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邊不會再更新囉 ><
新家地址►http://natsuna1008.pixnet.net/blog
  • 97951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閃11/GO。短文8

【GO】茶杯小精靈



餐廳的木製桌上放著一盒茶包,似乎是母親最近購買的,名稱叫做香橙紅茶的樣子。

 

劍城沒有喝茶的習慣,不過由於母親的嗜好,家裡的櫃子總是堆滿了各種不同口味的茶包。光是紅茶包就有數十種,其餘還有烏龍茶、花草茶,還有伯爵奶茶,以及其他無法叫出名字的品牌和名稱。

 

或許自己的家都可以開一家茶館也不一定,他忍不住有了這樣的想法。

 

今天心血來潮想要試試看這個紅茶的味道,劍城在路過餐桌的時候順手拿了一包茶包,然後拿著母親擅自替自己買的茶具走進了廚房,熱水壺放在位於角落的白色架子上。

 

他將茶包放入杯子,接著沖入500cc的沸騰熱水,再悶大約三分鐘後便將茶包取出。想不起來是誰曾經教過自己這種泡法,不過那種事情怎麼樣都無所謂。

 

杯子上方冒著熱氣,略微酸甜的氣味飄散在空氣之中,大概是女孩子會喜歡的那種味道。

 

劍城把茶杯輕輕的放置在桌子上,正當他轉過身去尋找可以用來攪拌的湯匙,有什麼奇怪的現象突然發生了。

 

伴隨著某種軟綿綿的聲音,耳邊傳來了類似的物體撞擊著玻璃的清脆聲響。

 

他轉過身來,看見某個小小的身影躲在茶杯的後方,還沒有反應過來那到底是什麼奇妙的生物,那個東西就開口說話了。

 

「那個那個,我是茶杯小精靈喔!」

 

他的手中握著比起自己還要稍微大一些的銀色湯匙,身上穿著的是黑色的吊帶褲以及白色襯衫,還有深紫與淺灰相間色彩的膝上襪。

 

「我的名字叫做松風天馬,從今以後你就是我的主人了,請多多指教!」

 

有著褐色頭髮的嬌小身影帶著稚氣的聲音這麼說道,嘴角勾起了可以稱得上是可愛的笑容。




——



【菲SARU】那個冬日夜晚



 

那是一個下著大雪的冬日夜晚。

 

SARU偷偷的鑽進了菲的被窩裡面,然後緊緊的抱著對方。

 

菲的身體非常暖和,而且觸感很好,軟綿綿的,就好像是棉花糖一樣。

 

「真是的,SARU,你在做什麼啊?」菲有些無奈的說道,不過還是任由對方抱著自己,熟悉的味道充斥在鼻腔之中,是他很喜歡的氣味。

 

「想要抱著菲睡覺,不行嗎?」SARU睜著那雙深紫的雙瞳,並且稍微收緊了手中的力道。

 

「也沒有不行啦......SARU真是愛撒嬌啊。」這麼回應的菲輕輕的笑了出來,然後緩緩的搧了搧眼睫,「不趕快睡覺的話,明天會起不來喔。」

 

「恩,我知道。」仿佛變成小孩子的SARU閉上了眼睛,縮在菲懷裡的他看起來變得好小,「晚安,最喜歡菲了。」

 

「我也是喔。」菲輕輕的摸著對方的頭,翠綠的雙瞳微瞇了起來。

 

「最喜歡SARU了,祝你有個好夢。」




——



【菜花親子】關於我們



 

末日之戰結束了,所有的一切都告了一個段落。

 

大家一起從未來回到了兩百年前的世界,不過在菲和黃名子等人回到各自原本的時空之前,他們在這裡多待了幾天,除了消除戰鬥的疲勞以外,也可以順便參觀一下天馬所待著的這個時空,因為之前發生太多事情,都沒有機會好好的到處玩樂。

 

那一天吹著微風的晴朗日子,黃名子拉著菲一起前往了附近的商店街,假日的關係人潮理所當然的很多,不過熱鬧的氣氛令人感到愉悅。他們在裝潢可愛的店家買了冰淇淋,一人各點了一支,粉紅色與白色的。

 

「我最喜歡草莓口味了喔。」黃名子偏過頭輕輕的笑著,臉上的笑容感覺非常可愛。菲總是差點忘記眼前的這個女孩子是自己的母親,儘管這麼告訴自己,還是沒有什麼真實感。

 

他搔了搔臉頰,不知怎麼的忽然覺得有點不好意思。

 

也許是因為,站在身邊的怎麼看都是和自己同年齡的普通女孩子吧。

 

既活潑開朗又堅強,爸爸是不是被這樣的黃名子給吸引了呢。

 

小小的腦袋快速的轉動著,想著一些有的沒有的,不過他很快的就將這些丟出腦袋,然後整理了下自己有些凌亂的思緒。

 

他們隨處走動,看了很多的東西,也玩了很多,尤其是在電動玩具店的時候,似乎待上了很長一段時間,另外黃名子好像很喜歡射擊相關的遊戲,而且意外的很厲害。

 

「我在家裡也常常玩類似的遊戲片喔。」

 

在打倒最後一個殭屍之後,黃名子持著手槍如此帥氣的說道。

 

離開遊戲店之後,他們繼續向前,最後來到了公園稍作休息,那裡充滿了孩子們的歡笑聲。

 

「好開心啊,第一次和菲一起逛街,這是很棒的經驗呢。」黃名子抱著剛才在轉角賣著可愛物品的店家買下的大型兔子玩偶,臉上露出了滿足的笑容。

 

「是啊,的確是第一次呢,感覺真是不可思議。」菲輕輕的搧了搧眼睫,然後向後靠在了椅背上,湛藍的天空映入眼簾之中,並且點輟著幾朵看似柔軟的白雲。

 

「有菲這樣可愛的兒子我真幸福啊。」

 

「這、這麼說我很難為情的啦。」

 

「啊啦,難不成菲害羞了嗎?」

 

黃名子咯咯的笑了出來,如同陽光一般燦爛的笑顏。

 

如果用花朵來比喻的話,就像是向日葵一樣。

 

「害羞什麼的才沒有。」菲撇過了頭,草綠的雙瞳閉起起來。

 

「唔恩,很令人懷疑喔。」黃名子微瞇起了雙眼,她傾身湊近了對方,雙方的距離一下子變得很近,臉頰好像快要貼在一起了。

 

菲覺得心臟跳動的速率好像加快了一些。

 

「靠太近了啦,黃名子......」

 

「好吧,這次就放你一馬好了。」

 

聽到對方這麼說的菲在心裡鬆了一口氣,不一會兒他重新看向黃名子,對方又換了一個話題。

 

「話說回來啊,後天就要回去了,得好好把握和菲相處的時光呢。」

 

「啊......是呢。」

 

在這裡的日子太過安逸,他幾乎快要忘記自己不是屬於這個時空的人,而眼前的女孩子也不是與自己相同時空的存在。他們來自不同的時間點,能夠以這樣的身份相見只能說是多虧了高端的科技。

 

「分開之後會變得寂寞呢。」那一瞬間黃名子似乎露出了有些落寞的神情,不過那樣的表情下一秒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平時可愛的笑容,「但是我不會忘記菲的,所以菲也不可以忘記我喔!」

 

「......才不會忘記呢。」菲小聲嘟囔著,眉頭微微的皺了起來。

 

「呐,我來給菲一個道別禮物吧!」

 

黃名子忽然從椅子上站了起來轉過身對菲這麼說道。

 

菲還來不及反應過來,只見黃名子再一次湊到了自己的面前,然後柔軟的物體碰到了自己的臉頰。

 

意識到自己被吻的時候已經過了好幾秒鐘。

 

「好了,我們回去吧。」

 

仍舊維持著笑容的黃名子牽起了菲的手,朝著回家的方向向前奔跑。




——



【偽京天】你是誰?



 

「怎、怎麼了?今天的劍城很奇怪啊......?」

 

天馬下意識的向後退了幾步,肩膀卻已經撞到了牆壁,冰涼的觸感讓他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呀,奇怪什麼的,這只是天馬君的錯覺喔?」劍城將右腳卡進了對方的雙腿之間,然後緊緊的抓住了那隻手無足錯胡亂揮動的雙手,並且稍微用力的壓在頭頂上方,「現在想做了,不行嗎?」

 

「等、等等!這種地方怎麼想都是不行的吧?而且為什麼突然叫我天馬君了,劍城果然哪裡和平常不太一樣——」

 

天馬想要繼續說些什麼,不過下一秒嘴唇被對方堵住了,柔軟的唇瓣貼在自己的上面,不一會兒劍城的舌頭撬開自己的牙齒伸了進來和自己的交纏在一起。非常熾熱的溫度,全身都像是快要燃燒起來一般。

 

他沒有辦法掙扎,只能任由對方肆意吻著自己。

 

圍在腰部的毛巾不知何時鬆脫了,緩緩的掉落在一旁的地面。

 

「嗚恩......唔、恩恩!哈啊......!」

 

唇舌分離的時候,嘴邊牽起了半透明的銀絲,那樣的畫面看起來非常色情。

 

早已闔上雙眼的天馬大口喘著氣,即使是現在他還是無法習慣長時間的接吻,當他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那雙灰藍色的瞳孔彷彿水面上氤氳的霧氣。

 

劍城輕輕的觸碰著對方柔軟的臉頰,嘴角勾起了惡質的笑容。




——



【白修】再見




「修,你還記得我們曾經約定好要一起去看雪嗎?」

 

白竜躺在翠綠的草地上,右手緊緊握著躺在另一側的修的左手,他第一次注意到原來對方的手掌比自己想像中的還要小,而且有些冰涼。明明在一起相處了很長一段時間,可是這還是他們初次牽起彼此的雙手,光是這樣輕輕觸碰著似乎就能夠感受到對方的心情。

 

「恩,還記得喔。」修輕聲的回應,他搧了搧眼睫,最後還是閉上了雙眼,「不會忘記呢,因為是和白竜的約定。」

 

在這座名為神之伊甸的島上不會下雪,所以白竜說了總有一天會帶著自己離開這裡,然後兩個人一起去看雪,軟綿綿又雪白的美麗結晶。

 

「雖然很開心,可是對不起,那個時候沒有對你說出口的話。」話語之中帶著一絲惋惜,修開口這麼說道,「我不能離開這座島的這件事情。」

 

因為靈魂被束縛在了這座島上,所以一輩子都只能留在這裡,哪裡也去不了。

 

他感覺到白竜握著自己的那雙手收緊了些許力道。

 

「我知道。」白竜側過身看向身旁的修,看起來像是快要哭出來的樣子,不過他強大的自尊心是不會允許他哭泣的,所以眼角並沒有淚水滲出的痕跡,「隱隱約約察覺到了,可是還是想帶你走。」

 

很任性的話語,他自己也明白,但是為了這個願望,不想就這麼捨棄可以稍微向對方任性一下的這個權利。

 

「這麼說我會很困擾的啊,白竜。」修的嘴角輕輕的勾起了苦笑,「因為這是已經無法改變的事實了,而我也將消失了。」

 

他將另一隻手伸向空中,手臂的顏色逐漸褪色,變成了有點半透明的色彩,而身體的變化更是明顯。

 

「......時間、要到了嗎?」白竜顫抖的雙唇吐出了這句話。

 

「差不多了。」修輕輕的回應,他閉起了眼睛而後又睜開,然後湊到了白竜的面前,「我很高興能夠認識白竜喔,也許下一次你來到這座島的時候還有機會可以見到我呢,所以並不是永遠都見不到了喔?」

 

「這樣就要看我究極的幸運力了。」白竜發現自己已經無法觸碰到對方的雙手,只有幾乎快要與自己貼在一起的那張臉蛋還維持著原本的顏色,「絕對會再相見的,到了那一天,我會為了你特地把雪帶過來的,這樣就可以實現那個約定了。」

 

「恩,我很期待喔。」

 

修朝著對方伸出了手,即使已經無法碰到對方,卻還是做出了擁抱的動作。

 

「下次見了,白竜,我最珍貴的摯友。」

 

他將唇輕輕的覆蓋在白竜的上面,然後在全部消失之前,白竜確實看到了,那張臉上露出了從未見過的,看起來非常幸福的笑容。

 

「......笨蛋。」他忍不住這麼說道。

 

修消失了,這裡只剩下自己一個人。

 

四周只有風的聲音。

 

「啊啊,好想哭。」

 

白竜將身子像小動物一樣捲曲起來,他用手臂遮住了雙眼,最後在嘴角嚐到了鹹味。




——



【井拓】那天晚上



 

據說房間的門鎖系統突然故障的緣故導致大家沒有辦法回到各自的房間,於是在各種考量之下,今天晚上只好一起睡在空間比較寬闊的操控室。

 

「哈哈,好像修業旅行一樣!」抱著從儲藏室拿來的備用枕頭的信助愉快的倒向已經鋪好被單的柔軟地面,原本深藍的色彩現在是一片的雪白。

 

「雖然好像還是有點擁擠,不過偶爾這樣感覺也不錯呢。」野咲稍微環視了周遭一圈,然後輕輕的勾起了嘴角。和朋友一起睡覺什麼的,對她來說這是從來沒有過的經驗,因此心情感到有些雀躍。

 

「這還是我第一次睡大通鋪。」真名部習慣性的推了推眼鏡。

 

「通常這種時候最適合打枕頭仗喔。」皆帆伸出了左手比出一的手勢,臉上露出了很可愛的笑容。

 

他們各自找了自己喜歡的位置坐下,只有半開的電燈照出的是鵝黃色的光芒,柔軟的光線讓睡意紛紛湧了上來。

 

盥洗完畢的其他人也在幾分鐘後陸陸續續的過來了。

 

「明天還有重要的練習,大家趕緊睡覺吧。」

 

這麼說的神童利用遙控器關上了電燈,然後四周一下子被黑暗覆蓋了,眼睛還沒有習慣漆黑的地方,想要看清楚東西也變得困難,不過既然都要睡覺了就沒有這個必要了。

 

半夜醒來上廁所回來的井吹半瞇著眼睛摸黑走進了操控室,雖然小心翼翼的盡量避開了躺在地上的隊友以免踩到他們,但是他還是不小心踢到了誰,甚至因為重心不穩而跌到了對方的身上。

 

兩個人同時發出了叫聲,隨後雙方趕緊摀住了對方的嘴巴。

 

如果把大家都吵醒就不好了,兩個人大概都是這麼想的。

 

這種時候還真是不方便。

 

「我說,很痛啊,走路可以看路嗎?」神童似乎認出了對方的身份,於是很不客氣的這麼說道。

 

「我又不是故意的!這裡很擠啊!」井吹這麼回應,眉頭忍不住皺了起來。他稍微動了動身體,或許是壓在對方身上的關係,並沒有想像中的那麼痛,只是腹部受到了壓迫,不過這點神童大概比他還要更加疼痛,可是他沒有辦法看清神童現在的表情。

 

「不管怎麼說,趕快從我身上起來!你很重啊!」由於疼痛的衝擊讓他從睡夢中直接被拉回了現實,頭腦還有些不清晰,力氣也無法完全失展,他只能輕輕的推動對方。

 

「喔、抱歉......」

 

井吹打算回到自己睡覺的位置,可是那裡卻不知何時已經被睡相不是很好的鐵角給占據了,而其他人也似乎多多少少移動了他們的位置,原本已經不是很足夠的空間變得越來越小了。井吹一瞬間不知道自己現在該去哪裡睡覺,雖然試著推動鐵角讓他回歸原位,沒想到卻被突如其來的拳頭給揍了一拳。

 

他再一次倒回了神童的身上。

 

「喂、喂!」神童覺得自己的身體很沈重,可是也無法把對方趕走。

 

「神童,你睡過去一點,讓個空位給我。」幾分鐘的折騰讓井吹感到疲憊了,他閉起了眼睛而後又睜開,然後這麼說道,「我可不想趴在你身上睡覺。」

 

「我也不想啊!可是我這邊也很擠啊?」神童試著往隔壁挪動一些,肩膀卻已經碰到了睡在自己另一邊的野咲,女孩子特有的香味傳了過來,這讓他強烈認為絕對不能再往旁邊移動了。

 

真是太糟糕了,為什麼只是睡個覺還可以這麼刻苦。

 

井吹覺得頭開始有點痛起來了,無法認真思考這種情況的解決辦法。不管怎麼樣,他伸手托住了神童的後腦,左手則按住了對方的肩膀,然後向左側翻身,並且側身擠入了那個小小的縫隙之中。

 

「這樣總可以了吧,反正暫時而已。」

 

他這麼說道。

 

現在的姿勢是自己抱著神童的動作。

 

「等、等等!喂!」神童有些慌亂的想要反抗,卻被井吹給制止了。

 

「別動,趕快睡覺啊,睏死了。」

 

稍微收緊了手中的力道,他將對方抱在懷中,眼睛逐漸的闔上了。

 

儘管看不見井吹的臉,可是可以清楚的聽見對方均勻的呼吸聲,還有心臟跳動的聲音,全部的一切都距離自己非常的靠近。

 

「......好尷尬。」

 

神童用力的閉起了眼睛,而他感覺到自己的體溫似乎變高了。

 

絕對是太擁擠的緣故吧。他這麼想著。




——



3/4頭腦組。賀文



 

「皆帆君。」

 

從門口探出頭來的真名部開口叫住正好從經過走廊的皆帆,無法聚焦的雙眼讓他沒有辦法看清楚對方的臉龐,不過那頭橘子色的髮絲讓他確定自己並未認錯對象。

 

在對方還沒有開口之前,他趕緊接著這麼說道。

 

「幫我找眼鏡。」

 

x

 

皆帆將右手輕輕的握成拳狀,接著習慣性的放在下顎,做出一副思考的模樣。

 

「沒想到真名部君會犯下這麼粗心的事情呢。」他微微的勾起了嘴角,露出與平時相同的笑容,「那麼,確定是在房間裡面遺失的嗎?」

 

「記不太清楚了,因為剛才很想睡的關係。」真名部的臉頰染上淡淡的紅色,然後有些不好意思的搔了搔臉頰。雖然這是在驚覺自己並沒有戴著眼鏡,然而舉起的右手停在半空莫名覺得尷尬的關係之後才趕緊轉換的動作。

 

平時的習慣動作一時之間是難以改變的,皆帆當然明白這點,所以當他看見對方刻意的轉換動作什麼也沒有說,只是在嘴角展現了不明顯的笑意。

 

「什麼都看不清楚實在是很困擾,希望皆帆君可以幫忙一下。」

 

「恩,這是當然的,這可是真名部君的請求呢,才不會拒絕的。」

 

「希望你別誤會,這並不是請求,只是讓你幫我尋找眼鏡而已。」

 

真名部豎起食指補充說道。

 

x

 

在房間裡面搜尋將近半個小時,卻毫無收獲。

 

「我有百分之九十九點八九的肯定,眼鏡不在真名部君的房間。」

 

站在房間中央的皆帆偏過頭對著因為沒又戴眼鏡而三度撞上東西的真名部這麼提醒,「說不定是在澡堂那邊吧,那是真名部會脫下眼鏡的地方之一呢。」

 

「我倒是不記得我今天有去過那裏......」

 

「今天的真名部一直都在晃神,也許有去過喔。」

 

皆帆將臉湊到真名部的面前,那張一如往常掛在臉上的笑容,還有那個說話的口吻,不知為何突然的令人覺得有些討厭。

 

真名部忍不住微瞇起了雙眼,他想要說些什麼,不過才剛吸氣準備說話卻又被對方給打斷了。

 

「沒有戴眼鏡的真名部各種意義上的很危險呢,所以我就替你去看看吧。」

 

說出這樣有點意味不明的話語,皆帆向後拉開與真名部的距離,然後踏著不算緩慢的步伐來到了門口,「真名部君,在我回來之前就乖乖待在這裡喔。」

 

「等、為什麼我非要聽你的話不可啊......!」

 

那個橙色的背影在句子講到一半的時候便從眼前消失了,房間又恢復成了一片寂靜的空間。不,從剛才開始隔壁就不時傳來奇怪的碰撞聲響,嚴格來說這裡一點也不安靜。

 

他沿著床坐邊了下來,不管怎麼說還是姑且決定待在這裡好了。

 

「......今天的皆帆君,有種說不上來的奇怪。」

 

他對著空氣喃喃自語,爾後緩緩的閉上了眼睛。

 

x

 

他感覺到有人在搖著他的肩膀,耳邊傳來了自己很熟悉的聲音。

 

「......部君、真名部君!」

 

在慵懶的搧了搧眼睫之後,映入眼簾的是皆帆放大的臉龐。

 

「找到眼鏡了?」

 

「你在說什麼啊。」

 

原本以為是來告知自己終於尋獲失蹤的眼鏡的消息,沒想到對於自己的疑問,皆帆卻明顯露出了不明白自己在說些什麼的表情。

 

「先別提這個了,在這裡睡著的話,可是會感冒的喔。」

 

「咦?」

 

真名部發出了疑惑,接著環視了四周一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