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邊不會再更新囉 ><
新家地址►http://natsuna1008.pixnet.net/blog
  • 97951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頭腦組】想要和你一起。

 踏進澡堂的時候,在那裡見到了只有一個人的真名部。

 

沒有衣物的遮蔽,那副身軀看起來比平時更加的纖細。之前也聽對方說過了,他其實不是那麼擅長運動,因為所有的時間都花在了課業學習以及各種事物的計算,直到來到這裡才開始加緊鍛鍊自己的體能,不過說到這點,其實自己也是一樣的呢,體育是自己不怎麼擅長的科目。

 

他搔了搔臉頰,忽然回想起來還是初學者的他們,只是背著輪胎跑個幾圈就累倒在地上的畫面。現在回想起來還真是丟臉啊。

 

腦袋一邊想著些關於自己以及真名部的事情,他輕輕的拉上了門,然後無意間注意到了對方那頭淡紫的髮絲。原本有些微翹的髮尾因為接觸了水而緊貼在了臉上,白皙的臉龐雖然是平時見慣的容貌,但是少了鏡框的束縛反而顯得有些稚氣。

 

這樣的真名部看起來就像是女孩子一樣,他忍不住這麼想著。

 

......哈哈,只是開玩笑呢。

 

踩著緩慢的步伐前進,皆帆悄悄的接近對方的身後。

 

耳邊充斥著水流的聲音。

 

佈滿蒸氣的空間讓人感覺非常的溫暖。

 

然後他輕輕的勾起了嘴邊的笑容,「呀,真名部君。」向對方打了聲招呼。

 

「早就注意到你了,可別把我當笨蛋啊。」

 

真名部撇了撇嘴,沒有將視線放到對方身上,雖然話是這麼說,不過還不如說是眼睛無法聚焦的緣故,還有加上霧氣彌漫的這個原因,眼前的事物模糊的讓他無法看清楚,所以才沒有刻意轉過頭看著對方。

 

他持續著手邊的動作,將洗髮乳擠在掌心,接著雙手合掌製造泡泡,然後開始按摩自己的頭皮,於是頭頂一下子充滿了雪白的泡泡,某種香甜的氣味擴散了開來,有點像是青蘋果的味道。

 

「我可沒有要嚇你的打算喔。」皆帆輕聲說道,臉上仍舊掛著笑容。

 

他坐在真名部的旁邊,右手扭開了水龍頭,熱水嘩啦嘩啦的灑在了身上,練習造成的疲憊在一瞬間似乎都隨著水流流逝了。

 

原本有些散去的霧氣又開始重新聚集起來。

 

「會挑這個時間來沐浴還真是稀奇呢,現在大家都準備入睡了喔。」

 

真名部抹去快要從頭頂流下來的泡沫,眼睛閉了起來而後又睜開。

 

澡堂比平時還要安靜許多,大概是因為只有兩個人的關係。正常的入浴時間,這裡總是充滿大家聊天的聲音,非常的熱鬧,不過隔壁偶爾會傳來女生不滿的抱怨,說是太吵了什麼的。

 

他伸手扭開水龍頭,熱水沖走了整頭的白色泡沫,身體再一次變得溫暖起來。

 

「雖然這麼說,不過真名部君不也在這種時間洗澡嗎?」皆帆輕輕的笑了下,他讓熱水持續沖著自己,同時隨意的拿了一瓶放在眼前沐浴乳,在用力的左右搖晃下倒出一些在自己的手心。

 

沐浴乳的顏色是如同大海一般的湛藍,散發著海洋的氣味。

 

可以按照自己的喜好選擇喜歡的牌子真好呢,女孩子那邊對於這點應該感到更開心吧。

 

「......只是突然想要沖一下熱水而已。」真名部簡單扼要的回應,他停止了從頭頂沖下來的水流,站起身來背向對方,然後以緩慢的動作踏進浴池之中。

 

水溫是很適合進入的程度,不會太過熾熱,也沒有由於擺放太久而冷卻下來,因為這裡的水是會不斷更新的,如同外面營業的澡堂一樣的設計。裝在最右側的出水口散發著清晰可見的熱氣,如果太過靠近的話,會被燙傷也不一定。

 

「還有,頭髮稍微出汗了。」他像是忽然想起了什麼接著補充說道。

 

「是嗎,哈哈。」皆帆在洗去身上的泡沫之後也跟著一起進入了浴池。

 

廣大的澡堂只有兩個人。

 

「怎麼說才好,果然很安靜呢。」習慣性想要推眼鏡的真名部直到伸手之後才發覺自己現在並沒有帶著眼睛,於是他趕緊替換動作,擦拭著臉上的水珠。

 

「這種情況下不說點話好像挺尷尬的。」皆帆客觀的分析了現在的狀況,太過認真的模樣不為何看起來有些滑稽,不過本人對此倒是擺出一副不怎麼在乎的樣子,「對了對了,真名部君,要聽我說件事情嗎?」

 

「恩,你說吧。」

 

真名部向後靠了一些,偏過頭看向了對方。

 

「昨天在圖書館找到了很有趣的書喔,是一本關於警察與犯人的分析,沒想到能夠在這裡發現這樣的書呢。」一旦提到自己感興趣的話題便顯得非常開心的皆帆露出了笑容,他竪起自己的食指,滔滔不絕的說著關於書本的事情,「看了這本書之後,我越來越肯定自己果然很想成為刑警呢!」

 

「說起來,皆帆君說過仰慕自己的父親吧。」

 

「是呢,我想要成為和爸爸一樣厲害的人。」

 

仿佛回想起初次與對方談起這個話題時的那段記憶,他輕輕左右搖擺著身體,思緒似乎回到更加久遠的過去,爸爸還沒去世之前,一家人共度的時光。

 

『和人真像爸爸呢。』

 

『如果是和人的話,一定能夠成為超越我的最優秀的刑警。』

 

啊,一定會的,為了這個目標他會努力的。

 

即使爸爸不在身邊,對他來說想要追趕的目標已經沒有了,但是這個夢想永遠也不會改變。

 

「其實我,一直很羨慕皆帆君,雖然你以前曾經說過很羨慕我。」

 

真名部忽然開口這麼說道,因為太過突然了,皆帆下意識的轉過頭看向對方,但是霧氣卻將那抹身影變得模糊不清,只能隱約看見身體的輪廓,還有那頭在白霧之中較為顯眼的紫色髮絲。

 

「皆帆君有著明確的目標這點,很羨慕呢,因為就算是我也還是不知道未來該做什麼才好。」伸手稍微揮散瀰漫四周的霧氣的真名部閉起眼睛而後又睜開,露出有些不好意思的表情,「總是想著該如何更進步才好,可是關於更久遠的事情從來沒有考慮過。」

 

「什麼嘛,原來是這種事情。」對於真名部的煩惱,皆帆忍不住笑了出來,「以後的事情慢慢考慮就好了,現在我們還是小孩子呢。」

 

真名部有些不甘心的撅起嘴巴,可是卻也無法反駁對方所說的話。

 

他捧起浴池中的水往臉上潑去,然後換了個話題。

 

「比賽結束之後,皆帆君就會去國外了嗎?就是黑岩監督答應的事情。」

 

「雖然不是說馬上,不過根據當初的約定,應該很快就會離開日本了。」

 

皆帆思索著當時訂下的約定,腦中快速安排著適當的日期和時間,接著他注意到真名部臉上有些微妙的表情,似乎是想隱瞞自己失落的神情,雖然只有些微變化,但是不斷的改變讓他覺得非常有趣。

 

忍不住想要小小欺負一下。

 

「就算去了國外也會和真名部君保持聯絡的,所以不用太過寂寞喔。」

 

他閉起了一隻眼睛,嘴角勾起了笑容。

 

「誰、誰感到寂寞了!我才沒有!我看寂寞的人是皆帆君才對吧!」真名部將臉湊到皆帆面前,兩個人之間的距離一下子縮短了不少,似乎連對方的呼氣都可以感覺的到,「可不要一個人在國外哭著想家喔!」

 

「那算什麼啊,哈哈哈。」

 

澡堂迴盪著兩個人的笑聲,慶幸的是沒有人因為太過吵鬧而過來抗議。

 

「好像有點泡太久了啊,我想差不多該起來了。」皆帆抹去額際滑落的汗珠,對著身旁的真名部說道,「稍微有點熱呢。」

 

不曉得他們已經待在浴池裏面多久了,至少比起平時洗澡的時候還要更加的長久吧,聊天讓他幾乎忘卻時間的流逝,果然是打發時間的好夥伴。

 

他將雙手放在石製的浴缸上面,然後用力支撐起自己的身體。冰涼的空氣觸碰到身體已經不會覺得寒冷,感覺到的反而是一種舒爽的涼快。

 

正當右腳準備跨出去的時候,其中一隻手卻被抓住了。

 

「真名部君?」

 

皆帆帶著疑惑轉過了頭,接著重心不穩的關係正面跌到對方身上。

 

四周響起水花四濺的聲響以及雙方錯愕的叫聲。

 

真名部在水中掙扎,彷彿一隻溺水的人魚,他拚命揮動著雙手,好不容易才將頭探出水面,臉上佈滿水珠,頭髮也全部濕透了。

 

腹部感覺到了重量,他眨了眨雙眼並且抬頭一看,發現皆帆跨坐在他的身上,纖細的雙手壓在自己的肩膀上面。太過靠近的距離讓臉頰刷上一層有如蘋果的色彩,他不知道視線該往哪邊擺,心臟撲通撲通的跳個不停。

 

「那、那個,抱歉!突然抓住你的手。」

 

在這樣混亂的狀況下,嘴裡只擠出了幾個隻字片語,真名部慌張的左顧右盼,同時慶幸著除了他們以外沒有人在這裡。如果被別人看到這麼尷尬的樣子,他乾脆挖個洞跳下去算了。

 

「不,我才該說抱歉才對,真名部君。」皆帆不好意思的搔了搔臉頰,他緩慢的移動自己的姿勢,然後稍微拉遠了兩個人之間的距離,「不過,有什麼事嗎?」

 

「啊,怎麼說才好......那個。」

 

真名部撇過頭,臉頰仍舊維持著赤紅的色彩。

 

「就算到了國外也會跟我聯絡什麼的......是真的吧?」

 

「咦?」沒想到會是這樣的事情,皆帆有點反應不過來,不過他馬上就輕輕的笑了出來,「恩,這是當然的囉,一定會的。」

 

對方似乎露出鬆一口氣的表情,但是下一秒卻拼命強調自己並不是寂寞才這麼說的,只是害怕出國的皆帆會感到無聊,所以自己可以作為聊天的對向,僅此而已。

 

還真像小朋友啊,可是一點也不討厭就是。

 

莫名的覺得這樣的對方非常可愛,會這麼想的自己是不是有點奇怪呢。

 

皆帆下意識的伸出手搓揉著真名部的頭髮,嘴角再度揚起了笑容。

 

 

 

 

 



 

 

結局:又跟我最初想寫的不一樣了。・゜・(ノД`)・゜・。

原來這已經變成常態了嗎qqqqqq這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啊(自言自語ing

話說回來,這次結局弄成有點未完成的感覺,歡迎自行腦補接下來的劇情!(X

對了對了,原本的標題是:「想成為你的......」

因為新結局完全不搭嘎就沒有採用了,雖然新標題看起來也和內容不符就是ㄜ

這邊也歡迎看著舊標題自行想像原本的故事會是什麼!(喂

總之,這是久違的頭腦組!希望大家可以喜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