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這邊不會再更新囉 ><
新家地址►http://natsuna1008.pixnet.net/blog
  • 98729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安定 x 女審神者】與妳的秘密

 「喔,真巧呢。」

作為今日的第一部隊隊長,燭台切光忠站在隊伍的前方,與從另一邊遠行回來的第二部隊和第三部隊打聲招呼。

「什麼嘛,還以為先回到本丸的會是我們呢。」嘟起嘴巴作出不甘心模樣的亂轉頭看向身後的今劍,「一定是因為你邊走邊玩才會這麼慢啦!」

「咦——明明亂也一直都在玩啊!」今劍不甘示弱的向亂做了個鬼臉。

「嘛嘛,反正又不是第一名主上就會給我們獎品。」從隊伍的最後面探出頭來的和泉守兼定苦笑著說道,他伸手阻止了差點當場打起來的兩個人,一邊踏著向前的步伐然後一邊繼續說道,「話說回來,明明就已經走到門口了,主上沒有出來迎接還真是稀奇呢。」

若是平常的話,總是可以見到她坐在門扉敞開的走廊上,一邊欣賞種植在庭院的櫻樹,一邊等待他們的歸來。耳朵特別靈敏的她總是會在他們進到本丸之前就放下公務並前往那裡,幾乎沒有一次不是如此。

「也許只是主上太累,在自己的房間睡著了也不一定。」

獅子王環視了四周一圈,發現周圍並沒有對方來過的痕跡。至少今天一整天,主上都沒有踏入附近的區域。

「雖然也不是沒有那個可能,總之姑且先去主上的房間看看吧!」表示贊同的螢丸第一個跳入屋內,踏著與平時一樣輕快的步伐前往她的房間。

跟在身後的其他刀劍互看了一眼,也跟在他的身後踏出步伐。

「說起來今天和主上一起待在本丸的只有安定對吧。」

一邊想著今天的點心,一邊向身旁的刀劍提問的加州清光,將雙手十指交扣並放在腦後支撐自己的腦袋,「好像也沒有看見他的影子。」

「......這麼說好像也是。」山姥切國廣下意識的拉了拉自己披風的帽簷,然後這麼說道,「今天的本丸好像太過安靜了。」

「可能在睡覺也不一定喔?因為今天的天氣很溫暖,讓人昏昏欲睡呢。」五虎退的嘴角勾起淡淡的笑容,手中抱著那隻原本待在他頭上的小老虎,「就連我也好想趕快回房間睡覺呢。」

「反正接下來基本上都是自由時間,總之先向大將報備我們回來的事情吧。」

藥研微微的瞇起雙眼,視線從身旁的五虎退身上移向從主上的房間裡面走出來的螢丸,不知道為什麼露出了相當困惑的表情。

「主上不在房間裡喔。」

「咦?主上居然不在?」

亂露出相當錯愕的表情,雙手握拳放在胸口的模樣看起來有些可愛。

「會不會是在別的地方睡著了?」

「別的地方?主上再怎麼樣也不會在哪個走廊睡著吧。」

於是一群刀劍開始在午後的走廊談論主上的去向,只是大家的想法都不一樣,意見怎麼樣都無法整合。

「不然先回我們的房間看看怎麼樣?」靠在牆邊的加州清光突然這麼說道,那對酒紅色的雙瞳微微的瞇了起來,「說不定安定那傢伙在房間裡睡死了,可以把他叫起來然後問問看主上的行蹤。」

「恩,說的也是。」

燭台切點了點頭,其他刀劍也分別表示同意,於是大家又踏出步伐,前往與主上的房間反方向的他們的臥室。

「喂,安定!不要再睡覺了,大家都回來了喔!」

率先拉開房門的加州清光如此喊道,可是不知道為什麼,下一秒他卻露出相當錯愕的表情,握刀的左手鬆了開來,落在地面的刀劍發出不算清脆的聲響。

「加州君,怎麼了嗎?」

亂將臉湊了過去,故意戳了戳他似乎已經呈現僵硬狀態的臉頰,不過對方完全一點反應也沒有。於是亂只好朝著對方的視線看過去,然後,他發出了尖叫。

「主主主主主主主主主主主主主主上——!?」

「咦,怎麼了?」

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的其他刀劍也都將頭探了過去,不過大部份刀劍的反應也都和加州清光與亂一樣,眼前太過震驚的畫面讓他們的染上陰沈的色彩。

——為什麼主上會和大和守安定一起睡在刀劍專屬的房間?

不,如果只是睡覺可能還沒什麼關係,他們也不會產生如此劇烈的反應。可是眼前的畫面卻是她緊緊的抓住他的衣服,然後將臉埋入他的懷中,看起來睡得相當安穩的模樣。

只有少數幾位外表偏向少年或是兒童的刀劍嚷嚷著「咦為什麼可以和主上一起睡覺,好不公平喔——」,其餘刀劍則是震驚的什麼話都說不出口。

「唔......好吵喔,發生什麼事了?」

大概是四周太過吵雜的關係,她忍不住皺起眉頭,然後伸手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睡在身旁的大和守安定也有了動靜,睫毛微微的顫動了幾下,隨後眼睛變睜了開來。

「咦?為什麼大家都在這裡呢?」坐起身來的她打了個哈欠,接著偏過頭看向站在門口成群的刀劍,「那個,好像大家的表情都怪怪的......?」

「......主上。」加州清光向前踏出了一步,臉色相當糟糕的他,眉毛似乎隱約在上下抽動,「為什麼,會和安定睡在一起?」

「咦?」

她眨了眨眼,似乎不太明白對方的意思,直到她注意到坐在身旁的大和守安定的存在,她的臉頰才刷上一層蘋果一般的色彩,然後迅速的與他拉開了距離。

「那個!這是誤會!」她慌張將舉起的雙手放在胸前,拼命地左右搖動,「只是因為抱起來很舒服,所以就忍不住......呃不是!」

「明明看起來就超——可疑的!」

亂生氣的嘟起嘴巴,雙手抓住她的肩膀開始前後搖動,「明明之前就已經提醒過主上,不可以隨便跟其他刀劍一起睡覺的,太危險了!」說完之後,他轉過了頭,用相當銳利的眼神看向大和守安定,「喂,大和守君,你沒有對主上做奇怪的事情吧?」

「我才不會對主上做什麼奇怪的事情啦,亂你想太多了。」

大和守安定有些無奈的笑著,他搔了搔臉頰,目光從亂的身上移向加州清光,「那個,清光?不要露出那麼可怕的表情啦,我可沒有對主上不敬喔?」

可是他卻好像沒有聽到似的,低著頭的他肩膀微微的顫抖著,然後一邊大叫著「安定是笨蛋——!」一邊衝出刀劍群一邊跑走了。

「......啊。」

沒能順利阻止對方的大和守安定只是愣愣的坐在原地,不知道到底該不該追上去,放是先放他一個人靜一靜才好。

「唔,我想加州君受到的打擊應該很大吧。」用著同情的目光望向對方跑走的方向,亂忍不住誇張的嘆了口氣,「畢竟最喜歡的主上居然和最信任的夥伴睡在一起什麼的。」

「哈哈......所以說只是單純的誤會啦.......」大和守安定露出無奈的苦笑。

「那個,大家!睡過頭真是不好意思!」為了打破這個太過尷尬的狀態,她刻意拍手轉移刀劍的注意力,並且也同時轉移了話題,「為了辛苦的大家,我早上特地烤了蛋糕喔!還請大家都先移駕到平常的地方吧!」

「哇!蛋糕!謝謝主上!」

一部分的刀劍開心的高舉雙手,然後率先離開了。剩下留在原地的刀劍則不知所措的看向彼此,最後由燭台切開口這麼說道。

「嘛,既然主上都這麼說了,那麼我們也——」

「恩恩!快點過去吧!我等等就會拿著蛋糕過去,要乖乖等我喔!」

在她半強迫的將在場的刀劍全數趕走,一邊揮手一邊笑著目送他們離去,等到好不容易將走廊清空,她才卸下臉上的笑容,疲憊的嘆了一口氣。

「抱歉,要是我沒有睡過頭就不會發生這種事情了。」

大和守安定帶著歉意這麼說道,他從身後抱住了她,將她困在他的懷中。

「哈哈,畢竟今天的天氣暖洋洋的,這也是沒有辦法的嘛。」她苦笑著,然後緩緩的搧了搧眼睫,伸出右手輕輕觸碰著對方的手腕,「抱著安定睡覺很舒服喔,謝謝你今天陪我睡午覺。」

「可以跟主上一起睡覺,我也覺得很開心喔。」

她睜開雙眼轉過了頭,大和守安定的笑容正好映入眼簾。

「......恩。」

「下次如果只有我一個人留在本丸的話,還可以跟主上一起午睡嗎?」

「哈哈,我可是非常歡迎喔。」

露出笑容的她微微的瞇起雙眼,直直的注視著對方深邃的湛藍瞳眸,接著,她輕輕的掂起腳尖,吻上他的臉頰。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