。

 

「因為葵說哭了妝會花掉,這樣就不好看了......所以我正在加油!」

 

不知道是從哪個步驟開始眼眶已經聚集了不少淚水,只是因為罩著頭紗的關係所以沒有人注意到。這個時候覺得頭紗真是方便的東西啊,即使已經到了這樣的時刻天馬還是在想著些有的沒有的。

 

「那是騙你的,空野一定是用防水的化妝用品吧,因為是專業的,所以各方面都會多加注意的,怎麼可能一哭就花了。」

 

「那這是說我現在可以哭嗎?」

 

「還是不行。」劍城湊近天馬的耳邊刻意縮小了音量,嘴邊勾起了有些惡質的笑容,「你哭泣的樣子只有我能看見。」

 

天馬還想說些什麼,不過劍城卻搶先吻住了他的雙唇。

 

四周傳來了眾人歡呼的聲音,耳邊鬧哄哄的,不過天馬自動將這些聲音全部隔絕於外,彷彿這個當下只有他與劍城存在於此。無論是身體還是心臟,幾乎都要在這個熾熱的吻之中逐漸融化,並且同時獲得了濃烈的幸福感。

 

雙唇分離的片刻,劍城注視著天馬的雙瞳,然後這麼說了。

 

「以後請多多指教了,天馬。」

 

那張臉上後露出了非常帥氣的笑容。

 

 

 

 

 

 

 

 

 

 

 

 

 

我很喜歡結婚梗,但是說真的,打這篇對我來說實在是太艱困了(炸

那一天參加完堂姊的婚禮之後就下定決心來打這個了,但是遇到了化妝方面的用詞的障礙就暫時放置play了(喂)然後在京天日這天決定把這篇打完( *`ω´)

雖然參加過一次在教堂的婚禮,但是很多流程還是沒有搞明白,而且其實每個結婚的人家流程儀式都會有差別,所以我就按照自己經驗+上網查個資料完成了這個結婚梗(爆

用著有點段落式的方法在寫這篇故事,而且最後只停在宣告的部分就完結了,感覺像是結束卻又不像是結束,總之就這樣了←

希望大家會喜歡這樣我流式(???)的結婚梗♪(´ε` )

最後,1008京天日快樂!京天日快樂!很重要所以說兩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