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邊不會再更新囉 ><
新家地址►http://natsuna1008.pixnet.net/blog
  • 97951

    累積人氣

  • 8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藥研 x 女審神者】日常偏離

「......大將,嘴巴沾到飯粒了。」

坐在對面的藥研正好抬起了頭,微微眯起的雙眼透過鏡片注視著將飯糰大口放入口中且吃得津津有味的她。

「欸,真的嗎?」對於藥研的提醒,她忍不住睜大眼睛,放下飯糰的右手趕緊撫上自己的嘴角,「那個,是這邊嗎?」

「不是。再往旁邊一點。」

「這邊?」

「不,稍微再往下......」

話講到一半的藥研突然頓住,原本想要指出飯粒位置的手也停在胸前,看起來像是在想什麼的樣子。

「藥研?」

她輕輕的偏過頭,無法從毫無表情的藥研臉上猜出對方到底在想些什麼。過了好一會兒,藥研原本停下的動作才又開始動了起來,原本以為他是打算接續先前動作,沒想到他卻從位子上站了起來,身體微微的向前傾,並將手伸向她的嘴邊,替她取下沾上嘴角的米粒。

「飯粒在這邊,大將。」

這麼說的藥研將食指放到她的眼前,下一秒便將飯粒含入口中,然後又像是什麼事情也沒發生一樣坐回自己的位置上,繼續享用難得只有兩個人的午餐。

對於藥研的舉動,她一時之間什麼話也說不出來,臉頰瞬間變得好燙,身體也開始變得僵硬,原本吃了一半的飯糰遲遲沒有再次拿起食用。

「......怎麼了嗎?」注意到她有些不太對勁的地方,藥研又停下手邊的動作,抬頭與她對上視線,「飯不好吃?還是身體不舒服?」

「不不,沒有這回事喔。」她趕緊搖了搖頭,然後紅著臉望向眼前的藥研,「藥研做的飯很好吃,身體也沒有不舒服。」

「可是您的臉很紅。」

藥研又站起身來,似乎想要將手伸向她的額頭,大概是想測試她的體溫吧。

明明只是非常單純的肢體接觸,平常和其他的刀劍也不是沒有這麼做過,可是面對剛剛才對自己做了那種事的藥研,她卻下意識的向後一退,刻意避開了他的碰觸。

「……!」

他對她的反應感到震驚,就連她也被自己的舉動給愣住了。

微微睜大的雙眼看向她的臉蛋,藥研的手就這樣停在半空中,沒有縮回也沒有繼續伸向對方。「......那個,我真的沒有不舒服喔。」她移開了視線,嘴角勾起尷尬的笑容,「我想起還有一些事情要做,我先回房間了。」

從坐墊上站起來的她有些不好意思的搔了搔自己的臉頰,接著就轉身往門口的方向走去,可是拉門才拉開一半,她就感覺左手被抓住了。

「咦?......啊!」身體向後仰的同時,視線也跟著九十度的翻轉。她一瞬間沒有搞清楚發生什麼事情,回過神來的時候,只發現藥研坐在自己的身上,雙手也被扣在頭頂無法動彈。

「藥、研......?」

「我做了什麼讓大將不開心的事情嗎?」

「欸?不,沒有這回事......」

她試圖動了動自己的手腕,卻發現對方的力氣意外的大,看來無法輕易掙脫。明明每天都和刀劍們待在一起,平常卻幾乎沒有注意到,雖然藥研的身材看起來像是女孩子一樣纖細,但是果然姑且還是個男孩子嗎......她眨了眨眼,腦袋開始想著各種關於對方的事情。

這麼回想起來,她好像很少和藥研相處。最親近自己的不外乎是其他像是秋田或是亂的藤四郎兄弟,還有大和守、燭台切、螢丸、今劍......總之,她和藥研的相處時間真的不算是多,今天本丸只剩下他們兩個人,可以說是第一次。

「......我明明在跟大將說話,大將卻一臉心不在焉的樣子呢。」

藥研鬆開其中一手,然後用食指語拇指扣住她的下顎。

「臉還是那麼紅呢......難道說,大將是在害羞嗎?」他的嘴角勾起有些惡質的笑容,跟她平常認識的藥研好似判若兩人,「因為讓男人碰了您的嘴唇的關係所以覺得很不好意思?」

「欸.......」

突然其來的發展讓她的腦袋產生輕微的當機現象,接下來應該要做出什麼反應才好,腦袋已經無法對她做出指揮。

「吶,大將知道嗎?」藥研將臉湊到她的面前,兩人之間的距離在一瞬間拉近不少,鼻尖幾乎都快要碰到了一樣,「露出這麼毫無防備的模樣,可是會讓人有機可趁喔......難道沒有人跟您說過嗎?」

已經不是第一次聽到刀劍對她這麼說了。

她自認為自己在面對敵人的時候是非常謹慎的,幾乎不會讓對方有機會傷害到自己,可是當對象轉到刀劍的身上,那份警戒自然就會在瞬間卸下。儘管他們身為被使用的那方,但是對她來說,他們也是她重要的家人,所以她當然不會對他們產生特別的防衛心。

只是當她再一次聽見有人這麼說她的時候,她還是忍不住皺起眉頭開口反駁。

「才沒有毫無防備......!而且明明就是藥研先......!唔.....、」

沒有讓她把話說完,藥研提起她的下顎,張口吻住她的嘴唇,吞噬她一切想要說出口的話語。

於是她的腦袋又是一片空白。

「......原來這就是接吻的感覺啊。」

只有持續短短幾秒鐘的接吻,藥研抬起頭來,淡淡的發表感想。

「大將的嘴唇很柔軟呢——稍微有點羨慕奪走大將初吻的那位刀劍。」

藥研的嘴角微微上揚,手指輕輕的摩挲著她的唇瓣。

「咦,等等......!為什麼......」

「這不是大將的初吻對吧。」無視於她滿臉通紅,而且想要逃走的模樣,藥研繼續自顧自的說道,「因為我看到了。只是那個時候,大將沒有發現罷了。」

「……!」

太過震驚的事實讓她啞口無言,就連原本拼命掙脫的雙手也忘了繼續掙扎。

「不過那位大概有注意到我的存在吧,只是沒有說出來而已。」

藥研稍微頓了一會兒,接著像是想到什麼一樣,動作輕巧的從她的身上離開。站到一旁的他將滑落的眼鏡重新推上鼻樑,並且抬頭看了一眼掛在牆上的古老時鐘,同時整理著自己有些凌亂的白袍。

「我想他們也差不多該回來了。」

這麼說的他將右手插進白袍的口袋裡面,背對著她用左手拉開了拉門。

「......對了,大將。」準備離去之前,他又轉過了身,面對正好站起來的她,勾起了惡質的嘴角,「下次可不要再露出那種表情喔。」

「等等!所以說我才沒有......!」

還沒來得及再和藥研說些話,他就關上門離開了,伸出去的右手就這樣硬生生的停在半空中。

不一會兒,她聽見大門那邊傳來相當吵雜的聲響,大概是其他的人回來了吧。似乎有誰大聲喊著『帶了新的刀劍回來喔』這樣一樣會令平常的自己興奮不已的話語,但是今天的她卻完全無法將那些話聽進耳裡。

因為腦袋已經全被藥研給佔據了。

(......笨蛋)

她將手收了回來,然後輕輕的觸碰著自己的嘴唇。

上頭似乎還殘留著藥研與自己接吻時的溫度,心臟還在撲通撲通的快速跳動,怎麼樣也無法冷靜下來。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