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邊不會再更新囉 ><
新家地址►http://natsuna1008.pixnet.net/blog
  • 98729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閃電十一人GO】京天。淋上蜂蜜與巧克力的超純粹愛戀 《試閱》

片段一、


他睜開雙眼,刺眼的光線卻讓他忍不住再次閉上眼睛,伸出的左手放在臉上遮去了透過玻璃窗面照射進來的陽光。他開始痛恨起睡前不把窗簾拉上的自己,但是即便如此抱怨也無法改變強烈陽光襲來的事實。
 
濃厚的睡意讓他完全不想離開床鋪,疲憊的身軀讓他想要繼續沉睡。眷戀著柔軟的被窩傳來的溫暖的他並不打算為了拉上窗簾而鑽出被窩。
 
出身沖繩的他非常不擅長應付寒冷的天氣,因此外頭的冷空氣對他來說是個嚴重的致命傷害。如果有人問對自己來說在冬日最艱辛的事情是什麼,那麼大概就是晨練的時候吧,能夠不畏懼寒冷而從床上爬起事件非常偉大的事情。
 
說起來,好像沒有邀請那個人去過沖繩呢,下次有機會的話就問問看吧。
 
他側過身子背對那道耀眼的光芒,順手拉過棉被蓋住自己的腦袋。
 
腦中冒出就算再睡一會兒應該也沒關係吧這樣的想法,天馬仍舊緊緊的閉著雙眼,絲毫沒有打算起身的意願。話雖如此,心中卻總覺得好像忘記了什麼重要的事情,但是昏昏欲睡的腦袋怎麼樣也無法憶起。
 
於是他再度沉沈睡去,再次醒來的時候同樣不知道經過多久的時間。
 
他伸出手想要拿到放在床邊的手機,不過胡亂探索的右手反而讓手機摔落地面發出輕微的敲擊聲響。這樣子自己與手機的距離就變得更遠了,要是想拿到手機就必須鑽出被窩,一想到這點他就決定放棄手機的搜尋工作,身體再次如同小動物一般的捲曲起來。
 
「天馬!」
 
就在意識差點再次消失的時候,房間外面忽然傳來呼叫自己名字的聲音,儘管濃厚的睡意侵襲著他的腦袋,他還是認出那是來自秋姐的呼喚。
 
他喃喃自語一般的小聲回應了對方的呼喚,不過想必這樣的聲音是不會有人聽到的,但是他並不打算扯開喉嚨吶喊,因為那樣會破壞想要繼續陷入睡眠的興致。
 
接著又經過一會兒安靜的十秒鐘,預料之中的又聽見秋姐的聲音。
 
「天馬!你起床了沒?劍城君來找你了喔!」
 
如同關鍵字一般的名字讓天馬有了反應,抓著枕頭的右手稍微動了一下,不過身體還是沒有任何大太的動作。
 
腦袋雖然比起剛才還要清晰一點,但是他還是繼續躺在柔軟的床鋪享受那份溫暖。
 
天馬不明白劍城突如其來的拜訪是為了什麼目的,努力想要從混亂的記憶之中找出些許蛛絲馬跡。正當他覺得似乎快要想起什麼的時候,捲在自己身上的被子忽然被用力的抽走了,突然的發展以及侵襲而來的冷空寂讓他忍不住大叫出聲。
 
「喂,你是要睡到什麼時候啊。」
 
略微低沈的嗓音傳入耳裡,天馬抱著輕微顫抖的身體,然後將視線移到聲音的發源處,那位抽走自己棉被的罪魁禍首。
 
「早、早安。」他苦笑著向對方打了聲招呼,同時在心中拚命的吐槽對方一副活像是要對自己做什麼一樣用著凶神惡煞的眼神看著自己的模樣,「……劍城。」
 
「別跟我說你忘了今天跟我有約的事情。」
 
「咦?呀,恩恩!那種事情怎麼可能忘記嘛。哈哈哈哈……說起來,可以把棉被還給我嗎?聽說今天的氣溫創下今年最低耶。」
 
天馬自以為是的帶著乾笑轉移了話題,面對傻笑的向著笨蛋一樣的他,什麼話也沒說的劍城伸出了右手,然後對準對方的額頭用力的彈下去。
 
「好痛!」
 
「看來你是忘記了,還有,已經不是說早安的時間了。」
 
看著從床上跳起來摀住額頭的天馬,劍城仍舊面無表情。
 
「今天約好要去遊樂園的。」他從看似有些厚重的上衣口袋拿出兩人份的遊園卷,試圖引出天馬薄弱的記憶,「猜到你會睡過頭所以來叫醒你的,十點半車站前可是集合時間和地點喔。」
 
「咦咦?那不是快要到了嗎?」
 
「恩,所以限你十分鐘以內整裝完畢。」在對天馬下達這個對他來說似乎過於困難的命令之後,劍城將棉被扔回床上,接著揮了揮手走出房間,「我在玄關等你。」
 
「等、等一下啦…...啊噗!好冰!」
 
不幸被棉被勾住腳的天馬從床上摔了下來,臉部重重的直擊地面,冰涼的地板讓他忍不住發出了哀嚎。





片段二、


「天馬君和劍城君的感情,一如往常的好的過分啊。」
 
狩屋坐在咖啡廳望著對面座位的天馬與劍城,放在桌上的右手撐著下顎,眼睛微微的瞇了起來,嘴裡咬著吸管喝著店家主打的冰淇淋蘇打汽水。
 
「才、才沒有這麼回事呢!」天馬的雙頰一瞬間染上赤紅,拿在手上的叉子不小心掉回了盤子上,「只是一般而已啦、一般!對吧,劍城?」他稍稍偏過頭望向坐在左側的劍城,對方似乎沒什麼想要回答的意思,不過那雙琥珀色的雙瞳恰好與他對上了視線。
 
忽然有種尷尬的氣氛瀰漫。
 
「嘛、那個!這樣很好啊!讓人看了也覺得很開心呢!」
 
輝趕緊出聲揮散這個奇妙的氣氛,輕輕笑著的他對著天馬這麼說道,雙手下意識的放在胸前胡亂的擺動。
 
身旁的狩屋順手塞了一口草莓蛋糕到嘴裡,空了的叉子指著劍城在空中上下晃動,「我說,劍城君也說些什麼吧,從你進來到現在好像也沒說過多少句。」
 
「……突然要我說什麼,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放下飲料的劍城仍舊維持著一如往常的表情,「話說回來,最近覺得狩屋你好像胖了一點,少吃一點甜食比較好。」
 
「什、什麼!」一瞬間紅了臉的狩屋忍不住驚叫出聲,「為什麼會知道這種事情!?」
 
「因為臉好像圓了一點,今天見到你的時候就這麼覺得了。」
 
「哇啊啊啊啊別說了!」抱著腦袋的狩屋淚流滿面的抬頭望向天花板。
 
「狩屋意外的很在意這種事情呢。」
 
已經連續吃了三盤甜點的輝正在挑戰第三盤店家強力推薦的巧克力慕斯蛋糕,絲毫沒有打算停止的舉動讓倒在桌上內心受傷的狩屋再度眯起了雙眼。
 
「吃這麼多小心胖喔。」
 
「啊,不用擔心,我是吃不胖的那種。」
 
對於輝燦爛的笑容,狩屋忽然有種想要衝出去吶喊的衝動。
 
「每、每個人的體質都不一樣,真的不用擔心這種事情啦!」總覺得好像以前對誰也說過同樣的話,天馬苦笑著對狩屋麼說道,這個時候劍城平淡的說了一句“吃不下了”便將自己盤中剩下一半的蛋糕推到面前。
 
「咦,不打算吃了嗎?」天馬有些訝異的眨了眨眼。
 
「恩,反正本來就不怎麼吃甜食。」拿起咖啡啜飲一口的劍城如此回答。
 
「可是,我已經吃了兩盤蛋糕了。」事實上果然還是有些擔心自己體重的天馬露出微妙的笑容,「那個,這樣好像有點不妙啊。」
 
「你很瘦,沒問題的。」打斷了天馬還沒說完的句子,劍城自顧自的說道,「因為抱著的時候,一點贅肉也沒有摸到。」
 
他偏過頭看向發愣的天馬,嘴角難得的勾起了笑容。





片段三、


「那麼,打算要吃中餐了嗎?」劍城將旅遊指南收了起來,接著詢問對方。
 
「應該稱不上是中餐,總之隨便買點東西吃吧。」天馬四處張望,周遭琳琅滿目的食物卻令人難以抉擇,「啊啊,好想全部都吃下啊!」
 
「吃太多的話,小心會胖喔。」
 
「誒!之前不是說我沒有很胖的嗎!」
 
「恩,雖然這麼說了,但是要是你不小心毫無顧忌的吃太多而發胖的話,稍微有點困擾呢。」
 
劍城的嘴角勾起不懷好意的笑容。
 
「這樣的話會抱不起來的。」
 
「!」
 
天馬的臉頰煞地刷上一抹緋紅。
 
明明天氣很冷,可是他卻覺得身體好燙,腦頭頂好像在冒煙。
 
「開玩笑的。」劍城伸出手輕輕的觸碰著對方埋進圍巾裡面的臉頰,柔軟的觸感和熟悉的溫度讓他的唇角微微上揚,露出了與剛才不同的微笑,「還真燙啊,害羞的真厲害。」
 
「嗚啊……啊啊、啊…… 」
 
腦袋變得一片混亂的天馬什麼話也說不出來。
 
輕笑出聲的劍城這次把手伸到天馬的面前。
 
「喂,牽手吧。」他這麼說道,微風吹拂著他深色的頭髮。
 
更多的問號環繞在天馬的腦袋旁邊。
 
「偶爾這樣也不錯吧。」
 
沒有其他多餘的解釋,劍城只是如此回答。
 
天馬猶豫了幾秒鐘的時間,腦中不知道在思考著些什麼,但是過了一會兒他還是伸出了手,然後放到對方比自己還要大上一些的右手上。
 
「……恩。」





試閱結束。
如有任何問題歡迎提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