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邊不會再更新囉 ><
新家地址►http://natsuna1008.pixnet.net/blog
  • 97951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光忠 x 女審神者】一般日常

「主上,這麼晚了還在做什麼?」

不知何時站在她的房間門口,燭台切這麼問道。


「咦,光忠?」聽見刀劍的聲音,她稍微嚇了一跳,帶著驚訝與些許僵硬的表情轉過頭,「我以為你已經睡了。」

「哈哈,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明天要久違的出陣的關係,稍微興奮的有點睡不著覺,就去外面吹了一下風。」燭台切的嘴角勾起與平常無異的笑容,琥珀色的瞳孔在黑暗之中閃爍著相當美麗的色彩。

明明是如此漂亮的眼睛,可惜另一隻卻被眼罩給遮住了。據說那是因為執著於伊達政宗戴的眼罩,所以才會有如此裝扮,對他來說似乎是相當重要的東西,因此她也不曾讓他拿下眼罩,或是基於自己的好奇心偷偷的摘下。

儘管身為他們的大將,就像是首領一般的存在,她也絕對不會擅自去干涉刀劍的自由。儘管某位爺爺不知道從哪裡得來一件非常沒有品味的衣服而且在沒有出陣的時候穿著到處亂晃,引起本丸不小的轟動,她也不會為此逼迫對方換下服裝。

「這樣啊,今晚的微風確實很舒暢,很適合夜晚的散步呢。」望著眼前似乎充滿精神的燭台切,她稍微鬆了口氣,而後緩緩地搧了搧眼睫,「說起來之前,因為前一次的出陣受了嚴重的傷,所以在本丸靜養了一段時間呢。」

那是前幾天不久發生的事情,她就和平常一樣待在本丸等待第一部隊的歸來。就在她一邊打掃環境,一邊眺望遠處的景色的時候,作為隊長的螢丸慌慌張張的跑了過來,拉著自己的衣袖帶出了房間。

她還記得那個時候的狀況,明明想要忘記,畫面卻狠狠的烙印在心中無法輕易忘卻。帶著重傷回來的燭台切看起來相當虛弱,重視形象的他卻還是為了維持自己帥氣的一面而對自己露出笑容和說出一堆安慰自己的話語,不過那些帥氣的句子完全無法傳入耳裡,只是見到那些觸目驚心的傷口,就讓她的淚水幾乎在瞬間潰堤。

(......真是的,真想趕快忘掉啊,那個時候的醜態)

不小心憶起不願回想的記憶,她稍稍的皺起了眉頭,不過很快的又恢復原本的表情,「明天的出陣我也會一起去的,到時候就一起加油吧。

「哦,原來主上也要隨行嗎。」燭台切露出有些開心的神色,嘴角上揚的弧度似乎加深了幾分,「很久沒有與您同行了,還真是讓人期待啊。」

「畢竟太久沒有鍛鍊筋骨可不行呢,我不會成為你們的包袱的,安心吧。」

「說什麼話呢,做為我們的大將,主上可是相當厲害的喔。」燭台切閉起了眼睛而後又睜開,那溫柔的眼神像是想起什麼懷念的事情一樣,「我還記得之前率領我們出陣的主上的背影,既美麗又強大,我可是看得目不轉睛呢。」

「就、就算你這麼誇我,也得不到任何好處喔!」

幾乎是第一次聽見來自對方如此直白的讚美,一股熱氣直沖她的腦袋。

就算無法看見自己的臉蛋,她也知道自己的臉頰大概刷上一層相當紅潤的色彩吧。幸好現在的光線昏暗,對方應該是無法注意到自己臉上的變化。

「這並不是客套話喔,主上。」不知何時移動到了她的面前,燭台切伸出右手輕輕的拍著她的頭,那雙微微眯起的琥珀色瞳眸注視著她的雙眼這麼說道,「我可是相當慶幸我們的大將是您呢。」

「......唔。」

對於接連不斷的讚美話語,她只是覺得臉頰越來越燙,幾乎要著火一般。

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才好,或是做出什麼反應,她看著與自己相當靠近的燭台切的臉蛋,忍不住將頭撇了過去。

(不知道為什麼,心跳個不停......)

她用力的眨了眨眼,然後向後退了一大步。

「那個,時間很晚了,我想我差不多該就寢了......光忠也趕快回去睡覺吧?」硬是化解這個尷尬的氣氛,她向他這麼說道,右手下意識的拉緊自己似乎有些鬆開的衣領,「如果再不睡的話,明天可是會很累的喔。

「啊啊,我想也是。」

燭台切站了起來,接著轉身往門口的方向走去,不過他卻在準備離去的時候又突然停下腳步,轉頭將目光放在她的身上。

「對了,主上。」

「還有什麼事情嗎?」

面對有些困惑的她,燭台切的嘴角勾起淡淡的笑容。

「我想還是稍微提醒一下比較好呢。」

他維持著將左手放在拉門凹槽的動作,接著微微的側過身體,用閃爍著琥珀色光芒的漂亮左眼望進她的瞳眸,「雖然我們身為刀劍,但是再怎麼說也算是個男人。」

一邊觀察著對方的反應,他帶著笑容一邊繼續說道。

「半夜讓男人進自己的房間可是不好的喔。」

伴隨著被輕輕闔上的拉門,燭台切的身影也從視線之中消失。

一下子沒有搞清楚狀況的她,在發了好一會兒的呆之後,才緩慢的回過神來。

「明明就是你擅自進來的......!」

對著拉門大喊的下一秒她才意識到現在是半夜,於是她趕緊將自己的嘴巴捂住免得將其他早已入睡的刀劍吵醒,不過她與刀劍們的房間其實是有段距離的,所以大概不用擔心這種事情吧。

單純只想傳達給燭台切的這個話語,才剛離開不久的他應該是可以聽到自己的吶喊吧。她閉上眼睛呼了一口氣,試圖讓自己的心情恢復正常,可是腦袋卻無法克制的跳出剛才對方溫柔的摸著自己的頭的畫面,於是臉頰再次變得滾燙,思緒也跟著變得混亂。

(無、無法理解他在想什麼......!)

明天該用什麼表情和對方碰面呢,她一邊想著這個問題,一邊將自己的臉埋入柔軟的枕頭之中。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