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邊不會再更新囉 ><
新家地址►http://natsuna1008.pixnet.net/blog
  • 9905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閃11/GO。短文7

 【頭腦組】兩個人



門口傳來了敲門的聲音。

 

一邊喊著來了一邊站起身來的真名部走到了門口,他將右手放到了感應器上,偵測完畢的瞬間門便自動開啓了,伴隨著兩聲機械的嗶嗶聲響。

 

「呀,真名部君,晚上好。」

 

站在那裡的皆帆露出一貫的笑容向對方打了聲招呼。

 

「皆帆君?為什麼會在這種時間過來?」真名部有些訝異的眨了眨眼睛,「再過三分又五十四秒就要十一點了,已經徹底過了該上床睡覺的時間。」

 

「是這樣沒錯呢,不過真名部君也還沒有睡喔。」皆帆這麼說道,然後傾身湊到了真名部的面前,嘴角仍舊維持著相同的幅度,「在研究決賽的隊伍,對吧?」他伸出手指著對方身後放在地上還亮著螢幕的平板,雖然從這個角度看不太清楚畫面,不過隱約可以注意到上方顯示的有關於對方選手的各項資料。

 

「想要研究出好的戰術,不提前準備是不行的。」

 

將滑落的眼鏡推上鼻梁,真名部閉起了眼睛而後又睜開,這樣回應了對方。

 

「一個人做可是不行的喔,我也來幫忙吧。」似乎是早就有了這樣的想法,皆帆繼續說道,「就我的觀察,真名部君如果不分析到一定的階段是不會睡覺的吧,這樣的話對明天的訓練可是不好的喔。」

 

「這種被看透的感覺莫名的讓人有些煩躁啊......不過也好,兩個人的話確實會比較快速。」真名部搔了搔臉頰,然後轉過身走進了自己的房間。

 

他坐在了靠在床邊的地面上,右手拍了拍自己的隔壁的空位。

 

「進來吧,皆帆君。」

 

「那麼就打擾了。」

 

x

 

「風暴狂狼需要注意的地方是他們的速度和攻擊力,如果可以成功克服這點的話,我想應該可以順利的進攻。」

 

仔細盯著平板的真名部如此解析,他熟練的點擊著螢幕,其他更為詳細的資料馬上跳了出來,接著繼續進行分析的工作。

 

「皆帆君,關於這邊的問題,你有什麼想法?」

 

他偏過頭看向坐在身旁的皆帆,不知何時對方已經睡著了,埋頭於分析之中的自己完全沒有注意到身邊傳出的均勻的呼吸聲。

 

「皆帆君?」

 

真名部再一次試著輕輕的呼喚了一聲,不過對方還是沒有回應,原本歪向另一邊的頭靠到了自己的肩膀上,然後他聞到了自己非常熟悉的香味,似乎是皆帆身上的味道吧,淡淡的像是水果一樣的沐浴乳香。

 

「話說回來,皆帆君不是不能晚睡的嗎,真是的。」

 

很忽然的想起了先前聊天的內容,真名部看著對方自言自語說道。印象中那是關於能不能熬夜之類的話題,而皆帆給他的回答是沒有辦法,從以前到現在便是如此。

 

真名部忍不住嘆了口氣。

 

如果把對方叫醒的話似乎不是什麼恰當的選擇,他稍微思考了一下,最後決定將皆帆抬上自己的床鋪,並且替他蓋好被子。

 

「雖然戰術討論還沒完成,不過今天就先這樣吧。」

 

他將平板放到了桌上,接著關上了房間的燈光,自己也躺上了床。

 

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的看著皆帆的睡臉,沒想到對方的睫毛意外的很長啊。

 

心裡這麼想著的真名部,忍不住勾起了嘴角。

 

「晚安,皆帆君。」

 

他說,然後緩慢的閉上了雙眼。




——



【雨天】這個世界上最喜歡的人





——呐,你聽到了嗎。

 

他將雙手放在胸前,然後輕輕的閉上了雙眼。

 

這裡一個人也沒有,這是只屬於他的空間,周遭全部的一切都是由白色所組成的世界。

 

「能夠遇見你真的是太好了。」

 

對著空無一物的前方這麼說道,他緩緩的睜開了眼睛,湖水綠一般的雙瞳閃動著微微光芒。

 

「想要繼續和你一起踢球。」

 

「為了這個目的,我會好好的把身體養好的,記得等我喔。」

 

到了那個時候就可以盡情地踢球了,不必被病魔束縛在冰冷的病床上,也不用孤零零的一個人。他的身邊會有那個人的陪伴,還有大家也都在,那將會是個幸福快樂的世界。

 

他輕輕的搧動了眼睫,接著張開雙臂,微風迎向自己吹了過來。

 

「這個世界上,我最喜歡的人就是你了。」

 

——這些,你都聽到了嗎?

 

四周的空間開始出現裂痕,玻璃碎裂的聲響在耳邊響起,白色的世界消失了,景物變回了自己平時待著病房,沒有關上的窗戶可以聽見大自然的旋律,還有孩子們歡笑的聲音。

 

他一如既往的坐在病床上,不一會兒門口傳來了敲門聲。

 

「太陽,我來看你了喔!」

 

伴隨著稚嫩的少年音,房門被推開了。

 

站在那裡的身影是自己非常熟悉的。

 

「下午好,天馬君。」

 

他稍稍的偏過了頭,嘴角勾起了非常幸福的笑容。




——



【頭腦組】小日常




商店街那邊似乎新開了一家精緻的甜點屋,為了招攬客人,店家表示只要兩人一同前往就可以給予打折優惠,並且贈送一張下次光臨可以使用的免費甜點卷。

 

「好像很有趣呢,真名部君覺得呢?」

 

拿著雜誌的皆帆偏過頭看向站在身後的真名部,他伸出手指著幾乎佔據了整個版面的廣告,頁面充滿了活力的色彩。

 

「確實看起來還不錯,皆帆君想要去?」真名部將滑落的眼鏡推上了鼻樑,湖水綠一般的雙瞳眨了眨,「原來你對甜食有興趣?」

 

「我偶爾也是會吃一點的,吃了甜食心情總是會變好喔,真是不可思議的魔力呢。」皆帆輕輕的笑了出來,他將雜誌闔上然隨手放在了桌上,然後轉過身抓住了真名部的右手,「我們現在出發吧。」

 

「咦?現在?」真名部感到有些錯愕。

 

「當然是現在了,心動不如馬上行動嘛。」這麼說的皆帆看起來非常開心的樣子,這樣意外的像是小孩子的一面反而覺得有些可愛。

 

忍不住露出了苦笑,真名部跟著皆帆一起跑向了商店街。

 

 




 

 

 

 

 

 

 



 

 

 

 

 

「皆帆君,今天店家好像沒有開呢。」

 

「啊,是呢,看起來是這樣沒錯。」

 

兩個人站在拉上鐵門的甜點店面前,上面貼著這樣的標示。

 

『店主有事外出,今日不開店,非常抱歉。』



——




【京天】任性





劍城好像要去海外留學,似乎是到義大利去吧,其實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因為這些全部都是從別人那裡聽來的,之前完全沒有聽對方向自己提起這個消息,甚至連對方下個星期日就要搭早班的飛機離開日本也不曉得。

 

不管怎麼說都太過分了,為什麼對自己什麼都不說就準備自行離開了,這樣子很討厭啊。

 

那一天放學過後,因為場地整修的關係而暫停一次練習,天馬將書包整理好後便趕緊來到了劍城的教室,他站在門口擋住了準備離開的對方,臉上缺少平時那樣可愛的笑容。

 

「劍城,有話想和你說。」

 

「......隨便你。」

 

劍城只是看了一眼天馬,然後閉起了眼睛而後又睜開。

 

他們來到校舍後方的那片空地,那裡是很少人經過的地方,而且四周種植很多樹木,儘管是白天也仍是相當的灰暗。

 

「我想劍城自己心裡應該很明白我要說什麼吧。」

 

天馬湊到劍城的面前,從旁人的眼裡看來現在的他非常生氣。

 

「呐,為什麼都不告訴我,要去留學的事情?」

 

「要是和你說了的話,你一定會覺得很寂寞吧。」劍城拉開了他和天馬之間的距離,琥珀色的雙瞳直視著對方的雙眸,「可是你還是會笑著對我說恭喜你了,我很討厭這樣。」

 

「我討厭你露出那種表情,所以才什麼都不說。」

 

天馬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回應才好,因為劍城說得確實是事實,自己一定會有那樣的反應,也會說那樣的話。

 

可是,儘管如此,還是覺得討厭。

 

不管是不告而別的劍城,還是如此任性的自己。

 

「這樣的話,會覺得難過的不就是我了嗎?」

 

明明知道自己不應該說這麼任性的話的,但是還是忍不住這了說了,這是人之常情不是嗎?

 

這麼想的自己真是令人討厭。

 

「我不想要只有我一個人難過,劍城也要才行。」天馬伸出雙手抓住了對方的衣服,然後手緊了手中的力量,「好好的向我道別,然後去國外留學,等到你要回來的那個時候,記得要過來找我。」

 

「我們約定好了喔,就這麼說定了喔!」

 

這麼說得天馬露出了很認真的表情。

 

「我答應你。」劍城搧了搧眼睫,接著握住了對方的手。

 

「恩。」天馬偏著頭輕輕的勾起了嘴角,灰藍的雙瞳微眯了起來。

 

 

 

 

 

 

 

 

 

 


 

 

 

 

 

 

「那麼現在,可以給我一個道別吻嗎?」




——



【雨天】兩人日常





他輕輕的摸著他的頭。

 

「天馬像是小孩子一樣呢。」太陽的嘴角勾起了笑容,湖水綠一般的雙瞳閉了起來而後又睜開,「非常的可愛喔,最喜歡了。」

 

「怎麼突然說這種話啊,而且我可不是孩子。」忍不住嘟起了嘴巴的天馬這麼說道,不過他沒有阻止太陽的舉動,繼續任由對方撫摸自己的頭髮,像是某種小動物一樣。

 

「嘿嘿。」太陽只是輕輕的笑了笑。

 

天馬搧了搧眼睫,然後眨了眨灰藍色系的雙瞳,視線看向了太陽。

 

「最近太陽的身體如何呢?精神看起來不錯的樣子。」

 

「啊啊,是呢,都是托天馬的福喔。」太陽停下了手邊的動作,接著將臉湊到了天馬的面前,「因為天馬每天都來看我,所以很開心。」

 

「我什麼也沒有做啦,都是太陽很努力的關係呢。」天馬偏著頭露出了笑容,「下次什麼再一起踢足球吧,我們還可以去別的地方玩玩喔!商店街那邊最近新開了一家甜點屋,據說很好吃喔,太陽很喜歡吃甜點的不是嗎?」

 

太陽的眼睛閃爍著光芒,他將雙手握起拳頭並且放在胸前作出向下拉的動作,「好期待!一言為定喔!」

 

「恩!真希望那天趕快到來啊!」同樣露出笑容的天馬偏過頭說道,不一會兒他注意到了掛在牆壁上的時鐘,已經快到晚餐時間了,「啊,差不多該回去了,不然秋姐會擔心的!」

 

他拿起了放在地上的書包,然後站起身來向太陽道別,但是就在他轉過身準備離去的時候卻被對方抓住了手臂。

 

「等一下喔,天馬。」

 

太陽輕聲叫住了天馬名字,接著吻住了對方的嘴唇。

 

天馬的臉頰一瞬間染上了鮮艷的赤色。

 

「明天見了,掰掰。」

 

太陽偏過頭,臉上揚起燦爛的笑容。




——



【京天京】冰牛奶



ATTENTION:和之前的熱牛奶有些相似之處。



天馬將冰牛奶遞到了劍城面前。


 

「......為什麼是牛奶?」

 

雖然伸手接過冰冷的馬克杯並且道了謝,不過劍城還是忍不住這麼問了。

 

「誒,沒有為什麼喔,因為很好喝嘛。」天馬只是輕輕的笑著。

 

「算了,無所謂。」

 

劍城閉起了眼睛而後又睜開,然後將杯子湊到嘴邊慢慢的啜飲著牛奶。外頭的天氣很熱,據說氣溫高達了三十五度,冰涼的飲品正好可以當做消暑。

 

矮桌上面放著暑假作業,還有秋姐特別製作的餅乾作為點心,位於自己左側的電風扇轉啊轉的吹出了涼風,耳邊傳來了風扇快速旋轉的聲響還有戶外響亮的蟬鳴。

 

他很快的就將牛奶給喝完了,於是將空著的杯子放到了桌上。

 

嘴裡殘留著牛奶的香味。

 

坐在對面的天馬不知為何露出了有點奇怪的笑容。

 

劍城想要呼喚對方的名字,卻發現聲音無法從喉嚨發出來,然後身體莫名其妙逐漸地感到了沈重,就像是地心引力忽然增強了一樣,整個人貼在了地面無法任意行動,不管怎麼使勁也爬不起來。

 

「暑假作業什麼的。」一直沒有說話的天馬突然開口了,臉上仍舊維持著那張笑臉,「很無聊對吧?把生命浪費在這種事情上面很不值得呢。」

 

就算想要說話也沒有辦法的劍城只能睜大眼睛看著對方。

 

「呐,所以說,一起來做好玩的事情吧。」

 

他解開了自己衣服的扣子,然後湊近了劍城的臉蛋。




——



10/9SARU菲日。賀文


*因為很短沒有另行發佈,就放在這邊了(●´∀`人´∀`●)ネェェッン☆★



「對你來說,SARU是怎麼樣的存在呢。」

 

當然是非常重要的朋友,這點是毋庸置疑的。

 

「這樣的話,喜歡他嗎?」

 

不管是SARU還是大家都是最喜歡的喔。

 

「耶,是這樣子呢。」

 

......為什麼你好像還想說些什麼的感覺?

 

「不,沒什麼,是你的錯覺喔。」

 

長髮的女孩子勾起了嘴角,她用左手握著右手然後輕輕的放在了胸前。

 

「也許總有一天他會告訴你吧。」

 

無法明白對方所指的是什麼事情,但是不知道為什麼,自己已經沒有辦法開口說話了,無法順利的從喉嚨發出聲音,像是這樣的行為被刻意制止了一樣。

 

原本站在眼前的女孩子隨著四周景物的破裂一同消失了。

 

然後,他從一片柔和的光芒之中醒了過來。

 

「......是夢啊。」

 

菲環視了自己的房間一圈,所有的一切都是自己最為熟悉的,他過了好一會兒才恍然大悟,關於剛才過於真實的夢境。

 

「菲,早安啊。」

 

不知道是從哪裡出現的SARU湊到自己的面前,臉上掛著一如往常的笑容。

 

「恩,早安喔,SARU。」依照著既往的日常,菲也向對方打了招呼。

 

「今天是很特別的日子喔,菲知道嗎?」

 

「咦?」

 

「有重要的話要告訴你。」

 

SARU俏皮的吐了吐舌頭,那樣的模樣看起來非常可愛。

 

「是什麼啊?」菲輕輕的偏過了頭。

 

「這個嘛,等一下就知道囉。」SARU仍舊維持著臉上的笑容,「可是會讓你大吃一驚呢。」

 

 

 

 

 

 

 

 

 

 

 

 

 

 

 

 

 

 

 

 

想要對你說喜歡這件事情。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